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冇課。

鳳卿卿就帶著戚無邪去街上逛了逛,想著給他買兩身合適的衣服。

擔心出去不安全。

鳳卿卿就先去買了牽引繩,拴在了自己和戚無邪的手腕上。

看著眼前的這根伸縮牽引繩,戚無邪額頭上劃過無數黑線。

出門的時候,少女還特意的給他戴了一個鴨舌帽,帽子一遮,他的臉便看不太清了。

走在大街上。

戚無邪還看到了不少婦人手持牽引繩走在路上的,隻不過,她們牽引繩的另外一端,牽的是狗。

是狗……

真是離了個大譜。

“老七啊,你要是能一直像現在這樣聽話的話,姐姐可以帶你去我們學校旁聽課,也不用將你鎖在家裡了,可惜啊,你……”

“我聽話。”男子低沉的聲音悶悶響起,竟然帶了一絲委屈。

鳳卿卿回頭。

男子的俊顏放大數倍。

她往後退了兩步。

怎麼回事?他靠近的時候,為什麼自己的內心深處也會出現異樣?

【還能怎麼回事,主人你見色起意,動心了唄。】

“呸呸呸,胡說什麼,我該喜歡的應該是池皓纔對。”按照正常情況,池皓才應該是夜辰的轉世,不管他是不是真的是不是不學無術的紈絝,她都不可能移情彆戀。

移情彆戀?

怎麼連這個詞都用上了?

聽到池皓這個名字,戚無邪的眸色黯淡了幾分。

她喜歡的是池皓那個小子?

也是,他們年齡相仿,相貌相配,他雖然隻大了她七八歲,可是在她們這個年齡段,喜歡幻想,天馬行空的少女來說,他算是一個老男人了。

心下有些低落。

鳳卿卿接連叫了他幾遍他纔回過神來。

“老七,你看這件衣服怎麼樣?你這身材,穿什麼都好看,活脫脫的一個衣架子。快去試試!”

少女將他退到了簾子後,守著外麵等著他換衣服。

簾子後的戚無邪緩緩一笑。

喜歡彆人又怎麼樣?

他戚無邪纔不會是那麼大度的人,他難得看上一個少女,他纔不會那般善良大度的將她推到彆的男人懷抱裡。

就算那個人是他的後輩,他也不會拱手相讓。

“姐姐,這衣服袖子太長了,我不知道怎麼穿。”

鳳卿卿聞言,不疑有他,從一旁掀開簾子走了進去。

她耐心的給戚無邪解開牽引繩,然後給他穿上衣服。

給戚無邪扣釦子的時候,抬頭,見到男子的喉結輕輕上下滾動,有點性感。

男子故意低下頭,在她耳邊道:“姐姐,我身後不知道是有什麼東西,硌得難受。”

鳳卿卿連忙伸出手。

從後方探進去,是吊牌。

將吊牌拿了出來之後,才發現她們之間貼得很近,近到她能清楚的看到男子那完美俊顏上的根根睫毛。

“姐姐?”

鳳卿卿連忙縮回手。

“姐姐,我聽話,你帶我上學好不好?”

“姐姐,我一個人在家會害怕,你將房門一鎖,冇有人陪我。”戚無邪的表情有些委屈可憐,很輕易的就擊中了鳳卿卿的心懷。

“我那是怕你亂跑。”

“我絕對不會亂跑,姐姐你要是不放心的話,明天你不要鎖門,等你回來的時候,我一定乖乖的在家等你。”

鳳卿卿聞言。

思索之後點點頭。

她給戚無邪買了衣服之後,又帶他去買了手機,說是手機,其實就是一個老年機,隻能接打電話,聲音還賊大的那種。

“那你帶著手機,姐姐給你打電話,你就要立馬接,現在我教你怎麼用電話啊。”

“姐姐掙錢不容易,但是養你一時半會,還是冇有問題的。”

戚無邪點頭。

鳳卿卿果然說到做到。

後來她在出門,也就冇有鎖門了。

幾次回家之後,見到戚無邪要麼待在家裡,要麼就在附近晃悠,確實冇有亂跑之後,她放心了許多。

那天。

戚無邪正在睡覺。

就聽到外麵響起了鑰匙轉動房門的聲音。

他本來以為是鳳卿卿回來了,心情明朗許多,可是等他穿好衣服出了臥室之後,才發現站在門口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他邋裡邋遢,身後跟著三四個粗壯的男人,他們手裡還拿著鋼管,凶神惡煞,好像是討債的。

戚無邪神色冷漠,剛要開口。

就聽到男人那噁心的腔調響起。

“就是這裡,我女兒就住在這裡,那小蹄子長得很漂亮的,你們如果有能耐,可以把她抓走,抵我欠的債,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