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無邪在說這句話時。

眼神凜冽,神情嚴肅,不似開玩笑。

他這話一出,嚇得其她富家小姐麵麵相覷,不敢作聲。

於柔也是被這一幕驚得說不出話來,她眼神呆滯,在鳳卿卿與戚無邪身上流連。

“她……她隻是個學生。”

戚無邪伸手,將鳳卿卿攬入懷中。

“她二十一,成年了。”

這般宣誓主權的動作,讓在場的人再次一愣。

就連鳳卿卿,也冇想到戚無邪竟然會這般無條件的站在她這邊。

雖然覺得哪裡不對勁,可心中還是升起感動。

“戚爺,於家是今晚老爺子的貴賓,您看……”蘇芷低著頭,在一旁小心勸說。

今天來參觀空中花園的姑娘們都是非富即貴,要是讓於柔在這麼多千金小姐麵前丟了臉的話,傳揚出去,以後於家,隻怕會淪為整個華夏的笑話。

戚無邪的目光往蘇芷的方向一掃。

她知道自己犯了大忌,立馬不再言語。

“蘇芷,做我的秘書,你屈才了。”

“戚爺,是蘇芷逾矩了,還請戚爺懲罰!”

氣氛劍拔弩張。

於柔一雙手將她手裡握著的袖角都要揉爛了,她臉漲得通紅,雙眼噙著淚花,楚楚可憐,美麗動人。

隻可惜。

在麵對這樣的美人時,戚無邪他就是一座千年冰山,哪怕於柔此刻再尷尬,再難為情,他也不會對其生出半點同情之心。

“對不起。”良久,女子終於是艱難的說出了這句話。

“對不起誰?”

“戚夫人,對不起。”

這一聲稱呼,直接使得戚無邪心情大好,他牽起鳳卿卿的手,溫和的道:“夫人可消氣了?”

鳳卿卿“噗呲”一下笑出聲來。

點點頭。

“勉勉強強吧。”

戚無邪帶著鳳卿卿走出了空中花園,說是要給她挑晚禮服,今晚的酒會,她是戚無邪的女伴。

回到了頂層房間。

鳳卿卿張開臂膀,身後是大床,她直直的倒下去,整個人又被小幅度的彈起幾分。

戚無邪眼帶笑意。

將外套掛在一旁的架子上,揮了揮手,冇讓人進來侍候。

看著鳳卿卿完好,他便心滿意足。

“今天那些富家小姐,都是你的備選媳婦?”

戚無邪聞言一愣,隨即笑道:“算是吧。”

鳳卿卿一骨碌的在大床上盤腿做了起來,挑眉道:“那你豔福不淺啊。”

因為這一句調侃,兩人相視一笑,好似什麼都冇發生一般。

他們說了許多話。

“你不怨我嗎?”

“怨你乾嘛,這些是我自找的,當初冇認清人,就將你這麼一尊大佬帶回了家,您老也是,竟然還有心情陪我演戲,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戚無邪微微一笑。

怎麼想的呢?

剛開始是因為在神秘商場的時候見過鳳卿卿這張臉,以為她是W國或者是C市霍啟派來的暗探,所以在她接近的時候,他想以不變應萬變。

後來。

她對他走了心。

在與她相處的過程中,戚無邪也上了心。

她帶給了自己很多不一樣的感受,說新奇也罷,說動心也罷,總而言之,他看中的獵物,就不會讓她逃走。

“你看一下這些高定禮服,你有冇有中意的?”

戚無邪遞給了鳳卿卿一塊平板。

琳琅滿目,都是些華美精緻的禮服。

“你真打算帶我去酒會?”

戚無邪點點頭。

鳳卿卿深吸了一口氣,不可置信的道:“戚無邪,你瘋了?”這酒會集結了多少權貴人士,如果她去了,定會揚名天下,出名是好,可招來的非議也就不少啊!

她在這個位麵的任務還差許多冇有完成。

樹敵一兩個還能解決。

一下來一窩,那還得了。

“我還是喜歡聽你叫我老七。”

鳳卿卿連忙擺手,拒絕三連。

“不要,不行,不乾!”美男計也不行。

戚無邪此時也是麵帶笑意,頗為無奈,隻是今晚的酒會,的確是個問題,是擅作主張從國外回來的老頭張羅的,他不得不去。

摘下眼鏡。

戚無邪揉了揉眉心。

這個動作,隻有戚無邪在有心事或者略顯乏累的時候纔會出現。

“怎麼了?”

“今晚酒會,是老爺子張羅的,來的人權勢都不小,不好全部得罪。”

鳳卿卿瞭然。

點點頭,很是明白戚無邪的苦惱。

戚無邪又道:“若是我的終身大事一天冇有著落,那老頭子,就會一天不死心,今晚酒會,來的都是一些家中有女兒的權貴人家。”

明白了。

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老爺子身體不好,太過倔強,我與之相處不來,幼年時,他曾將我丟入一深山叢林之中,獨自一人麵對無數凶險,我與他,感情不是很好,很早的時候,就斷了來往,可他終歸,是我爺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