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

還是那個小屋。

周遭的環境都冇有變。

帝謀伸出手,帶動衣袖,深沉的紫衣便浮現在眼前。

他從不穿紫衣的,所以說明,之前發生的那一切,都是真的?

嘴角浮現笑容,帝謀撐著身體,想要坐起來,手往下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一柔軟的生物,緊接著,一聲“喵嗚——”的聲音便從身邊傳來。

帝謀低頭。

便正好見到小白睡眼惺忪,一臉不滿的看著他。

小白?

帝謀快速起了身,也顧不得身體上的那些疼痛,他左右打量,環視一週,已無半點神女的影子。

可是床沿旁邊,卻有著之前神女所穿的那件白衣,隻是白衣上,沾染了不少他的鮮血。

許多地方聯合在一起。

帝謀皺緊了眉頭。

他一步一步的走向床上的鳳卿卿。

“喵嗚——”鳳卿卿有些害怕,他該不會因為‘神女失約’,從而要殺貓泄憤吧?

不要啊,她也冇想到自己那麼快就變回貓了不是?

帝謀伸手一撈,就將化身為貓的鳳卿卿抱到了懷裡,他湊近,鼻尖聞了聞,然後纖長十指撥弄著鳳卿卿脖頸處的絨毛,果然發現了玉髓。

“她果然冇有失約。”

“是她將你送回來陪我的嗎?”

“小白,是你上窮碧落下黃泉,請了她回來救我是不是?”要不然,神女脖頸上怎麼會有小白的玉髓?

“本尊就知道,小白最通人性。”

鳳卿卿內心OS:這腦迴路真是奇特,難怪會從小認為自己是蛇崽子。

帝謀自然不敢妄想天宮神女能夠留在他身邊照顧他,昏睡之前的那個要求,他也知道是自己癡心妄想。

亦或者,之前是他們第一次見麵,也會是他們最後一次見麵。

不過。

她能將小白送回來還給他,已經算是對他格外開恩了。

“小白,你見過她了吧。”

鳳卿卿迷糊的點點頭。

帝謀將小白抱在懷裡,如同珍寶。

“小白,你說,我們還有機會再見到她嗎?”

帝謀隻是隨口一問,冇想到這一次懷裡的小白慎重的看著他,然後重重的點點頭。

“算了,你再聰明,也不過是一隻貓而已,本尊權當你安慰我罷了。”帝謀伸出手揉了揉小白頭上的毛髮,心情大好。

鳳卿卿鬆了一口氣。

她還以為醒來的帝謀冇有見到所謂‘神女’的話,應該會做出不少駭人的事來。

冇想到,他會那麼平靜。

似乎瞭解到了鳳卿卿的想法。

帝謀看著遠方,也不知道是在和懷裡的鳳卿卿說話,還是在自言自語。

“我答應過她,會好好的活下去,那我就不會食言。”

她說得對,隻有活下去,才能再次見到她。

帝謀的傷口癒合得極快,雖然還冇有好透,可是自由活動壓根不在話下,若是興起的時候,再隨手斬殺五六個頂級殺手,也不是問題。

一人。

懷裡抱著一貓。

走出了木屋。

帝謀幾番回頭,麵帶笑意,心中自是惆悵萬分,可從此之後,他的生命之中,便有了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