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定是被這女人氣糊塗了,纔會踢錯的人。

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事。

更是讓他們惶恐不安,大為吃驚。

鳳卿卿手裡拿的擀麪杖因為先前容昊踢飛宋嵐時的碰撞掉落,滾向角落,而容昊走到擀麪杖滾落的地方,彎腰,撿起。

再走到鳳卿卿麵前。

而後。

眾目睽睽之下。

他雙腿跪了下來,雙手向上,將擀麪杖奉到了鳳卿卿麵前。

真是離了個大譜啊,活久見啊!

他們在軍營待了十多年了,可從來冇有見過這個陣仗啊!

讓他們更為吃驚的是,那女人竟然還接過了擀麪杖,容昊低下頭,轉過身,脫下上半身衣服,寒冬臘月,光著膀子,容昊依舊是跪在地上的。

“昊兒有錯,昊兒認罰!”

容昊此舉,鳳卿卿也明白,他該是認出自己了。

好在。

這孩子還不算錯的太離譜。

“咚!”

女子拿起擀麪杖,狠狠打下。

“這一棍子,我打你是非不分,縱容屬下魚肉城民!”

“咚!”

“這一棍子,我打你忘恩負義,將往日我所費心教你的道義為人都拋諸腦後!”

“咚!”

“這一棍子,我打你行事武斷,輕信小人,寒了無數士兵的心!”

鳳卿卿打得用力,卻也是真的心疼容昊,這個孩子從小就懂事,她以前就算再怎麼氣急,也就是象征性的拾起棍子做樣子似的拍幾下,可是現在不一樣,她精心教出來的容昊,就在方纔,險些就因為他的一句話,害了十六條無辜士兵的性命。

她作為孃親,有責任,也有義務要教訓容昊。

讓他最好懸崖勒馬,好能迷途知返。

“將軍!”這時從外麵趕來的士兵終於圍上來。

“全部退下,阿孃訓兒,你們不準插手。”

那些中郎將,驃騎將軍,眾多兵長聞言麵麵相覷,緩緩退下。

不是說將軍的阿孃不在了嗎?

在將軍府中還立了他阿孃的牌位啊?

而且每日三炷香的叩拜,從未間斷過啊?

還有,眼前這個女子這般年輕,看起來也大不了將軍幾歲的模樣,怎麼會是將軍的阿孃?

離譜。

就很離譜。

可軍令如山,他們隻得遵從。

鳳卿卿訓斥完之後,重重的歎了一口氣,容昊的心立馬就沉了下去。

“阿孃,你不要難過,是昊兒錯了,你不要生氣,你罰我!不要氣壞了阿孃的身體!”

容昊一個大男人的眼眶紅紅的,被鳳卿卿打了那麼多下,冇見他有半分怒氣,反而眉眼之間,儘是喜悅。

失而複得的喜悅!

怪哉!

還有人上趕著要捱打的。

鳳卿卿氣順了,將容昊扶起來,八尺男兒站在鳳卿卿身邊,倒像是其保鏢一樣低眉順眼,滿臉笑意。

話說他們在邊塞這麼多年,可從未見過將軍笑得這般開心。

“百裡竹和巡撫使呢?”

“阿孃,剛被押到門口。”

“趕緊將他們放了,黑白不分,之後的事我會細細的和你說,我這衣服破了,先進去換一身衣服,你等會客氣一點。”

容昊連忙點頭。

再三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