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的抽血檢查結果十分不理想。”

“他的腎臟已經衰竭,能夠堅持到現在已經是奇蹟了。”

“不是癌症,卻形同癌症,這個病例,我們之前冇有在任何人身上發生過,不過通過研究,發現這些細胞受到刺激之後的運動分裂都會無限加快,將自身的細胞當做外來侵入者攻擊,這種病累及骨髓,擴散至全身各處,病人應該每天都會覺得全身撕裂了疼。”

“如今冇有特效藥,又屬於首例,就算研究,也來不及了。”

“病人等不起。”

鳳卿卿臉色蒼白。

醫生的話。

一字一字的戳在她心上。

是啊。

她該發現的,可沉溺與甜蜜中的她,為什麼就冇有發現呢?

他明明每天都那麼溫柔,對她笑得那樣燦爛,他的臉上,根本看不出半點痛苦的樣子。

怎麼會?

怎麼會呢!

“如今病人的肺泡處交換氧氣十分困難,我們現在給他用著呼吸機,至於後續怎麼樣,你要做好準備。”

鳳卿卿的眼神冇有焦距。

直到醫生走出病房的時候,她好像還冇有回過神來。

戚家老爺子見到這一幕。

好似回到了當年。

他看向鳳卿卿,此時她的眼神,和當年謙兒妻子一模一樣。

戚立摹一瘸一拐的走到窗戶前,將窗戶關了起來。

有了響聲。

鳳卿卿纔回過神來。

看到戚家老爺子的時候,她才勉強的打起精神。

“爺爺,你怎麼來了?”話纔出口,淚水便從鳳卿卿的眼中流了下來。

“小姑娘,這不是你的錯,你不要自責。”老爺子的心裡更是堵得難受,猶如一座大山,壓得他本就佝僂的身軀越發直不起來。

“爺爺,冇事的,老七冇事的,他進去醫院前握著我的手和我說過他冇事的。”

“小姑娘……”

“爺爺,老七答應過我的,他這個人向來說到做到,他一定會陪著我的。”

“他如果敢爽約,我肯定不會原諒他的。”

鳳卿卿說著說著。

便覺得自己的腦袋一片混沌,耳邊傳來了刺耳的聲音。

再一睜眼。

她險些跌到在地。

鳳卿卿捂住雙耳,身子不住顫抖。

“都怪我,都怪我的,是我冇有注意到他的不適,是我的錯,是我的錯。”

【主人!主人!你醒醒!】一道焦急的聲音響起,周圍的一切在這一刻完全靜止。

百裡竹幻化成人形出現在鳳卿卿眼前。

“老東西,怎麼辦?我救不了他了。”器官衰竭到瞭如此地步,又在此位麵,以鳳卿卿一己之力,根本無力迴天。

【主人,你要冷靜,不到最後結局,一切尚未可定。】

【會有辦法的。】

耳邊,傳來了腳步聲。

腳步急促,直奔鳳卿卿所在的家屬病房。

“病人快不行了,想要見一見鳳卿卿,誰是鳳卿卿?”

“我是。”

護士帶著鳳卿卿前往了重症監護室,她進去的時候,戚無邪身著病號服,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

見到鳳卿卿來了。

他還揚起了一個笑容。

“你來了。”他的語氣,還是那樣溫柔,就好像尋常他回到家時對她說的尋常話一樣。

“家屬來了?”

“醫生,我老婆來了,最後這段時間,麻煩你將時間留給我們。”

醫生收好病曆本。

搖了搖頭,歎了口氣。

走了出去。

鳳卿卿一步一步挪到戚無邪床前的時候,他還是笑著,如沐春風,動人心絃。

他伸出手。

這一次如願的碰到了她的臉龐。

“卿卿,我冇事的,不要怕。”

那刻在骨子裡的溫柔,世間獨一份,他全留給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