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

百裡竹也趕到了。

再不久。

年堂主帶領著堂口眾人也氣喘籲籲的趕到了。

鳳卿卿手裡拿著一根細長的銀針,周身都散發著光芒。

她看向年堂主。

年堂主驚詫之餘,也立馬跪下了,神女,竟真的存在!

鳳卿卿想解釋,可如今形勢嚴峻,她根本冇有時間可以浪費在這種不必要的事情上麵,傷員眾多,她隻得有條不紊的將眾人安排進入客棧,在客棧大廳之內,騰出了大大的一塊空地。

看向四周。

什麼都冇有。

吃的喝的用的,一無所有。

鳳卿卿隨手一拿。

草藥出現了。

手再一伸。

繃帶出現了。

再打個響指。

糧食也出現了。

她轉過頭,就見到所有人的眼神一瞬不瞬的盯著她看。

“嗯……如果我和你們說,這都是戲法,你們信嗎?”

神女不愧是神女,就連說話,都這麼幽默。

眾人看向鳳卿卿的眼神,更加尊敬了。

因為鳳卿卿的空間靈戒裡儲存的糧食和藥材,在這危急時刻,救了眾人一命。

忙完之後。

天已經大亮。

鳳卿卿叫來年堂主,以往不信鬼神的他在鳳卿卿麵前畢恭畢敬。

將客棧裡的傷員安排給年堂主,得到了他的保證之後,鳳卿卿出了客棧門,唉,老是做這種慈善的事,不過也就當還債了,反正她出來的時候,也是順道拿了妖皇殿的幾顆珠子,到市麵上順便換的銀票。

由這些銀票兌成的糧食和藥材,又用到他們身上。

也算是普度眾生了。

正所謂取之於民,用之於民。

“可惜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認識路的人,就這樣弄丟了。”

剛說完這話。

鳳卿卿就看到百裡竹倚著院門,手裡提著一個亂糟糟的男子,對她輕輕一笑。

百裡竹一把年紀了,少年感竟然還這麼足。

鳳卿卿為那瘋癲男子最後施了幾針,見他神思清明之後,便想讓他帶著自己趕往長白山。

百裡竹本來想跟著去的。

可轉眼時,見到了阮蒼龍,他神色有些異樣,停了下來。

“主人,我有點事要解決,你先去,我很快便會尋來。”

說罷。

兩人分道揚鑣。

鳳卿卿所醫治的這個男子,先前是江湖中有名的遊俠,他極好天南地北四處遊行,長白山一行,成了他揮之不去的噩夢。

他見了世間極為殘忍之事。

最後逃出生天,一直裝瘋賣傻。

對了。

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鐘離家的執行護法。

本來,他與阮蒼龍一般,誓死為鐘離家效力。

表麵上是遊俠,遊遍山河,實際上是在給鐘離無欺搜尋著靈藥和偏方。

那次融入陣眼的鮮血不夠,主上竟要將他也扔入焚爐之中。

他家裡有老有小,一百多人,他不能死,所以他逃了。

可等他養好身體回去之後,發現家已經被夷為平地,當地村民說,一場大火,將他的全家老小,燒的乾淨。

從那時候起。

他纔是真的變得瘋魔,時間越久,神誌越發變得不清楚。

將鳳卿卿帶入瀑布麵前的時候,他往前一躍,鳳卿卿緊隨其後。

下一刻。

眼前變得清明,鳳卿卿便見到了極為驚險的一幕。

帝謀的身體,被對麵全身是血的女子重重一掌擊得後退,他的身體,朝著鳳卿卿的方向,重重砸來。

與此同時。

鐘離輕靈手中的雷霆之力覆在長鞭之上,猛地甩向帝謀。

“去向閻王討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