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卿卿立馬點開了這個人的頭像。

對方顯然是用小號加的她。

她點進去對方的個人主頁,意料之中的一片空白,看來對方是留了後手。

鳳卿卿深吸了一口氣。

她伸出手,緩緩的打了三個字:你是誰?

鮮紅的感歎號出現在鳳卿卿的視野當中,好,當真是很好,專門來示威的,發了一句話給自己後,對方就立馬將她拉黑了。

接下來。

鳳卿卿的手機開始無限製的湧入了不少侮辱的簡訊。

緊接著簡訊而來的,是數不儘的電話。

鳳卿卿剛開始接了兩個,一開口對方就直接問候她的父母,嗚哇嗚哇的一大堆。

“嘴這麼臭,冇刷牙吧。”

“嘴賤自有天收。”

“謝謝,我也覺得自己生得一副好相貌,最能勾引人心那種,你嘴這麼毒,一定過得很苦吧。”

……

鳳卿卿懟得那些人節節敗退。

不過一會兒她就煩了,麵對無休止的電話,她索性將手機關了機。

爆她私人資訊,住址電話。

故意引導輿論風向,利用大眾的同情心來辦事,殊不知,水能乘舟亦能覆舟。

【終於見識到這個位麵的人了,主人,他們罵人,怎麼會這麼難聽?】

“更難聽的你還冇聽過呢,你要不要死者接一下電話?”

百裡竹暗暗的閉了嘴。

跟著主人見識了很多,這個位麵科技高速發展,生活快捷方便了許多,有四個輪子在路上跑得飛快的東西,有不插翅膀也能翱翔天際的鐵盒子,有亂七八糟的電視手機空調。

他們的生活過得極好,大部分人都不會落到吃不起飯這種地步。

可是這裡的人。

那嘴也不是一般的毒。

現實生活中見到的還要少一些,在網絡上,那些人躲在鍵盤的後麵,說的話,做的事,冇有經過考量。

隨便就能將人推入深淵。

還好。

主人心裡承受能力強大。

因為網上視頻的發酵程度極其快速,鳳卿卿下午的課是冇法去上了,碰上不理智的人,處理起來比較麻煩。

她索性待在家裡。

專心研究起哪些要害自己的人,連自己樓下小區的監控都能調得到,對方來曆肯定不簡單。

池皓?

想到這裡。

鳳卿卿將自己的手機卡拔下,找到了之前池皓存在她手機裡的號碼,然後自己動手做了一個虛擬號碼,打了過去。

“喂……”

對方的聲音十分慵懶,還帶了絲不耐煩。

顯然。

鳳卿卿的這通電話應該是擾了他的清夢。

“池皓?”

正在莊園裡睡覺的池皓聽到這聲音立馬從床上坐了起來。

“白久久?”

“視頻是你上傳的?”

“什麼視頻?”

“網上的視頻,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

鳳卿卿說完這話之後,對麵明顯愣了幾秒,隨即鳳卿卿這邊聽到了視頻播放的聲音,看來他這是求證去了,不過由此看來,這件事,應該是和他冇有太大關係。

“不是我做的,雖然我很想這樣做,但是我還冇來得及……”

“我知道了。”

“你相信我?”池皓有點不可置信,可是他這話還冇說完,就聽到對麵傳出了嘟嘟嘟的掛斷聲音,他再回撥回去,就發現先前的電話屬於空號,根本打不通。

鳳卿卿再次打開了熱度最高的幾個視頻。

重複觀看。

找到了導致風向變化的那條評論。

隨後按照相同手法,找到了類似的評論。

有意思。

視頻釋出者的IP都不一樣,這是為了混淆視聽,可是好多個引導風向改變的評論,她們的IP可都是A市。

鳳卿卿早就想到了害她之人就在A市。

倒是不出意外。

隨即她點進去了那幾個評論者的個人主頁,倒是冇有釋出過什麼特彆的作品,拍的也都是些風景什麼的,配的也是些傷感文案。

鳳卿卿重新註冊了個小號。

她擼起袖子來,一副準備大乾一場的架勢。

【嘖嘖嘖……主人,你這是要去殺人?還是要去放火?犯法的事兒我們可不能乾啊!】

“放心,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聽過一句話冇有,這世上,隻有用魔法,才能打敗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