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對不起,你不要逼我,我真的很愛我的老婆孩子,真的對不起。你還能找到比我更好的人。”

“是我一時貪新鮮,冇有經受住你的攻勢,這件事是我的錯,小白,我們就這樣分開吧,我也受不了你的強勢了。”

“姐姐,你還我爸爸。”

“姑娘,你還年輕,還有大好年華,你誤入歧途,應當及時止損,放過我們吧,我們隻是略微富足的小康家庭,你的到來,完全的毀了我們。”

說著。

那女人就抱著孩子對著鳳卿卿下跪。

這一跪。

引起的嘩然更甚。

他們當真是一副好算計啊,知道怎麼樣將人的同情心最大化。

若是這女人一上來就抱著鳳卿卿又打又罵的話,或許台下觀眾隻能充當看客,可是那女人不爭不罵,光是這樣一跪,就將鳳卿卿推上了風口浪尖。

高。

實在是高。

操縱這一盤棋的人,不簡單啊。

“呸!臭女人!”

“給我們學校丟臉!”

“堂堂原配,竟然要給一個三兒下跪!”

“這是什麼天道啊!”

鳳卿卿被氣得心肌梗塞,她強忍著怒意,縮回高台,看著幾人那精湛的演技,不免覺得可悲。

“作偽證,可是犯法的哦!”

“大人犯法,孩子也會受其影響,以後很多工作,可都與孩子無緣了。”

鳳卿卿看到婦人眼裡閃過一抹遲疑,可隨即,她眼中的貪婪還是戰勝了那抹母性。

“姑娘,求求你放過我們吧,我們有孩子,求求你可憐可憐我們。”

唉——人心,怎麼就不能比人心呢。

民憤激湧,台下的罵聲越來越多,還有很多熱血之人就要衝上台來。

這個時候。

女人不知低聲與孩子說了幾句什麼,她身側的孩子往前一跑,猛然的撞向鳳卿卿,鳳卿卿的半個身體本就在高台外,這一撞,她倒是堪堪穩住身體,那孩子在那一瞬間飛了出去。

幾乎出於本能。

鳳卿卿立馬抓住了那孩子。

將孩子拉回的同時。

她的身體失去平衡,摔下高台。

“啊——”的驚叫聲此起彼伏。

幸虧,鳳卿卿抓住了一截黑色電線,電線外皮很滑,她快支撐不住了,被她所搭救的小女孩父母眼中閃過遲疑,卻還是冇有選擇救她。

鳳卿卿認命了。

最終,她是輸在了自己的本能上。

看著孩子在她麵前出事,她做不到。

手脫力的瞬間。

一雙厚實的手,重重的握住了她,鳳卿卿抬頭,陽光照射之下,他的麵容,豐神俊朗。

隻是此時。

他的一張臉,陰沉黑鬱,難看至極。

是戚無邪。

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趕到的。

他使勁,用力,將鳳卿卿拽回了高台之上。

一旁的校長見到來人,腿立馬就軟了,對麵於柔父親也是認出了天台上突然出現的男人,他身子不穩,腳步往後退了幾米。

戚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台上的那個女學生,和戚爺有關係?

“你……你是什麼人?”婦人還在驚嚎。

下一瞬。

林大的場地,頓時湧入了上百名身著黑色西裝的打手,他們身材魁梧,皮膚黝黑,每個人手上,還都拿著重量級的武器。

這樣大的陣勢。

在場的人活了那麼久,第一次在現實生活在見到。

戚無邪的額頭,眉間,全是細汗。

可以看出,他先前應當是趕來的。

“戚爺……”

“是戚爺!”

此話一出,戚家戚無邪,人稱戚爺,那可是帝國大廈的執掌人,莫說A市,就算放眼整個華夏,都無人敢與他作對。

戚無邪的到來,立馬引起了極大騷動。

“戚爺,您來……您來做什麼?”教導主任顫顫巍巍,一臉驚恐,小心翼翼的詢問。

戚無邪目光掃過一圈。

語氣冷冽。

威嚴中透著不可置疑。

“來給我老婆撐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