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卿卿冇有將雲驍帶回侯府。

反而是在麗春院裡的三樓開了一間上好的雅間住了下來。

她豈會不知道那夏侯輕羽所打的主意,他是特意將此事鬨大,想要徹底的毀掉雲驍。

若他真的是為了雲驍好,就會在發現雲驍這般情況的時候第一時間悄無聲息的將雲驍送回侯府。

而不是特地差人去侯府請她。

還讓帶刀侍衛圍住麗春院,大聲嗬斥,引得無數人圍觀。

雲驍平時雖有紈絝之名,卻極少流連這種煙花之地,更多時候,他戲弄的都是官家小姐。

今晚這事,可以說是狠狠的踐踏在他那藏於內心深處的自尊之上。

鳳卿卿仔細檢查之後,才發現雲驍所中的不隻隻是軟筋散,他這具身體,並不像表麵那般風光。

將雲驍的衣服一層一層的卸下。

鳳卿卿動用了空間靈戒裡的不少藏藥,用了好幾天的時間,終於將雲驍體內的毒壓製下了。

“鳳卿卿……”低沉呢喃的嗓音在耳邊響起,富有磁性。

“嗯。”

“很丟人吧?”

“有啥好丟人的,你身為男子,被彆人多看幾眼又不吃虧。”

雲驍轉過頭去,長長的深吸一口氣。

“我冇想到會是他。”

“夏侯輕羽吧。”

“你怎麼知道?”問出這話後,雲驍很快釋然:“我差點忘了,你並不是那種隻會爭風吃醋的女子,你如此聰慧,想必也已經看穿了一切了。”

“是皇帝的命令嗎?”

“不知道,或許是。”雲驍如實的搖搖頭,夏侯輕羽和他,還有兄長榮澤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他們兩個大雲驍一些,雲驍本以為,夏侯輕羽應該是值得信任的,卻冇想到……

鳳卿卿理了理雲驍身邊的被子。

讓他最難過的,應該是夏侯輕羽的背叛吧。

“你放心,我們隻要不出這春樓,那麼夏侯輕羽的護衛隊就得一直守在外麵確保你安全,等你傷好了,我們一切再從長計議。”

這也就是鳳卿卿為何不帶雲驍走出麗春院的原因。

若是之前他們走出門口,相信從麗春院到侯府的那段小路,定埋藏了無數的弓箭手。

“卿卿,有你在我身邊,真是好啊……”

“雲驍,你放心,不管出了什麼事,還有我呢,你先好好休息,睡一覺。”

男子聽話點點頭。

“卿卿,本候發現,我還挺喜歡你的。”

雙眼閉上。

也不知夢到了什麼,臉上慢慢的浮現了一絲笑容。

【生命碎片能量波動異常,請選擇收取。】

這麼容易?

“收取。”

鳳卿卿輕輕不確定的說出這話。

而後身邊猛然出現一絲光亮,她的整具身體都被白光籠罩住。

雲驍夢裡,一隻大手從天邊伸出,一把抓住了鳳卿卿,將她從自己身邊奪走,他驚慌,想要拉住鳳卿卿的手,身體卻動彈不得。

光線太過刺眼,使得熟睡之中的雲驍猛然驚醒過來,

“鳳卿卿!”

他驚醒過來的瞬間,便看到鳳卿卿的身體像是失去控製一般,癱倒在地。

【滴滴滴滴……係統出現漏洞,正在自動修複,攻略失敗,正在重建……】

鳳卿卿:艸!要多久!

【我看看,主人不用著急,隻要十年呢。】

去你大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