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無邪將自己的外套披在鳳卿卿身上。

然後長袖一伸,素手一撈。

輕鬆的將其抱入懷中。

許是之前的神經一直高度緊張,所以在得知自己安全之後,鳳卿卿一下就病倒了。

渾渾噩噩。

不知所以。

她昏睡的時候,倒是知道經常有人照顧自己,但是那人肯定不是戚無邪,潛意識中,她是能感受到的。

也不知過了多久。

鳳卿卿再度緩緩醒來,發現自己身處一極近輕奢的臥室,窗明幾淨,一個臥室,就有她城南觀瀾府那裡的三室一廳大。

她動了動。

小腹處還有點疼。

霍啟那男人真是往死了的揍她啊!

她勉強撐著雙手,讓自己坐在床上,背靠著床沿的軟席之上,遠離濟生島那晚發生的事還曆曆在目。

鳳卿卿有些竊喜。

禍兮福所倚。

【彆高興得太早了,你現在的攻略任務,也隻完成了一半。】百裡竹的聲音再度在鳳卿卿腦海裡響起。

鳳卿卿美滋滋的道:戚無邪都為了我上濟生島了,這不就說明瞭一切了嗎?他的心啊,已經被你主人,也就是我,完全的掌控了。

百裡竹輕笑出聲。

主人此時‘小人得誌’的麵容,當真是讓他又喜又愁。

【他是對你不一般,也確實是真心喜歡你,可是主人,你彆忘了,戚無邪是商人,他之所以登島,一方麵確實是為了救你,登上濟生島,的確是會伴隨著很多危險,可危險程度越大,其伴隨著的利益糾葛也就越大。】

【所以更深層麵也是因為利益足夠大,濟生島的不少勢力,或多或少都和戚無邪有些敵對,你說,他那樣聰明的人,怎麼會放任一群餓狼成群結隊,對他虎視眈眈呢?】

【拿下濟生島,他在商界和政界的地位,那上升的不是一星半點。】

【此次登島,他做了十足的準備,戚無邪若是真的隻在意你的話,那他登島的時間,就會更早一些,不論危險程度。】

鳳卿卿愣住。

敢情。

她隻是其中一塊跳板?

不過當跳板也不錯,至少戚無邪也是因為自己才下定決心攻上濟生島的,鳳卿卿是個拿捏得起,也放得下的人,她和戚無邪的確認識的時間不過幾個月,他待她或許不同,隻不過要想達到以命相搏的程度,也還有很遠的一段距離。

看到主人臉上的笑顏。

百裡竹也笑了。

他主人優點無數,擺清自己的位置,看清自己的存在,不作不鬨,這是其中最值得讚賞的。

鳳卿卿緩過神來後。

下了床,走到落地窗前,伸了個懶腰,然後拉開了窗簾。

霎時。

眼前的壯觀景象,讓她尤為驚歎。

高聳入雲,目光所及之處,飄著片片白雲,她往下看,那些房子車子,都變成了極小的黑點,天空很藍,白雲好似就在腳下一般。

這是一處摩天大樓。

冇多久。

房間裡響起了叮叮叮的警報聲。

下一瞬。

十多人湧入了鳳卿卿所在的房間。

“白小姐,你剛醒,身子還冇好利索,趕緊躺回床上去,要是戚爺知道了,該罰我們了。”

鳳卿卿聳聳肩。

走到床邊。

“有冇有我穿的衣服?”

“有。”一個女使模樣的人拍了拍手,就有兩人推著移動衣櫃進來了。

那些衣服。

倒是符合鳳卿卿的風格。

她隨意的挑了一件。

將眾人趕出去之後,自己換好了衣服,走出房門的時候,發現自己所在的這一層樓隻有她那一個房間,而且房門前,還安排了不少人值班站守,

“戚無邪呢?”

“戚爺去處理事了,白小姐,戚爺走的時候交待過我們,等你醒來之後,可以隨意的在空中花園裡逛逛,等他開完會後,忙完手裡的事後,會過來看你。”

鳳卿卿點頭。

“那他什麼時候能夠忙完?”

幾個女傭麵麵相覷。

“這個……我們也說不好,戚爺一直很忙。”

“嗯,那你們知道,在我暈倒之後,戚無邪來過幾次?”

看到她們的表情,鳳卿卿已經猜到了結果,雖然這是意料中的事,可心裡,還是有點小失落的。

她簡單的洗漱完,又吃了點東西後,便在身邊人的帶領下去了那所謂的空中花園。

空中花園,不過是三十樓裡一個巨大的露天花園,麵積挺大,上麵種的花草也極為珍貴,花園裡有亭子,有石桌。

亭子裡,還有著專門的侍應生準備著各種吃食。

鳳卿卿剛坐在石桌上冇多久。

就看到空中花園的入口處,來了不少富家小姐,她們身上的隨便一件衣服,光新亮麗,耀眼奪目,鳳卿卿的衣著簡單,與其比起來,顯得寒酸不少。

站在那些富家小姐最前麵的,是一個身材極好,五官極美,燙著性感大波浪,腳踩高跟鞋,舉止透著優雅的女人。

聽旁邊的女使說。

她是蘇芷。

蘇芷,是戚無邪的第一秘書。

也是這麼多年來,唯一在戚無邪身邊待的最久的女人。

蘇芷一出現,鳳卿卿便不自主的皺緊了眉頭,她總覺得,自己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這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