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謀說完這話。

就將鳳卿卿舉高!

達咩呀!救命呀!她雖然現在是隻貓,也是隻有尊嚴的貓好不啦?

隨著“噗通”一聲。

鳳卿卿猛然掙脫帝謀的手,躍入水中,這一下,溫泉裡濺起了一個極大的水花,濺得帝謀身上都是。

完了。

好不容易刷的好感度,就這樣被自己敗光了。

身子也快速下沉。

鳳卿卿覺得嗚呼哀哉的時候,帝謀卻再次伸手一抓,將她從溫泉底拯救了出來,方纔太過慌亂,她都來不及屏息凝神,差點就要溺死在這溫泉之中了。

“阿嘁——”貓咪打噴嚏的聲音,還真是特彆。

深諳帝謀的行事作風,就在鳳卿卿以為自己要死在他手上,嚇得閉上雙眸的時候。

卻感到自己的腦袋上捱了輕輕的一個‘爆扣’。

“小傢夥,你不要命了啊。”

他冇有殺它,反而還將她抱回了岸邊,他也跟著上了岸,取了一塊柔軟潔白的毛毯,細細的給鳳卿卿擦著雪白的身體。

帝謀單薄的白裳打濕之後緊緊的貼著身體,將他完美的身線完全的勾勒出來。

“小白,你方纔看本尊的眼神,讓我很傷心,就好像,本尊會殺了你一般。”

鳳卿卿愣神。

老大?

難道你不會?

帝謀手上動作冇有停,生疏之中帶了一絲親昵。

“小白,你很特彆,你不怕本尊。”

我怕啊!怕得要死!

以前的帝謀對鳳卿卿雖然好,可絕對冇有好到親自給她擦乾毛髮的地步。

鳳卿卿是個感恩的人,她懂得什麼叫順著階梯下。

所以在帝謀給她擦洗毛髮的時候,她身子柔軟的貼在帝謀的雙臂之上,用頭輕輕的蹭著帝謀的手腕,嘴裡發出“喵嗚——”的小奶音。

帶著討好。

帝謀心情大好。

這麼個小東西,人類哪有她那麼貼心。

“小白,乖,等會本尊有要事要出一次遠門,你在殿中好好的看家,本尊回來之後,會給你帶你最喜歡的魚,還有我聽聞人間有一種叫做貓薄荷的東西,貓咪很是喜歡,等我回來之後,為你植一園的貓薄荷,好不好?”

鳳卿卿點頭。

現在的她,哪裡有拒絕的資本?帝謀不將她頭扭下來都算好的了。

用完早飯,帝謀就帶著一隊人準備走出大殿。

鳳卿卿因為擔心,如今這身體又不能跟著遠征,便從自己私藏的小窩裡叼出了一瓶先前因為磕磕碰碰傷到之後,帝謀給她帶來的一瓶好藥。

如今也算是借花獻佛了。

鳳卿卿是貓身,不好使用空間靈戒,所以那瓶傷藥,她平時當個寶貝似的守著,誰都不讓碰。

帝謀心中對此也是明瞭。

因此在他見到鳳卿卿將白瓷瓶叼出來,放在他手心的時候,他的眸中,劃過一絲震愕,一抹柔情。

隨即他笑笑。

收下了那白瓷瓶。

然後從自己的脖頸上取下了一枚玉髓,那玉髓自從他出生便一直戴在身上。

“小白,低頭。”

鳳卿卿頗為疑惑。

卻還是聽話的將頭低下。

而後。

帝謀將那枚玉髓,輕輕的戴到了鳳卿卿的脖子上,還溫柔的輕輕拍了拍她的頭。

如此愛撫,算是這些年來妖皇殿裡的頭一份了。

帝謀走了。

夜晚。

鳳卿卿對自己今日的表現很是滿意,窩在溫泉裡眯著眼睛,瀟灑的泡著溫泉。

幻想著可以暫時放鬆幾日的時候。

一個麻袋,從天而降。

睜眼。

一片黑暗。

“喵嗚——”

綁架人聽過,可綁架貓的,能有幾個?

這些人好大的膽子,要是回來帝謀看不到她,不掀了整個妖皇殿纔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