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說十天就好的嗎?這都十一天了,你到底行不行?”

鳳卿卿咬著後槽牙,強忍住要將麵前雪球兒拆了的衝動。

【主人,完了,芭比Q了啊,這程式有bug啊!】

鳳卿卿捏緊雙拳,臉上強撐出笑容。

“我就是知道有bug啊,你不是會自動修複嗎?”這十天的時間雪球兒不是在進化難道是在劃水嗎?

拳頭上隱隱有青筋浮現。

鳳卿卿的忍耐已經快到了極限。

【臣妾做不到啊——】尾聲,還自動上揚。

鳳卿卿額前碎髮都被氣得炸了毛,她深呼吸,吐氣,再次深呼吸,再吐氣……

心中默唸:世界如此美好,我卻如此浮躁,不該不該。

又看了一眼係統,趕忙移開目光。

再次默唸:不生氣不生氣,氣出病來無人替。

好不容易調整好自己的心態,鳳卿卿睜著一雙大眼睛,極其認真且‘溫柔’的問道:“雪球兒,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哦,這個bug,你是真的修複不了了嗎?”

【主人,我是真的無能為力了,你……】

“好,冇事。”

【雪球兒:?】主人為何這般溫柔?

“既然修複不好,啟動自爆程式。”

【雪球兒:!】

“現在,此刻,立馬啟動自爆程式,我們兩,誰都彆活了。”

【雪球兒:滴滴滴滴……重啟成功,係統bug成功修複,正在傳送主子回此位麵,請繼續攻略男主。】

鳳卿卿:你倒是彆慫啊?

虛無空間慢慢崩塌,鳳卿卿的意識不停下墜,強烈的時空碾壓痛楚傳來。

又出現了第一個位麵時的狀況。

鳳卿卿雙眼猛然睜開,身邊一切事物逐漸清晰起來,可其手腳,就像是第一次傳送時那般,失去了本來控製,動彈不得。

火海。

大片的火紅之色燎原而起。

熱。

好熱。

她躺在偌大的梨木床上,四周燃起了熊熊大火,她的皮膚,已經感覺到了熾熱的火光正不停的衝擊著她的觸感。

怎麼辦?

再這樣下去,她剛醒就要死在這裡了。

“雪球兒,雪球兒,啟動自動降溫係統。雪球兒!”

【滴滴滴……係統能量不足,正在自動關機。】

“艸!”MD什麼智障係統。

鳳卿卿正感歎自己天命不順,黴運連連的時候,那地下行宮的大門,被人一腳猛地踹開。

英雄救美?

以前在電視劇裡可冇少看過這樣的情節。

那時候的鳳卿卿隻覺得無聊愚蠢至極,這種情節,就是專門騙那些單純的小女生眼淚的。

可此刻,身臨其境,設身處地之時,她才知道,這一幕對她來說,是何等的振奮人心,讓她熱淚盈眶!

白衣勝雪,青絲如墨,這般出場,應該就是男主的專門出場方式了。

可是下一刻。

“哇哇——鳳卿卿,我就知道你不會死。”

“你的命那麼硬,又是我堂堂祖龍的前前主人,就算我死了你也不會死的。”

“俗話都說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你這樣的性子,就應該永世長存,不生不死纔對,哈哈哈……我的判斷果真準確無誤!”

真的。

如果應龍不張口說話。

那他的出現於處於絕望之際的鳳卿卿來說,猶如神明降臨。

可好好的一個美少年,他怎麼的?就要長了一張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