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

他可不能有事啊!

鳳卿卿在等著自己變成人,再來個美救英雄,到時候直接將帝謀收入麾下,讓他對自己愛得深沉。

可是……

她等了又等,卻發現自己還是雪白滾圓的身體。

“嗷嗚……”不管了,看來雪球兒一點都不靠譜,可不能一開始就讓帝謀和這個世界說拜拜了。

鳳卿卿奮力掙脫抱著它的美婢懷抱。

而後奮力一躍。

渾身炸毛。

伸出隱藏在毛髮下的利爪,隻聽到“呲”一聲,就將那翠裳女子的手臂撓出一條長長的血痕,血肉翻滾出來,淋漓可怖。

女子吃痛。

手中匕首啪的一下掉在了地上。

翠裳女子奮力一甩,鳳卿卿的身體在空中失去控製,隨著女子的力度,劃出了一道優美的拋物線。

哪怕是身為貓咪,鳳卿卿也本能的用爪子護住了自己的頭。

可這爪子也太短了一些吧。

眼看自己的臉就要和大地來個親密接觸,這時一雙大手從她身下一攬,將她拽回了溫暖的懷抱之中,熟悉的木蘭香,透著一股危險的味道。

鳳卿卿小心翼翼的放開蒙著雙眼的爪子。

便見到帝謀長袖一伸,他一隻手托著鳳卿卿,另一隻手握緊了方纔翠裳女子的脖子,狹長的雙眸微眯,女子的雙腳已然離地,隻聽到哢擦一聲,那掙紮著的女子頭一歪,已經被擰斷了脖子,斷了氣。

帝謀將之往外一扔。

眼波不驚。

立馬就有婢子用上好的絲綢錦帕來給帝謀擦手。

鳳卿卿看到這一幕,心驚肉跳。

瑪德,這男人下手比她還要狠準快,要是哪天自己一個惹他不開心,那他是不是也會像扭斷翠裳女子脖子般的摔死自己?

光是想想。

鳳卿卿就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意識到懷裡小傢夥的動作。

帝謀輕輕低頭,用另一隻手撫摸著她上好的皮毛,低沉的聲音充滿磁性。

“小白,嚇到你了吧。”

“我們小白真厲害,懂得護主了。”

之前因為恐懼而炸毛的皮毛也被帝謀那白皙光潔的手撫摸得平整。

在旁人看來,他對懷裡的那隻小貓咪是說不出來的溫柔,可是隻有鳳卿卿明白,躺在他懷裡,是如何的擔驚受怕。

“妖尊大人,這女子是衡山派的弟子,我們該如何處理?”

帝謀的指間輕輕點了點鳳卿卿的鼻尖。

漫不經心的道:“懸屍城牆,曝屍荒野,誰敢撿拾遺骨,誅!”

“屬下遵命!”

帝謀轉身,擁鳳卿卿入懷中。

“小白,本尊還是喜歡你這種,感情單一,慵懶散惰,不像那些人類啊,表麵一套,背麵一套,都恨不得置本尊於死地。”

鳳卿卿內心無比悲催。

她倒是想要成為人類。

也總比現如今躋身於一隻貓咪身上來得強。

因為鳳卿卿白日裡表現好,所以晚上的時候,帝謀還給其加了餐,一條條鮮美的生魚放在它眼前,帝謀頗感興趣的盯著鳳卿卿看。

它閉著眼睛試著咬了一口。

嗯。

似乎?還不錯?但是因為她有著人的意識,所以還是有些接受不了。

貓的味蕾和人類的的確是有所不同。

“哈哈哈哈……小白,你真可愛。”

門外的婢子暗使聽到妖尊大笑的聲音,眉頭輕蹙,今天妖尊遇刺,為何心情還格外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