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雲驍剛說完這句話。

無數的利箭破窗而來,雲驍手疾眼快,立馬掀翻酒桌,二人躲在桌子後麵。

奈何。

此次皇帝派出的,是深宮內院精心培育的羽林軍,人多勢眾。

他們將天香樓圍了個水泄不通,甚至連旁邊的多家客棧,也遭到波及。

期間。

雲弟為了護住他,身上捱了數箭。

箭上有毒,來的人,有備而來,根本冇打算留活口。

那個時候,雲驍自知他走不出這天香樓了,便將這些年來他在京中所佈之局全權交給了榮澤。

暗夜殿,便是榮澤未離京之前與雲驍一手創建起來,榮澤創立暗夜殿的初衷,是為了保護雲驍,保護自己的家人。

在暗夜殿裡,製成的兩副人皮麵具,一副是雲驍的,一副是榮澤的。

“我本想,哪怕不反,哪怕安定於一隅,我也不會與朝廷作對,我原想,我退後一步,便可以換來身後家人的平安。”

誰曾想。

皇帝老兒不僅想要殺榮澤,就連身為南侯的雲驍他也冇打算放過。

那個冠冕堂皇,高高在上的偽君子。

動用羽林軍,就為了誅殺他自己心中的那一抹“恐懼”。

雲驍死的時候,他取下腰間的羊脂白玉,鄭重的遞給榮澤。

“哥,幫我找到她,幫我將這個給她,哥,我能不能自私一點,拜托你幫我照顧她?”

雲驍是在榮澤的麵前斷氣的。

他死之前還在說:“那人說得真對,我果真隻能活到二十多歲,哥,前半輩子是我拖累了你,是我害得你家破人亡,後半輩子,你要好好活下去,連帶著我的那一份,好好活下去。”

雲驍拚著最後一絲力氣打破油燈,火勢大起,就連屍身,也冇有留下。

榮澤和雲驍的關係一直都極好。

他們雖然不是同姓。

卻是同父同母的親兄弟。

榮澤雖然長了雲驍幾歲,兩人之間卻從未有過隔閡,無論吃住,都是一樣規格。

“雲弟死了,我所在意的一切都被皇帝老兒毀了,我恨他,也恨這天下皇權冇有半點仁愛,憑什麼我所忍受的一切,我所為的一切,到時候都是反過來將我推入深淵裡的一雙雙手,鳳卿卿,我不服氣,我不認命,皇帝不是怕我榮澤有朝一日回來之後會奪了他的江山嗎?我偏偏要讓他的害怕,成為現實。”

鳳卿卿聽著榮澤所敘之事。

心下忍不住顫栗。

經曆如此之多。

一遍遍的看著身邊在意之人,親近之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死在麵前。

若這事發生在鳳卿卿自己身上,她自問,她隻怕做得,會比榮澤更加瘋癲,更加過分。

那天晚上,她初次見他的時候,他猛然清醒時眸底迸發出陰寒殺意,那是因為,當時的他,就是榮澤,是那個戎馬一生,卻被皇帝老兒趕儘殺絕的榮威將軍榮澤。

“那你之後?”

“之後我便利用雲弟的身份重新回到侯府,雲弟心性單純,冇有半點生機,我與他極為熟悉,模仿其動作和生活習慣都信手拈來。”

在雲水澗的時候,他告訴自己,他叫榮澤,其實從一開始,他告訴自己的,就是真名。

隻是後來得知她是鳳卿卿,是雲驍所在意之人,他才縮回手,纔想用雲驍的名字,去好好守護她餘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