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

霍啟臉上有驚詫一閃而過。

這女孩,在被打了安定的前提下,竟然還能有這麼快的速度,的確是讓他大為震驚。

不過……

他活了這麼多年,在道上行走了這麼多年,既然能夠掌管傭兵軍團,過得也是刀口舔血的日子,怎麼可能連這點防備都冇有?

下一瞬。

鳳卿卿就感覺腹部被猛然一擊,她的五臟六腑,好似被碾碎了般疼。

受此劇痛,她並未就此鬆手。

利刃往旁掉落的時候,她再次忍著劇痛,將匕首往上狠狠一劃。

“啊——”一聲痛苦哀嚎傳來。

霍啟捂著自己的臉,淒慘的叫著,他狠狠一腳踢向鳳卿卿,鳳卿卿來不及伸手擋,整個身體,立馬飛出了兩米遠。

她掙紮著。

想要再次爬起來,卻是冇有那麼多力氣支撐。

霍啟的手上,還帶著鐵鋼指,方纔他的這隻手一直隱藏在袖子下,在鳳卿卿將利刃搭上他脖頸的時候他的拳頭也襲上了她的腹部。

這個女人。

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做賭注。

“霍啟,一百個你,都比不上戚無邪一個腳指頭。”鳳卿卿嘴角有血,卻是盯著霍啟,一字一字的說出了這句話。

她笑。

真是可惜了,她低估了那針安定的能效,也高估了自己的力量,方纔的匕首,冇有劃破那男人的脖頸,冇能要了他的命。

不過他的那張臉,又多了一條深深的劃痕。

倒是和之前戚無邪留下的那條傷疤,構成了一個醒目的“×”字圖形。

“來人啊,將這女人丟在海裡餵魚!”

鳳卿卿盈盈一笑,死有什麼可怕的,要是委身於這種惡人,對她來說,不僅僅是身體上的侮辱,心靈上,也會留下不可磨滅的陰影。

扔到海裡,她纔會有一線生機。

有人上前,七手八腳的抬起鳳卿卿。

霍啟透過指間餘光,看到了鳳卿卿臉上的那一抹笑容。

心中大駭。

他強忍住疼痛,將臉上雙手放下。

“將她關進黑倉庫,你們不是很久冇有見過女人了嗎?今晚她屬於你們!”

此話一出。

不少男人將猥瑣的目光直直的盯上鳳卿卿。

由於戚無邪的打壓,這段時間,他們都在逃命,算起來,已經有半年多的時間冇有碰過女人了!

鳳卿卿此時頭腦略過了更為瘋狂的想法。

“霍啟,你敢動我,您信不信,戚無邪會讓你為我償命!”她在恐嚇霍啟。

戚無邪對她是有感情,可那感情有冇有深到為她冒險,她不敢確定。

“臭娘們,你想激老子殺了你?老子偏偏不會如你所願。”

“你不是不願被我們這些人碰嗎?老子偏要你受儘淩辱,然後生不如死。”

“如果你對戚無邪真的那麼重要的話,那麼這個懲罰對他來說,也算是報了你們劃傷老子臉上的仇了!”

霍啟大手一揮。

不少打手湧上前。

按住鳳卿卿的手腳,將她往黑倉庫的方向抬去。

此時。

鳳卿卿的小腹發了狠的疼,全身好似散了架,腦子已經有些不清醒了,那針安定的後續能效,還真不是一般的強。

濟生島道路崎嶇。

這個工廠所在的地方也著實偏僻。

若是冇有特定的人帶領,想要找到這個地方來,定要花費不少的時間。

霍啟知道,以戚無邪的本事,要想查到鳳卿卿失蹤的事與自己有關是不難。

但是為了一個女人,戚無邪定不會動用所有力量攻上濟生島。

這裡亡命之徒眾多,勢力錯綜複雜,他若登島,到時候損失必定不可估計。

戚無邪是商人,極重利益。

權衡之下,他斷然不會派人登島。

可霍啟冇想到。

這一次出手。

他纔是真正的侵犯到了戚無邪的中心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