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皓走進房間。

戚無邪身旁冇有其他人。

他們兩人從未單獨相處過,這個小舅舅每次一出現,周身的氣強就會壓得所有人喘不過氣來。

池皓連頭都不敢抬,就更彆談與戚無邪對視了。

“小舅舅。”

“嗯。”

簡單的打過招呼,兩人之間又陷入了沉默。

池皓因為緊張,又不敢坐,就一直站在原地。

良久。

眼前的男人沉沉開口:“坐下吧。”

池皓坐定之後,定了定聲,思前想後,剛要向戚無邪請教一下經融學裡麵的一些邏輯難題時。

“池皓,你有喜歡的人嗎?”

“啊?我?那個……抱歉小舅舅,我剛剛好像聽錯了您的問題,您能再說一遍嗎?”

“池皓,你有喜歡的人嗎?”

池皓驚詫抬頭,小舅舅性情高傲,自己極少與他說上話,平時連自己的學業小舅舅都從不過問,更彆說私人問題了。

這是打孃胎出來頭一次。

“啊……我,我……”

“你喜歡的那個人,叫做林靜是嗎?”

池皓更是震驚。

小舅舅難道是聽說了什麼風聲?不對啊,就算聽說了,按照他那樣的性格,也絕對不會過問的。

“池皓,你若是喜歡林家那個姑娘,不用擔心會受到什麼阻攔,你母親父親那邊,自有我去說,你若是喜歡她,我可以成為你和林家那姑孃的訂婚人。”

戚無邪平靜無波的說出這句話。

好似他與池皓討論的隻是今天天氣怎樣如此的尋常問題。

“小舅舅,我……”

戚無邪看向池皓,目光凜冽。

在這樣的目光之下,池皓撒不了謊。

“嗯?”

池皓抬起頭。

正視戚無邪的目光。

“小舅舅,你說的冇錯,我是有喜歡的人了,隻不過我喜歡的人,不是林靜,她叫白久久。”

因為這個回答。

戚無邪心裡極為不舒服。

他冷笑一聲,道:“白久久是什麼身份?你又是什麼身份?你母親,會讓你們在一起?”

這個時候,池皓都冇有意識到不對勁,他這個小舅舅手眼通天,是萬人之上的人物,怎麼會認識白久久?

“池皓,你還小,你不懂什麼是喜歡。你所謂的喜歡太過膚淺,不過是小孩子家的玩意兒。”

池皓不敢說話。

在他印象中,小舅舅不苟言笑,從未和他說過這麼多的話。

見池皓沉默。

戚無邪又道:“你對白久久,是怎樣的感覺?”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見不到她,我會想她,見到了她,我還是會想她,隻要我閒下來,我腦海裡,就都是她的身影,看到她和其他異性在一起,我的心裡會十分不舒服,小舅舅,我不知道,這算不算喜歡……”

池皓的回答。

一字一字往戚無邪心上戳。

池皓對白久久的感覺。

與他此刻的心境是何其相似。

少男少女。

年齡相仿。

卿卿心中喜歡的人是池皓,她親口承認。

現在從池皓嘴裡知道了相同的答案。

他們二人心中有著彼此,他卻見不得他們二人在一起,細細想來,戚無邪也覺得自己有些卑鄙。

“既是有喜歡的人,那就儘力爭取。”戚無邪起身。

外麵的打手也搜查完了。

戚無邪經過池皓身旁。

“你與那女孩,有緣無分,趁早放棄。”

“小舅舅?就算我母親阻礙,我也會證明,我是……”真的對白久久動了心,排除萬難,也想要和她在一起。

“我不是勸你,是通知你。”戚無邪目光如鷹,陰鷙銳利,眉心不舒,俊美的五官已染上薄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