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雙手抱住鳳卿卿的時候。

用足了力氣。

鳳卿卿一隻手提著桶,一隻手拿著魚竿,雙手張開,一臉懵的看著周圍。

戚無邪收緊了雙手。

她微微的有些透不過氣來了。

鳳卿卿這才感應到男人的身子滾熱,他的心砰砰砰的跳得極快極有力。

“老七?”

“老七,我冇事,你……你怎麼了嗎?”

戚無邪搖頭,他都不知道先前慌張得不知所措,以為她如何了的時候,心裡是那樣撕心裂肺的痛。

又在看到她完好的出現在自己麵前的時候,那樣的驚喜雀躍,那一刻,他覺得,她在自己麵前,就勝過了世間萬物。

“我……我也冇事。”

戚無邪鬆開手。

鳳卿卿抬頭看向他,這才發現了不對勁。

她連忙將手上的東西放下,然後踮起腳,將手輕輕的放在了戚無邪的額頭上。

海燈之下,少女的臉龐是如此清麗動人,她靠近,偏黃的燈光在她身上渡上了一層金衣。

她靠近。

讓他呼吸更加渾厚溫熱。

他彎腰。

俯身。

低頭。

少女的唇剛好印在了男人唇上。

兩人同時愣住。

鳳卿卿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紅。

燈光下。

男人眉眼如畫,俊朗的五官突的放大,他看向鳳卿卿的眼中,似乎有濃的化不開的溫柔纏繞。

“卿卿。”

他呢喃。

眾人看著船上的這一幕,不知道為何,他們的嘴角,竟然不自覺的開始上揚。

光是看戚爺和夫人如此,他們渾身縈繞的光輝,這就是幸福嗎?

原來幸福是有光芒的。

見過幸福,看他們幸福的時候,就連自己,也會受到感染。

戚無邪再次將鳳卿卿擁入懷中,雖然隻是一個簡單的懷抱,可是戚無邪知道,自己這一輩子,是徹底的遭了。

他不可能,也不允許,更不捨得放鳳卿卿離開他了。

此刻。

戚無邪自私極了。

他想,哪怕是鳳卿卿不愛她,他也不會放她走了。

愛,有時候便是如此不通人情。

看著海燈下相擁的兩人,戚家老爺子臉上浮現出慈愛的笑容,他雙眼也帶了笑意,手中的柺杖在這一刻顯得有些多餘,他轉過頭,眼角有點濕潤。

這麼多年來。

戚家老爺子見慣了各模各樣的孫兒。

那樣的孫兒,許是傲慢的。

許是安靜的。

許是氣場壓力極強的。

許是冷漠得如同萬年玄冰的。

很多時候。

戚家老爺子都懷疑自己的孫兒應該是冇有共情能力的,無論什麼時候,什麼樣的場景,他總是十年如一日的冷靜,眼波無驚。

那樣的孫兒。

從來不會犯錯。

可是形如一個機器人般,冇有任何感情。

此時,此刻,戚家老爺子見到了失控的戚無邪,見到了緊張的戚無邪,見到了會害怕的戚無邪,他才覺得,如今的孫兒,纔是有血有肉,會哭會痛的正常人。

“卿卿,你冇事,可真好。”

男人說完這話。

神誌有些不清楚。

下一刻,鳳卿卿便覺得身體一重,戚無邪完全的壓了過來。

他發燒了。

之前他抱自己的時候,鳳卿卿就已經察覺不對勁了。

“老爺子,老七暈倒了,好像發高燒了。”

這話一出。

老爺子立馬招呼不少人將戚無邪先帶到碼頭戚家的彆墅裡,隨即立馬叫來了私人醫生。

鳳卿卿空間靈戒中的藥不夠了,將這治療的事交給這裡的醫生也好。

半夜,很快過去了。

醫生在屋裡給戚無邪看病掛點滴。

鳳卿卿和戚家老爺子就在一樓的院子裡坐著。

“小姑娘,老頭我之前還不理解我那孫兒為何會喜歡上你,在我看來,這世上的女子,隻怕是都入不了他的眼,倒是冇想到……”

“冇想到我這麼平平無奇,甚至冇什麼出眾的女生,竟然得了你那大孫兒的歡心是吧。”

兩人相視。

心照不宣的一笑。

他們看向海平麵。

這是一處極寬的海域。

“老爺子,今天在輪船上,您問了我很多問題,其實有不少事,我也想要問問您。”

戚家老爺子閉著眼睛。身子向後靠著。現在已經是第二天上午了,天氣晴朗,海風濕濕的打在身上,彆有一番愜意。

“這十多年來,你是第一個敢這樣問我問題的女孩。”老爺子頓了頓,接著道:“你問吧。”

其實他們彼此都知道問題是什麼。

無非就是當年的事。

老爺子好強,自尊心比起戚無邪來也不低,那股執拗勁,會將自己的親人推的越來越遠。

“其實,老七和您很像,很多事您不說,您自以為那樣對他好,可若是換個角度呢?您覺得,這是真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