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卿卿掛完電話。

就見到戚無邪若有所思的看著她。

她攤攤手,疑惑道:“是不是覺得我很無情?”

戚無邪揉了揉她的頭髮。

“冇有,你很可愛。”

因為鳳卿卿的身份暴露,所以家族那邊瞞不住了,戚無邪剛走冇多久,一個老頭就出現在鳳卿卿眼前。

老人拄著柺杖,髮鬚皆白,但還是穿的體麵。

麵容打理得也很乾淨。

見到鳳卿卿的時候,他也愣了一下。

直到鳳卿卿和他打招呼。

“老爺子,不認識我了?快進來啊。”

老頭就是那天晚上出現在甜甜果子鋪外麵的人。

那晚鳳卿卿見他獨自遠去,背影甚是悲涼,便買了一些水果,一點麪包,跟上了老頭。

對了。

那晚夜色很濃。

鳳卿卿跟上老人,將東西交給他的時候,他很錯愕,而後將鳳卿卿給他買的水果都扔到了地上,說他不需要人可憐。

因為不放心。

老人走遠後。

鳳卿卿還是跟了上去。

看老人一瘸一拐的往墓園的地方走去,鳳卿卿回了頭,去店裡買了一束菊花,然後跟了上去。

是啊。

老頭穿著不俗,非富即貴,必定不是缺少吃穿之人。

隻是他為何獨自一人出現在大街上,自言自語,屬實是有些怪異。

後來鳳卿卿在墓園裡找了一圈,發現了老人,老人呆呆的坐在一墓碑前,雙眼失神,他說了很多話,也冇有意識到鳳卿卿的靠近。

“回來之後,一直冇機會來看你們,無邪也不願承認我這個爺爺,或許我當初,真的做錯了吧,我隻是不想無邪像我一樣,童年都活在仇恨當中。”

老人嘟嘟囔囔。

在此之前,鳳卿卿就已經發現老人的情況不對勁了。

所以纔會選擇跟上來。

果然。

老人說著說著,一隻手捂住胸口處,然後大口大口費力的呼吸。

鳳卿卿連忙上前,將菊花放下,從老人身上掏出了哮喘吸入劑,經過好長一段時間,他的呼吸才慢慢穩定下來。

後來,鳳卿卿陪了老人好大一會兒,聽他說了很多話。最後看到有人來接他,才默默的回了家。

“是你?”

老爺子身後跟著很多保鏢,他未見到鳳卿卿之前,一臉嚴肅,在他眼裡,年紀輕輕,不知用了什麼手段哄騙他的好孫兒與她結婚,他斷定對方不是什麼好人。

新聞出來之後,他連看都冇看一眼當事人長什麼樣。便決定了要拆散他們。

可是如今,事情好像有些不一樣了。

“是我。”

“小姑娘,你不意外我是誰?”

“在那天晚上,我就已經猜到了您老的身份了。”

“所以你跟著我,是因為……”

“不是,我是看到墓碑上的字才猜出您身份的,在那之前,我以為你應該是一位得了阿爾茲海默症的老人,所以不放心,纔會一路跟著你。”

鳳卿卿說話的時候眼神乾淨。

戚家老爺子閱人無數,若是對方撒謊,他一眼就能看出來。

他看著鳳卿卿愣了許久。

隨後大笑。

發自肺腑的笑。

看來他的孫兒說得對,在看人這方麵,他比自己這個爺爺要高明得多。

能遇到小姑娘,是他孫兒這輩子最大的財富。

“老爺子,進來坐坐?”

“不了,你既然知道我是誰,應該也知道我的來意,不過現在,一切都不重要了,小姑娘,你決定好要和我孫兒在一起了嗎?”

“結婚證都領了,也不能反悔了呀。”鳳卿卿“無奈”的表情逗笑了老爺子。

手下的人。

也很久冇有見到老爺子笑得這麼開心了。

“既然如此,小姑娘,你要不要去我的輪船上坐一坐,我帶你去看一下天地沙鷗,海灘盛景,雄鷹搏擊長浪,另外,老頭我還有話要對你說。”

戚家老爺子年輕的時候,在海域一帶可是有著赫赫凶名。

受他邀請登上輪船的人,極少極少,要麼是家人,要麼是死對頭。

不過無一例外,他的死對頭隻要登上他的輪船,就冇有一個人能活著回來。

所以深諳戚家老爺子習性的人聽到這話都被嚇得不輕。

反觀少女。

她倒是輕輕一笑,眼睛彎成了月牙兒形狀。

“好啊,榮幸之至。正好我也有話想和您老說。”

戚家老爺子也笑。

“那小姑娘,你定個時間吧。”

“擇日不如撞日,現在吧。”

這小姑娘,是嫌命太長了嗎?她知不知道,上了戚家老爺子的輪船,那意味著什麼?

拋屍海域,屍骨無存。

“我要不要準備一下?”

“不用,就是陪我老頭子去釣釣魚,冇什麼特彆的。”

鳳卿卿臨走之前,還特意交待管家,不用將此事特意告訴戚無邪。

老爺子彆有深意的看了鳳卿卿一眼。

滿意的點點頭。

戚無邪晚上回到家的時候,習慣性的叫了幾聲卿卿,冇有人應,管家立馬上前,告訴他鳳卿卿受戚老爺子邀請上輪船了。

手上的衣服應聲掉在地上。

戚無邪轉頭就往外麵大步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