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惡鬥。

在所難免。

眼前的少女,她身高差不多一米六五,比戚無邪整整矮了兩個頭。

但是她擋在戚無邪身前的時候,那股韌性,是他從未有過的堅定和義無反顧。

怎麼會有一個人?傻到擋在一個陌生人身前。

除非她另有所圖!

戚無邪冇有阻止打手對她出手。

每天想接近他的人不計其數,她們手段用儘,他不可能輕易的就被對方的三兩句話蠱惑。

他伸出手。

從一旁接過了金框眼鏡。

戴上之後,眼前的景象整個的變得清晰起來。

少女身材雖然瘦弱,可她的身手,卻是一等一的頂尖,這次出門,冇有帶上十二羅刹,可這些打手,能力也是極其強悍的。

但是顯然。

儘管兩者身材差距如此懸殊。

可少女明顯的占了上風。

鳳卿卿在與這些人動手的時候心裡也是一陣嘀咕,怎麼這個位麵的打手都這麼厲害?本來以為對付這種小羅囉,二十分鐘肯定夠了,最後竟然足足花了半個小時纔將他們全部打趴下。

並且看他們的那個架勢。

明顯還要爬起來。

這麼拚命的?

鳳卿卿回頭,徑直的奔向戚無邪,然後在他的愕然中,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在他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迅速塞了一顆棒棒糖在男人的嘴裡。

“乖,跟姐姐走,不要怕。”

離得近了。

戚無邪看清了少女的麵容,麵上表情,變得彆有深意。

是她!

那些打手趴在地上,看著這一幕,驚得忘記了本身的疼痛,那可是活閻王,是整個商界都無人敢惹的活閻王,那少女是瘋了嗎?知道自己招惹的是個什麼人物嗎?

鳳卿卿拉起戚無邪,縱身一躍,從一旁的小道上滑了下去。

那些打手奮力爬起,卻見到男人背在身後的那隻手往前揮了揮,示意他們不用追。

這處滑坡有些抖。

因為還要保護老七這個大傻子,對方又是練家子,若是時間待得久了,他們找來援手就更不好走了。

所以鳳卿卿一思量,就想到了從一旁的斜坡上滑下,先逃再說。

前麵,有著一塊凸起的石頭,鳳卿卿身手靈敏,很容易躲開,可她擔心老七這個大傻子會傻不愣登的撞上去,隻得一咬牙,翻身一撲,讓他改變了方向。

然後。

鳳卿卿用身子護住男子的頭,環抱著他往下滾去。

戚無邪的心再次不可抑製的顫動起來。

山上碎石多,他伸出手,竟然不自覺的從後麵護住了鳳卿卿的頭。

終於,到了斜坡下麵的小道,鳳卿卿甩出一道鞭子,勾住一顆大樹,成功的阻止了他們繼續往下滾的趨勢。

“呼……”

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鳳卿卿抬起頭來,正好對上了男子的一雙眼睛,先前在滾落斜坡的時候,戚無邪的眼鏡,不知又掉在什麼地方了。

男子的眼神很迷茫。

“冇事了,乖啊,摸摸毛,嚇不著——”鳳卿卿以為男子是被剛剛的陣勢嚇懵了,所以主動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頭。

戚無邪的心砰砰的跳得厲害。

此時他們二人的姿勢尤為曖昧。

鳳卿卿絲毫冇有意識到此時在她身下壓著的是一個再正常不過的男人。

這張臉生得素淨清秀,湊到戚無邪身邊的時候,戚無邪甚至可以聞到她身上那若有若無的淡淡香味。

男人的呼吸變得有些侷促。

他張開口。

“你是誰?”

低沉渾厚,充滿磁性的聲音讓鳳卿卿一愣。

看著眼前這個滿臉臟兮兮的大傻子,鳳卿卿極近溫柔,輕輕一笑,她這一笑,一雙眼睛彎成了月牙形狀,好看極了。

她像個知心姐姐一般的安撫著麵前的男人。

“我是姐姐,是林奶奶讓我來找你的,不要怕啊。”

一邊說,女子一邊輕輕的順著他的頭髮。

一絲電流,好似從上而下,移至腳底。這般怪異的感覺,戚無邪是第一次經曆。

鳳卿卿起身,然後將男子扶了起來。

這一扶,她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大傻子的手背一片猩紅,仔細看,那上麵都被一些碎石子嵌入其中,鮮血淋漓。

想到方纔他護著自己頭時候的場景。

鳳卿卿心裡湧上感動。

她宛若對待小朋友似的拉過戚無邪的手。

在戚無邪“茫然”的眼神之中,輕輕的對著他的手吹氣。

“真是個大傻子,都傷成這樣了,也不見你喊痛,唉,林奶奶說得對,要是冇有人照顧你的話,你怎麼死的,可能都不知道。”

女子表情溫柔。

戚無邪的目光,竟不由自主的看向她。

這個少女,走的是什麼路數?

她是在演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