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卿卿開始在各個提到白久久的視頻下瘋狂評論。

——這個女人我知道,她就是這樣,不顧自己的名節,身邊不知道有多少男人!

——我手裡還有她更多的罪行,我早就想曝光她了,感謝博主,你拯救了我們這些被白久久長期欺壓的人。

——白久久,惡魔一樣的女人,就是她奪走了我的老公!她前科累累,我手裡有她不少她勾搭老男人的證據。

【百裡竹:主人不會失心瘋了吧?狠起來,連自己都罵?】

鳳卿卿為了吊人胃口。

還特地做了P圖換臉技術,將自己的臉放在了一段比較小眾的視頻女主上麵,那女主堂而皇之的承認自己是三兒,還說了很多囂張的話。

【雪球兒:主人瘋了?】

【百裡竹;的確瘋了,都敵我不分了。】

【雪球兒:主人大腦電波很是興奮啊。】

【百裡竹:看出來了,她臉上那猥瑣的笑容足以說明一切,這是她要做壞事的前兆,看來啊,有人要倒黴了。】

一個人工智障,一個天然智障。

竟然在鳳卿卿的識海裡自顧自的揣摩交談起來。

鳳卿卿冇有閒著。

她肆無忌憚的在網上“攻擊”著白久久,這種興奮的狀態大概持續了一個小時之後,她將電腦往前麵一推,整個人往後麵一躺。

“好了,魚餌和勾都放下了,現在,就靜靜的等著魚兒上鉤好了。”

鳳卿卿打開了電視。

追了兩集無聊的電視劇。

後來看了看牆上的鐘表,覺得時間差不多了。

然後打開了手機短視頻。

她的個人頁麵,資訊立馬99 。

再看私信,那簡直是數不勝數。

鳳卿卿簡單的瞟了一眼,順手劃過。

最後手指停在了一個昵稱為兔兔真可愛的私信上。

“你真有這賤女人做壞事的證據和視頻嗎?”

“有的話發給我,我出錢買斷,一個視頻十萬,怎麼樣?可以在第三方平台交易。”

“怎麼不說話?”

因為鳳卿卿冇有關注這個人,所以她隻能發三條訊息。

看到這些內容。

鳳卿卿微微一笑。

手指在右上角點了關注這個選項,然後對方幾乎是一瞬間就聯絡了她,看來,對方等了她很久了,隻不過由此可見對方也冇有太多腦子,太過心急的想要除去她,竟然這麼快就上當了。

看著對話框裡顯示對方正在輸入。

鳳卿卿的嘴角都快咧到後耳根了。

隨後兩個小時。

鳳卿卿和這個兔兔真可愛聊的那是一個火熱。

她當初可是深諳敵人心理戰術的,幾番輪迴下來,就讓對方完全信任自己了。

然後。

兔兔真可愛將鳳卿卿拉到了一個群裡。

這個群裡的人聊的火熱,說的大多是接下來如何讓這件事的熱度不掉下去,如何將白久久逼上絕路。

鳳卿卿笑了笑。

在群裡默默的發了一句話。

“再過幾天就是校慶了,這次是林大七十週年校慶,我們可以趁此機會,將這個害群之馬趕出學校。”

這話一出來。

立馬就招來了許多人的認同。

鳳卿卿接下來又發了很多以表“忠心”的話。

在群裡的地位一下子拔高了很多。

群主催著她發證據視頻,鳳卿卿冇有說話,私聊了群主,和那群主大意說了害怕私自傳播視頻的話會犯法,不敢在網上傳播,如果群主需要的話,可以線下見麵,她會親手將證據交到群主手上。

這一招還真是管用。

也是人之常情,更符合此時鳳卿卿在網上的苦情人設。

冇過多久。

對方給鳳卿卿發了一個地址過去。

“群裡不少姐妹都在這裡,你等會過來也不用遮著掩著。”

“好,不過我等會要看孩子,證據我明天晚上交給你。”

發完這個訊息。

鳳卿卿就下線了。

好奇心害死貓,對方要什麼,你不能時時都滿足她。

吊吊胃口,才能釣到大魚。

鳳卿卿倒頭就睡。

兩耳不聞窗外事。

這心態,也是真正無敵了。

本來說好第二天晚上將證據交給對方的,鳳卿卿又整整拖了兩日,直到校慶的前一日才化了妝,帶著厚厚的絲巾遮住大部分麵容,在月黑風高的時候,將一個U盤,交到了對方的手裡。

這一去。

倒真是讓她發現了有趣的事。

對方不是林靜。

而是之前在空中花園和鳳卿卿起過沖突的那個於柔。

也是奇怪。

以於柔的那個膽子,竟然在戚無邪明確的警告過後還敢對她下手,看她那有恃無恐的模樣,這說明,於柔的身後,肯定還有著高人在指導。

鳳卿卿送完U盤。

往回走的時候。

遇見了一個老頭,老頭正盯著一個名為甜甜果子鋪裡的榴蓮出神。

裡麵的人見老頭杵著柺杖,顫顫巍巍的模樣,並冇有好臉色,就怕他到時候在店裡出了點什麼毛病,訛上他們。

被趕出來的老頭搖了搖頭。

眼眶之中情緒波湧。

鳳卿卿見狀,停住腳步,倒不是她此刻聖母心爆棚,是她隱隱覺得,老頭渾身透露出來的氣場,似曾相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