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靈音越是這般說。

鳳卿卿便越覺得不對勁。

她總覺得,雲驍若真的是壞到罪無可恕,那麼也就不會一直養著昏迷不醒的原主十一年了。

第二日,容靈音醒來。

“音音,送我回侯府。”

鳳卿卿此時的臉已經洗淨,露出了本來樣貌。

“阿孃,我昨日與你說了,南侯他……”

“音音,你還記得十多年前,你在朝陽公主的公主殿裡,差點被打死的那件事嗎?”

“我……我記得,當時是老師及時出現,向皇帝討了聖旨,纔將我要到了司天監,若不是師傅的話,隻怕音音也活不到如今,對了,當時還有一個女人。”

鳳卿卿點頭。

然後在容靈音疑惑的目光之中說道:“當初的那個女人就是我。”

“那不是,那不是南侯的側室嗎?阿孃你……”

鳳卿卿再次點了點頭。

“音音,你知道當初是誰發現你出了事,拉著我趕到皇宮,才能拖住時間,讓百裡竹能及時趕到公主殿的嗎?”

容靈音已經猜到了答案,卻依舊覺得不可置信。

怎麼可能?

她一直認為的大魔頭,怎麼會是自己的救命恩人?那這麼多年來?自己的所作所為?

“音音,雲驍是不是從來冇有與你說過當年的事?”

容靈音點點頭。

這又是為什麼?若雲驍真的想要討得靈音的歡心,大可以將此事告知於她,也不會讓她這般誤解了他十多年啊。

“可是阿孃,當初,當初明明是他召集了我們兄妹幾人到暗夜殿,他明明告訴我們,是皇帝害了你,還說你早早……”

“說我早就死在了鳳霞村,死在了皇帝所派出的那場暗殺當中對嗎?”

容靈音嚥了咽口水,而後點了點頭。

鳳卿卿道:“他若是不這麼說,而是直接告知你們我變成了植物人,一個連意識都冇有的植物人的話,你們會怎麼做?”

“那我們肯定會將你接到府中,整日照看您,大哥二哥三哥也肯定會如此的,他們的脾性雖然臭了些,可是對阿孃的孝心卻是無人能及的,哪怕是拋下一身官職不要,他們也定會……”說到這裡,容靈音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停了下來。

難道?

鳳卿卿點點頭。

“他也不過是希望你們幾兄妹能夠儘情發揮所能,儘忠職守罷了,音音,你幾位兄長從小到大的夢想,不該被當時身為一個廢人的我束縛住,你看,就算你們不在我身邊,他也將我照顧得很好。”

鳳卿卿突然有些心疼雲驍。

這些年來他頂著所有人的誤解,一步一步向前艱難的走著。

就連他所在意的人,都覺得他是這天底下最大的惡魔。

倒是隻有自己這麼一個與他冇有任何血緣關係的人願意相信他。

還有一些疑惑。

鳳卿卿想要親自解開,所以纔會讓容靈音,將自己送回侯府。

“阿孃……”

“音音,你要記住,有時候看人,不要被所謂的表象迷惑住,佛口蛇心之人多之又多,當初阿孃隻教你為人要善良,卻忘了告訴你,對人對事,要存有戒心。”

“就算善良,也要帶有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