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晃。

已經到了校慶這天。

鳳卿卿這天起了個大早,還精心的收拾了一下,難得的化了一個淡妝。

帶上墨鏡。

穿上防曬衣。

然後開門。

避過重重惡臭,再完美的躲過眾人視線,最後成功的到了學校。

坐在了觀看校慶活動的觀眾席裡。

校長致辭完,就開始播放學校曆時七十年的紀錄短片。

到了後麵,如同鳳卿卿所預料的那般,螢幕上開始播放白久久的各種視頻,播著播著,螢幕上還出現了幾個大字——接下來,是證據。

見到所謂的證據開始播放。

鳳卿卿的嘴角始終含著笑意。

開始的時候還是中規中矩,都是些狗血片段,看得觀眾席上的人義憤填膺。

要知道。

林大可是雙一流大學,七十年校慶,那可是非同小可,政界商界的權貴就來了不少,更彆說記者了。

光是不同報社的記者,就來了一百多名,足以可見此次校慶的重要盛大程度。

要是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了什麼事,想要毀掉什麼人的話,輕而易舉。

鳳卿卿當初提出在校慶上趕走白久久這個建議的時候,就是給對方最後一次考慮的機會。

若是她們還尚存幾分良知,不在校慶上置白久久於死地的話,那一切都還可以從輕處理。

可最後。

這些人啊,還是選擇了在如此多的媒體麵前曝光所謂的證據。

再看向貴賓席,於柔端坐在第三排的位置,此時,她的唇邊,揚起了得逞的笑容。

可隨著視頻的播放。

到了後麵的時候,畫麵越來越扭曲,換頭技術越來越差,最後特效一掉,露出了那三兒的本來麵目——於柔!

裡麵。

還有於柔和各種男人交歡的場麵,雖然隻是一晃而過。

可所有人都看清了那張臉。

稍微懂點PS換臉技術的人都能看出來,之前所謂指證白久久的證據,不過是換頭術罷了。

“換臉痕跡太明顯了。”

一石激起千層浪。

貴賓席,於柔一下子驚叫起來。

這等變故,記者的無數閃光燈都開始麵對著她,不停閃爍。

於父將女兒擋在身後,於柔驚叫連連。

“假的,這些都是假的,是有人想要害我,有人要害我!”

於柔一掃而過。

剛好和觀眾席中帶著墨鏡的一個少女撞上,這個裝扮,像極了昨天晚上偷偷將U盤給她的那個女人。

於柔指著人群中的鳳卿卿大罵。

“臭婊子!你敢害我!”

鳳卿卿摘下墨鏡。

那張清秀的臉出現在於柔眼前,這不是?白久久?

少女在笑。

笑容嗜血,猶如修羅。

於柔一晃神,人群中,已經不見鳳卿卿的身影了。

鳳卿卿找了個角落坐下,真是的,自從她知道對方是於柔之後,可是費了不少力氣才入侵了對方的電腦,然後通過對方的電腦又找到了她最為親密的幾個男生好友,這些視頻,是鳳卿卿從那些男生電腦裡拷貝下來的。

她學了這麼多的位麵知識,如今終於是湧上了現場。

之所以選擇昨天晚上纔將U盤交給於柔,就是怕她有時間慢慢研究。

誰知道這個蠢女人,為了害她,竟然都不願意花時間細細檢查一下。

想來她應該隻是看了個大概,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置白久久於死地了吧。

於柔隻是一個小插曲,學校處理事情很是迅速。

冇一會兒。

校慶還是繼續開始。

鳳卿卿本來以為此事可以告一段落。

冇想到,接下來校慶上出現的一個人,所帶來的轟動,完全打亂了她之前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