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江孤島。

四處卻佈滿了警戒線。

登島之人,必須要經過層層檢查。

濟生島,這裡是個三不管地界,到這島上的人,都是有著赫赫凶名,窮凶極惡之人,亦或者是逃亡在外的歹徒。

因為島上聚集的都是些危險人物。

其中不乏有勢有權,但是犯了事逃到這裡的。

所以這裡的武器也遠超所有人想象。

是夜。

漆黑無度。

海風帶著濕意拂過看守士兵的臉龐,他們臉上,或多或少都有了倦意。

新登島了一艘大船。

船上多是有漁民裝扮的人,這艘大船導航失靈,飄到了濟生島附近的島嶼,被濟生島上經常出船的海盜們看到了。

他們歡呼雀躍。

將這艘大船檢查了一遍,都是些普通東西,不過值錢的也不是船上的東西,而是這些漁民。

扣下漁民,就可以朝漁民家屬索要贖金了。

那贖金,可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到時候要了贖金,再將其拋屍海中,也省的後續處理麻煩。

海盜們掌舵,帶著這艘大船上的漁民飄到了濟生島附近的碼頭,並且成功的登上了岸。

濟生島上冇有燈塔,所以若不是內部之人,其他人要想登島,也會因為冇有航線無法確定方向。

“都出來,給老子老實點。”

在海盜們的驅趕下,漁民們雙手抱著頭,有條不紊的從船上慢慢的走了下來,他們眼神慌張,對周圍一切恐懼至極。

“發了啊,這裡至少有兩百號人,哈哈哈哈——”

手拿長槍的海盜笑得猖狂,他們幾乎已經幻想贖金到手之後要怎麼揮霍了。

碼頭上的守衛士兵。

對此豔羨不已。

紛紛走到為首的海盜身邊。

“方哥,這一次,怎麼說都得帶帶我們這些兄弟啊。”

“好說好說。”

“見者有份!”

幾人走向漁民,正打算用繩子將他們捆綁扣押起來的時候,那些駝背彎腰的漁民突然挺直了身板。

漆黑的夜裡,掃視的大燈從麵前漁民們的臉上一掃而過。

他們微微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其表情詭異,猶如索命的閻王!

“十二羅刹!”

“完了!是十二羅刹!快逃!”

下一刻。

‘漁民’緩緩一笑。

“晚了!”

他們的手快速的攀上碼頭上警戒雇傭兵的脖頸。

隻聽到哢擦一聲。

動作又快又準又狠。

還未等其他人掏出槍來,其餘的‘漁民’一擁而上,用了短短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將這個碼頭上的看守士兵全部解決。

然後。

一切迴歸寂靜。

從那艘大船上。

緩緩的出現了一道身影,他眸色如墨,似要揉碎在黑夜之中。

“戚爺!”

“用最短的時間找到她。”

“明白!”

‘漁民’散開,接下來,濟生島的好幾處碼頭都遭了殃,他們值守巡查,還未反應過來,就被人從身後抹了脖子。

一切。

都在悄無聲息的進行著。

在不同的碼頭,又有著不下十條的大船靠了岸。

裡麵的人,纔是真正的世界級的頂尖殺手。

有了前者開路,為他們省去了不少麻煩。

他們紛紛下船登岸。

“為戚爺做事,我們義不容辭!”

一場無聲的硝煙,悄然打響。

濟生島上的惡勢力眾多,要想打入內部,是得花不少人力精力財力,可這次,他們惹到了一個不該惹的人,那靠岸的大船之中,甲板之下,儘是精密小巧,當屬世界一流的武器,在其頂端,都安了消音器。

這個時候。

霍老大剛讓隨行的醫生給他包紮清洗完臉上的傷口。

因為不悅和疼痛,醫生給他包紮完後,還被他一槍崩了。

他剛進入房間。

將燈關了。

正準備休息睡覺的時候,外麵傳來了一陣響動,聲音不小,霍啟警覺性本就強,他耳力極好,意識到不對勁,他立馬爬起來,拿起枕頭下對他最為重要的一樣東西後,跑出了房間。

置身於倉庫大廳內刹那間。

他頭頂的那盞大燈,當的一下亮了。

不僅如此。

整個工廠的大燈,噹噹噹,接二連三的,都亮了起來。

偌大的工廠。

亮如白晝。

倉庫的大門不知什麼時候被人打開了。

在那大門方向,一男人出現在那裡。

他穿著黑色西裝,帶著金框眼鏡,手指骨節分明,麵容陰鷙,嘴唇輕抿,眉頭緊蹙。

其身後跟著讓人聞風喪膽的十二羅刹,邁著大步,朝著霍啟走來。

猶如死神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