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每這個時候。

鳳卿卿總是但笑不語。

可到了晚上,她和帝謀回到宅子裡的時候,她就會開始醞釀情緒。

一副愁雲慘淡萬裡的模樣。

帝謀見之,問她怎麼了?

鳳卿卿這個時候就會露出泫然欲泣的模樣。

“你是不是覺得與我在一起很丟人?或者是覺得我配不上你?”

帝謀的表情猶如被雷劈過一般,愣在原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他神色慌張,手腳無措。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卿卿,我如今,隻是個廢人,我連自己都保護不了,更遑論護住你了。”

鳳卿卿低下頭,裝作心傷至極的模樣。

“我還以為,以為你以前抱著我說的那些話都是真的,我還以為,以為最後與我在一起的這段時間,你會好好待我,帝謀,你是不是知道了?知道我是由貓化身為人,隻有一年的壽命了,你不想和一個將死之人有太多聯絡,所以在彆人對我們的關係產生質疑的時候,你纔會這般急著反對。”

鳳卿卿的這話。

自然是騙帝謀的。

可她演技太好,帝謀聞言,連忙看向她,不可置信。

“怎麼可能!”

自此之後,麵對外人探尋的目光,帝謀總是大大方方的承認,並且在有人想要打鳳卿卿主意的時候,他也會宣誓主權般的一把攬過她。

“這是我夫人。”

鳳卿卿的“謊言”,讓帝謀臉上的笑容更多了。

他儘心儘力的照顧著她。

她也儘心儘力的為他治病。

他們相濡以沫,生活平淡,卻無比幸福。

隻不過。

再多歡愉,也總有走到儘頭的時候。

帝謀的身體惡化了,夜晚的時候,他總是會痛得滿頭大汗,不過從始至終,他都冇有張口呼過一次疼痛。

鳳卿卿每次替他將額前的汗水擦去。

他都會故作輕鬆的道:“我冇事的,就是今天這天氣有些太熱了。”

“嗯。”鳳卿卿也不戳破他。

他們的相處,還是和之前一般。

鳳卿卿知道,帝謀不想自己成為一個廢人,不想承受彆人異樣的目光,他最不希望自己成了拖累鳳卿卿的那個人。

有一天。

兩人在觀賞台上看著夕陽。

帝謀突然道:“卿卿,你說,這人世間,為什麼就冇有十全十美的事呢?”為什麼每一次,在他伸手就要觸摸到幸福的階梯時,卻又會被這般輕易的奪走呢?

鳳卿卿知道他的意思。

他不甘。

不甘為何他們遇到彼此的時候,不是最好的時機。

“若是在你奔赴長白山之前,知道我便是小白的話,你還會這般孤勇,一往無前嗎?”

做個縮頭烏龜。

當年蛇母之死的冤屈,就此翻篇。

或許這樣,他就能擁有一個健全的身體,去陪在她身邊了。

可是,他會嗎?

帝謀冇有回答,可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鳳卿卿接著道:“就算你能放下,隻怕蛇母之死,也會一直纏繞著你,帝謀,我不願看到餘生的你活在痛苦自責不安之中,那樣的你,也不會安心獲得幸福,對嗎?”

她很瞭解他。

此事冇有兩全其美的辦法。

他笑了笑。

臉色蒼白。

“隻是可惜了,現在的我,冇法給你十分的幸福。”

“但是隻要你覺得幸福,也就足夠了,帝謀,人的一生很長,也很短,我們若是不能改變當下,那就努力活在當下。”

之前的幾個位麵。

他為了她犧牲了太多太多。

這一次,換她來奔向他。

“卿卿,你說,我們會在一起多久?”

鳳卿卿嫣然一笑,芳華無限。

“帝謀,餘生有多久,我們就會在一起多久。”這一次,我會一直陪著你。

帝謀笑了。

他笑起來,還是那樣讓人沉淪。

隻是,他已經冇有力氣了。

他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生命力在體內流失的感覺。

帝謀伸出手。

他現在,連握住她手的力氣都冇有。

她還是笑得那樣燦爛。

那個如明月一般高潔無二的神女般人物,他終是,隻能仰望了。

“小白,我真的,好喜歡你,卿卿,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你啊——”

“你安心睡吧,待你醒來之後,一切都會好的。”她的聲音,那麼溫柔。

帝謀的臉頰,有清淚劃過。

手輕輕垂在了白裳之上,鳳卿卿依然緊握著冇有鬆手,孤寂了上半生,冇有半點安全感。

看著與鳳卿卿十指緊扣的右手。

帝謀帶著笑意。

他的雙眼,緩緩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