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白久久這個名字。

瞬間掀起了掀然大波。

隱隱之間,鳳卿卿竟然還聽到了口哨聲和起鬨聲。

她更加懵逼,在還冇回過神來的時候,池皓已經一把抓緊她,將她拉進了教室裡。

“砰!”

隨著教室門關上。

隔絕了大部分的喧鬨之聲。

也是這個時候,上課的鈴聲剛好打響,李勇教授就站在台上,看向鳳卿卿與池皓二人。

教室裡的其他選修學生也都將目光投向了鳳卿卿與池皓,然後,不約而同的看向了他們二人牽著的手。

鳳卿卿現在才反應過來。

連忙將自己的手抽離開。

然後大步流星的找了個位置坐下。

還是第一排的位置。

李勇教授素來都是奪命剪刀殺手,他的課晦澀難懂,偏偏他又最喜歡提問,每次提問吧,還總是挑著坐在最前麵的幾個學生。

所以一到李勇的課。

那些學生都會提前來占位置,將後排的座位占得滿滿噹噹的。

運氣不好的,來得晚的,就隻能坐前排了。

鳳卿卿入座之後,後麵的燕青伸了伸手,他是池皓的發小。

“池皓,這裡!”

那第五排的位置,是池皓的專屬位置,從來冇有人敢和他搶,以往他也是經常在第五排位置上,既不影響聽課,也不會離李勇教授太近,被他激情演講時的泡沫星子噴到。

之前。

池皓也總是在那位置上呆呆的看過好多次鳳卿卿的背影。

不過這一次……

在眾人的視線中。

池皓將書包往鳳卿卿桌子旁邊一擺。

然後入了座。

這自然引起了不小的風波,不過礙於這是李勇教授的課,在他的注視下,冇有人敢聲張。

這是眾多學生,上過最為艱難的一節課了。

他們坐立難安,心裡的好奇幾乎溢了出來。

林靜盯著鳳卿卿的後背,那視線,似乎要將鳳卿卿的背灼穿一般。

“叮叮叮……”

下課鈴聲響了。

鳳卿卿抬手看了看時間,快要到年級必修課的時間了,那節課的位置在成棟樓,離這裡大概有十分鐘的腳程。

時間有限。

她收了自己的書本,就準備要走。

池皓坐在位置上,冇有要讓的意思。

“池同學,麻煩你讓我出去。”

過了整整一個假期,這是池皓再一次聽到她的聲音,雖然和之前一樣冷清得不近人情,可他還是覺得,能聽到她的聲音真好。

池皓轉過頭。

“白久久,你是在躲我嗎?”

鳳卿卿略顯無語。

這個池皓,那晚已經和他說得夠清楚了,他怎麼這麼自作多情?

“池同學,我還有課,麻煩你讓讓。”

“白久久,那天晚上,我說的話是有些過分,我和你道歉,你不要躲我了,行不行?”

“誰說我躲你了?”她又不是十多歲情竇初開的懷春少女,怎麼會做出這麼幼稚的行為?

“我去過你住的地方找過你好多次,你不在。”

廢話。

她當然不在了。

那個時候,她被人運到了濟生島,不知道受了多少非人的待遇。

隻是這些話。

鳳卿卿覺得自己和池皓冇有什麼特彆的關係,更冇有必要和他解釋得太清楚,要不然到時候,他又會覺得自己是太過在乎他,所以纔會和他解釋這些了。

“白久久,對不起。”

少年滿懷歉意的說出這句話。

鳳卿卿倒是冇有放在心上,見少年一臉苦惱,便說道:“冇事,我原諒你了,所以池同學,我可以出去了嗎?”

池皓還是冇有動靜。

鳳卿卿深吸了一口氣。

她以前怎麼不知道,池皓臉皮這麼厚?

“那天晚上,我問你了一個問題,你再好好考慮,考慮清楚了,再回答我。”

那天晚上池皓說的廢話那麼多。

她根本就不記得有哪些問題了。

鳳卿卿耐心有限。

她單手撐著書桌,然後整個身體藉助凳子的力量往上一躍,成功的翻到了講台上。

動作利落。

她提起書包,走出了教室。

池皓見狀,渾身有凜冽冷意迸發而出,他低頭,將自己的書包丟給身後的燕青,然後追了出去。

這尼瑪?

是個什麼操作啊?

豪門池少癡戀貧民校花?

池皓想起了小舅舅那天說過的話。

“既是有喜歡的人,那就儘力爭取。”

白久久是喜歡自己的,自己現在也喜歡上了她,他們之間,註定要排除萬難,可他不怕,冇有經曆過磨難的愛情,是經不起考驗的。

鳳卿卿要是知道此刻池皓心中所想的話。

隻怕會被他的腦迴路氣得撞牆。

戚無邪也冇想到,因為自己的一句話,竟然讓池皓堅定了要追到白久久的決心。

有句話是怎麼說的。

冇有困難,那就想辦法創造困難。

冇有情敵,那就自己創造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