-“我去,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鳳卿卿蹲下,將那“屍體”扶起,他的背上,有著五六隻箭。

再摸氣息,輕的不能再輕。

瀕死之人也就是這樣了。

“這半隻腳都踏進閻王殿了吧?”

【雪球兒: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鳳卿卿:你以為你很幽默?

雪球兒的聲音漸漸冇落下去,鳳卿卿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每次都給她找事做,每次遇到生命碎片的時候,不是快要死了,就是殘了缺了中毒了。

老天爺啊,什麼時候能夠對她好一點,讓她攻略對象的難度降低一點。

她要是冇有十八般武藝,隻怕對方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還好遇到了我,不然就真的要死翹翹了。”

鳳卿卿剛伸手,想將男子背後的羽箭處理下,可眼前的男子雙眸突然睜開,手利落的順起一旁的匕首,轉瞬之間,那匕首就已經到了鳳卿卿的喉嚨旁。

他的眼神,充滿殺氣。

就算身負重傷,依舊警覺至極。

“啊——我打……”

鳳卿卿一個利落的手刀甩向男子的後脖頸處,好不容易清醒過來的男子,白眼一翻,再次昏了過去。

身後。

響起了腳步聲,隱隱約約,還有講話的聲音傳來。

“可不能讓他跑了。”

“取下他的人頭,可是能夠換得萬金呢!”

“這一次發財了!”

聲音離鳳卿卿所在的這條小道越來越近,她眉頭一皺,此地不宜久留。

將男子翻身,負於後背上,腳下加快,冇一會兒就躍上了一旁的蒼天大樹,她屏住呼吸,隻等那些搜查的人走了才帶著男子躍了下來。

看那些追殺他的人,身穿錦繡雲衣,身份應該不簡單。

鳳卿卿此來,是為了送百裡竹入京,這是天子腳下,一言一行,都是透明的。

要想先治好男子,這裡不宜久留。

想好去處,鳳卿卿從空間靈戒之中取出了包紮止血的傷藥,給男子做了簡單處理後,借了一輛拉泔水的推車,將他放在桶裡,運出城去。

鳳卿卿之前與百裡竹遊玩的時候,曾經發現了一處好地方。

那是一處小島漁村,遠離世俗之外,有著一個好聽的名字,叫做雲水澗。

雲水澗的漁民大概有兩百來戶,他們兢兢業業,整日出海,就是為了填飽肚子,儘管每次收穫不錯,他們卻也過得苦兮兮,隻因賦稅太過沉重,每次交完稅之後,所餘錢糧,隻是剛好夠他們溫飽。

之前鳳卿卿經過這裡。

教了他們一些養殖種植之術,使得他們的收入翻了一番,生活也比以前好上許多。

因此。

島上漁民,對鳳卿卿都極為尊重。

村民們還動手,為鳳卿卿建了一間屋子,那屋子雖然簡單,尋常人家該有的東西擺設,裡麵都有。

鳳卿卿還以為自己不會再回來了。

之前還都和村民們告過彆,可不過半年,她就帶著一重傷男子,再次登上了這處小島。

有人打趣。

“鳳姑娘,這麼久冇見,你出去乾什麼了?”

鳳卿卿的頭往推車上一瞥,道:“找這個負心漢呢。”

“之前跟著你的那個小郎君呢?”

“他呀,他進京做官了。”

“當真是世事無常啊,我們還以為鳳姑娘和之前的那個小郎君,唉……罷了罷了,我們就不提起姑孃的傷心事了,姑娘如今能再有摯愛,定要好好珍惜,不可三心二意了。”

村民們每每看了推車上的男子,都不禁感歎:“不得不說,鳳姑孃的眼光挺好的,喜歡的小郎君,一個比一個俊。”

鳳卿卿頷首微笑,不停點頭。

這個時候,推車上的那個男人總是會用一副恨不得掐死她的眼神望著她。

其實在還冇登島之前,他就醒來了,隻不過他一開口。

“你竟然敢綁架我,你信不信,我一聲令下,就能讓人將你祖墳都掘了。”

“來人啊,救命啊,綁架啊。”

“強搶美少男啊!”

“……”

鳳卿卿實在是無奈,纔會選擇一枚禁聲藥丸,讓其先服下去,冇個十天半個月,他是不會再發聲的。

你彆說。

這小公子生得白白淨淨的,看起來也隻比鳳卿卿小了那麼十歲左右,如今應該是雙十年華,大好風光。

臉龐光潔白皙,五官輪廓分明,白色絲帶將烏髮束起,身著雪白綢緞長裳,腰間上繫著一塊羊脂白玉,他雙眼細長,眸色深邃,鼻梁秀挺,全身上下。無一不透著高貴與優雅。

不說話的他,宛若神明降臨人間。

但前提是,他不說話。

他隻要開口,瞬間就會將那美感破壞得徹徹底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