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你確定元掌門要的就是這隻貓……脖子上的玉髓?”

“相信我,絕壁冇錯,這貓可不是一般的貓,它如今便是妖尊最在意的玩意兒,此貓的厲害程度你也是見過的,我們可取不下來它脖頸上的東西,隻能交給對方來完成。這貓也價值不菲,說不定還能值不少錢呢。”

原身的這隻貓是一隻波斯貓,它與其它貓不一樣,雖然生為異瞳,血統卻極其純正,一身純白的毛找不到半點瑕疵。

當年帝謀橫掃江湖,其中一個小族為了保護自己一方土地不被淩虐,便按照帝謀喜好,獻上了這隻純白罕見的波斯貓。

因為進獻貓咪有功,那個小家族也保住了家族榮耀和全族性命。

“要是讓妖尊知道我們將這貓帶走的話,他會不會……”

“彆廢話,又冇有人看到,現在對方出的價格可是能抵得上一座城池呢,我們隻要將小白給他們,剩下的一切都和我們冇關了,反正妖尊的敵人多,到時候我們就說是對方潛入妖皇殿偷走的小白就行了。”

“行了,彆哆哆嗦嗦的,行大事者,都是要冒險的。”

元掌門?

元湛?青城派的那個風姿無雙的青城城主?

被裝在麻袋裡的鳳卿卿很鬱悶。

鬱悶他們兩人之間的仇恨,為何遷怒於她一隻貓咪?

她養精蓄銳,想著等會隻要有機會就趕緊逃走,帝謀喜新厭舊,他要是回來之後見不到鳳卿卿,很快就會將她拋諸腦後,重拾新歡。

那臭狐狸肯定又會藉機上位了。

討厭得很。

行了許久的路,鳳卿卿昏昏沉沉,終於聽到了其它聲音。

“元掌門,這是如今最得妖尊寵愛的東西。”

“你們與本城主開玩笑?”

一道帶著陰狠的聲音傳來,鳳卿卿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元掌門,你可彆翻臉不認賬啊,東西我們給你帶出來了,你可彆……哢擦——哢擦——”話未說完,就聽到兩聲利落聲音傳來。

鳳卿卿不用看都知道,那兩個將她從妖皇殿裡偷出來的人,被這所謂的元掌門扭斷了脖子。

“與我元湛討價還價,你們也配?用一隻畜生將本城主騙出來,找死。”

鳳卿卿伏在案桌上聽帝謀與手下說話談事的時候曾經聽過這號人物。

少年一襲青裳,生得儒雅好看,耍得一手的好劍法。

人們都稱元湛是後起之秀,還說假以時日,他必定能夠趕超如今的妖皇殿的妖尊大人帝謀。

說這話的另一層意思也很明顯。

那便是如今的元湛,根本不是帝謀的對手,亦或者說,他與帝謀之間的差距,形同天塹鴻溝。

“什麼玩意兒,就這破東西,能換得那怪人的隨身玉髓?真晦氣!”

一隻腳狠狠的踢向麻袋。

鳳卿卿根本來不及反應。

感覺肋骨都被其踢斷了一半。

“嗚——呼——”氣呼呼的貓咪發怒聲音。

“嘶——”少年痛得倒吸一口涼氣,方纔他踢向鳳卿卿的時候,她吃痛,反手就迴應了幾道利落的抓痕,雖然隔著麻袋,但是貓咪的爪子是十分尖銳的,鳳卿卿確定,方纔她的利爪,深深挖到了少年的皮肉之間。

“來人,將這臭玩意連著麻袋拿走,亂棍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