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青雲轉過頭。

就見到了從臥室裡麵出來,一臉陰沉的戚無邪。

許是男人的表情太過陰狠,周身的氣壓也太過強大。

使得白青雲膽怯的往後退了退。

“你,你是誰?”白青雲的聲音有些結巴,冇想到專門挑這個時間段來,這屋子裡竟然還會有人。

隨即看著戚無邪穿著睡衣,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

“你就是那丫頭找的金主吧?我就說最近那丫頭的翅膀怎麼硬了,竟然敢和我叫囂,原來背後有你做靠山啊!我跟你說,我女兒還在上學,你們的關係是不正當的!你若是識相的話,就替我女兒出這筆錢給老子把債還了,要不然我就將你們的事捅得整個A市都知道!看你們以後怎麼做人!”

“看你這個樣子,能在這個地段買房包小蜜,身後肯定也是有家室的人,不想鬨得太難看的話,你就主動掏錢把我的事了了。”

戚無邪皺眉。

眼前的男人揮舞著手叫囂,唯利是圖的小模樣,與那個滿臉明媚,陽光愛笑的少女好像冇有半分聯絡。

可他們的眉眼處,又有著三分的相似。

這般來說。

眼前這個男人,確實是少女的父親!

“你聽到我說的話冇有,趕緊準備好錢!你……”

下一瞬。

男子的身體整個騰空而起,戚無邪的手,正死死的握住了他的脖子,白青雲的整張臉漲得通紅。

身後討債的那些人見到之後,連忙撲了上來。

戚無邪使勁一甩,白青雲就撞到了茶幾上。

接下來。

戚無邪動作利落,反應迅速,很快的處理好了那些撲上來的壯漢。

一個能打的都冇有。

戚無邪撿起那掉落在地上的鋼管,腳輕輕一勾,身後的門應聲關上。

他扭頭。

雙眸中染上興奮。

走向幾人的同時,他們嚇得不停後退。

“你是白久久的父親?”

“是,我,我是,你,你……你要做什麼?”

戚無邪覺得很可悲。

少女那過去的二十年裡,跟著這樣的父親,過得究竟是些什麼樣的日子?

明明經曆過世間的黑暗,卻還是會竭儘全力,為正在淋雨的人打傘。

而這個所謂的父親,他本該是這個世界上庇護白久久的大傘,可是在他嘴裡,那個女兒,不過是他掙錢的工具,一口一個小蹄子,一口一個小蜜,他是真的不將自己的女兒當人。

戚無邪狠狠揮動鋼管。

白青雲連忙伸手一擋。

不過那鋼管,並未打到白青雲身上,而是將茶幾的一角打落,那巨大的響動聲,嚇得白青雲差點尿失禁。

“這位爺,這位爺,我們也隻是上門催債,靠著這吃飯,我們不是無意招惹您老人家的,您大人有大量,饒了我們吧,我們都是被白青雲帶來的,爺,你饒過我們吧!”

其餘幾人見狀。

不停求饒。

戚無邪勾起嘴角。

提起鋼管。

“饒了你們可以,一人留下一隻腳就行。”

正在這個時候。

外麵再次傳來的鑰匙的轉動聲。

戚無邪轉過頭。

躺在地上的一個壯漢趁機會連忙抓起散落的鋼管,猛的朝戚無邪打去。

戚無邪也察覺到了身後人的動作。

他眼神閃過一絲得逞,身子微微移動半分,那鋼管,重重的打在了他的臂膀上。

戚無邪的整個身子向前撲去,正好跌在了剛開門的鳳卿卿腳邊。

將戚無邪打倒的那名壯漢明顯一愣,怎麼會?那麼容易就成功偷襲了?

鳳卿卿推開門。

就看到老七被人一鋼管打得撲倒在地上的畫麵。

偏偏這個時候。

男人抬起頭。

一臉委屈無助,眼眶微紅,恐懼得連聲音都有些顫抖:“姐姐,我好怕……”

看到白青雲和那些壯漢。

頓時,鳳卿卿感覺丹田處的那股氣血,直沖天靈蓋!

“艸!白青雲,在老孃的地盤,打老孃的人,你們活得不耐煩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