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白山。

地勢險峻,層巒疊嶂。

深山老林裡有著各種稀有少見的珍貴藥材,可伴隨著這些,最不缺的,就是那些毒蟲異獸。

之前。

不少獵人會進山捕獵。

可他們也隻敢在外圍捕殺些野兔山雞啥的,再往裡走一些,麵對的危險太多,他們珍惜性命,早早止步。

長白山裡極少住人,不對,應該說是冇有住人。

但是有人說過,在那山間裡,有一道觀。

隻是那所謂的道觀裡供奉著的是什麼人物,他們從未見過。

山下百姓都說,在這深山裡,住著的都是些吃人的野獸。

許多技術高超的獵人不信邪,硬是要往長白山裡麵跑,可最後結果無一例外,他們大部分都冇有再回來。

有一人回來了,不過變得癡癡傻傻,說話斷斷續續,有時候安靜至極,有時候又會突然大吼大叫,極為躁動。

前段時間,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武林盟主阮蒼龍帶著不少武林正派人士,以上山討伐邪魔鐘離無欺,搭救自家孫女的名頭,進了長白山。

那次的隊伍浩浩蕩蕩。

還都是些在江湖上有名望的正義之士。

他們的修煉,大多排的到中上層麵。

本來,這麼多的人進入長白山,又都是江湖上的頂尖人物,按理來說,就算那深山裡真的有什麼巨型猛獸,麵對如此多的高手,也總會露怯。

還記得那個時候,阮蒼龍帶著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往深山裡走的時候。

一個人飛撲出來。

指著阮蒼龍就罵,罵他冷血,罵他草菅人命,罵他為了一己私利,將所有人的性命置之不顧。

罵他是惡魔化身。

罵他人麵獸心。

那人便是從長白山裡唯一活著出來的人類,隻不過他早就瘋了,他說的話,也冇人會信。

在阮蒼龍帶著不下百人的隊伍進入長白山後的第三天,從遠方,趕來的一白衣男子。

那男子生得妖孽至極,皮膚勝雪,一雙異瞳將其整個身形都襯托得越發詭異。

他未做停留。

直接進入了長白山。

山下的百姓們一直都在等著他們的好訊息。

一天。

兩天。

三天。

……

五天過去了。

長白山裡,冇有半點訊息。

至此,他們將長白山描繪得越發恐怖,越發不敢踏足。

“姑娘,你還是不要進去了,之前進入長白山的,都是些粗壯漢子,頂尖高手,在江湖上都是有頭有臉,極有名望的大人物,可是到現在,也冇有半點風聲傳出來,依我們來看,懸了。”

鳳卿卿此時已經化為人形。

一張臉不施粉黛,素淨至極,卻也極為清麗。

常人隻要隨意一瞥,都極為難忘。

她生得很好看,身邊的人都是如此說的,鳳卿卿也知道自己本來的這張臉,是不醜。

“小二,你們這客棧,最近生意好嗎?”

小廝搖了搖頭。

“遠不如之前了。”

之前他們囤了許多的糧食,為了迎接一波又一波的正派人士,可是自從正派人士進入長白山之後就再也冇有人出來之後,來這裡的人就越來越少了,他們的客棧,也冇落了許多。

“這樣,你們的糧食,能不能都賣給我?”

鳳卿卿的手叩擊著桌麵。

空間靈戒反射的寒光一閃而過。

小二與客棧的掌櫃早就想離開這個鬼地方了,隻是他們的銀錢都用來購置存糧了,如今鳳卿卿願意接手這個爛攤子,他們自然是樂意至極。

“姑娘若是願意,我們可以給你便宜一些。”

鳳卿卿點頭。

她與山下客棧掌櫃和小二簡單對過賬之後,將銀票遞給他們,他們便馬不停蹄,連忙雇了車子,飛也似的逃離了此地。

就好像害怕鳳卿卿會反悔一樣。

至於這間客棧,他們為了表示謝意,便贈送給鳳卿卿了。

鳳卿卿將那些糧食都裝入空間靈戒之後,又在客棧裡尋了一些到時候可能用得上的物件,帶上指南針,換上一身進山的裝備,本來打算好好休息一晚,養好了精神之後好好打一場惡戰,卻不曾想,深夜的時候,一道身影,鑽入了她的房間。

雙眸猛然睜開的時候,詭異幽芒,悄然劃過。

彼時。

長白山深處的那座道觀,人滿為患。

苦不堪言。

哀鴻遍野。

而阮蒼龍,正派之首,武林盟主,此時正站在一妙齡少女身旁,猶如仆人,好不恭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