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一出來。

那些人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避開。

天煞孤星,誰沾染上誰倒黴。

“拾衿,你一琴師,也算出生賤籍,當初我哥哥被鬼迷了心眼纔將卿卿許配給你,現在他不在了,我就是卿卿的長輩,你們之間的婚約,就此作罷吧,你想必是個懂事的孩子,不要拖累我家卿卿。”

“當初你們定親也未有何定金,隻有一紙訂婚書,如今我們這邊也不用返還你什麼東西,不過出於人道主義,我會給你十兩銀子,這足夠你們主仆兩人生活半年了吧,你就痛痛快快的將退婚書簽了。”

鳳茹微顯然早有準備。

一套說辭恩威並濟。

讓人難以拒絕。

豈料,少年隻是淡淡的掃了鳳茹微一眼,就將目光鎖定了鳳卿卿。

鳳卿卿也並未心虛,她抬眸,正視少年。

她知道少年是夜辰的轉世,知道他就是自己要尋的人,她如今見到他,看到他如此消瘦,隻覺心疼,這十多年來,他都經曆了些什麼?

“這是你的決定嗎?”

少年的聲音很輕。

他說話的時候冇有半點怒氣,語氣平淡。

她不喜他,他對她也冇有任何感情。

但兩人婚約,是長輩所定,鳳伯伯在離世之前,曾拜托他好好照顧其女兒,若這真是她所願的話,他願意欣然接受。

在眾人的注視下。

鳳卿卿搖了搖頭。

見狀,眾人嘩然,鳳茹微連忙舔著臉,假笑著走到鳳卿卿麵前,然後在其手臂上重重的掐了一把,那疼痛,差點讓鳳卿卿叫出來。

咬牙切齒道:“卿卿,你腦子糊塗了?你忘了你與我家清兒的事了,你難道想要做一個不貞不潔的女人?”

鳳卿卿的臨時倒戈。

讓鳳茹微勃然大怒。

少年也因為鳳卿卿的變化而感覺匪夷所思。

鳳卿卿忍著痛。

惡婦,你等著,你剛剛對我所做的事,我不百倍千倍還給你算我輸。

她低著頭。

鳳茹微又推了她一下。

鳳卿卿這才抬頭,那一瞬間,她淚眼婆娑,靈靈的大眼睛裡盛滿了水霧。

她用手語簡單的表示:姑姑,我與林清哥哥冇有關係,我與拾衿有婚約,我打小心裡喜歡的都是他,你不要逼我嫁給林清哥哥,求你了。

因為早就瞭解了鳳卿卿的情況。

所以此行帶上了手語翻譯師。

當翻譯師說出這話的時候。

鳳茹微大怒。

“死丫頭,你說什麼呢?”

她一把推向鳳卿卿。

不過因為有不少名望的長者在場,所以鳳茹微也隻是輕輕一推,未敢用力。

誰曾想。

眼前的少女竟好似受了天大的力道一般,朝一旁倒去。

這一倒。

袖子裡那如藕般的手臂便露了出來。

在那白皙的皮膚上,佈滿了淤青和鞭痕。

鳳卿卿的臉龐,害怕極了。

她連忙做著手勢:姑姑,不要打我,卿卿錯了。

鳳茹微看到少女眼底的那抹挑釁,知道自己被此女算計,心下大怒,也顧不得言行,提著腳就要踢過來。

眼前突然出現了一抹純白。

下一刻。

一抹悶哼傳來。

少年擋在了她的身前。

因為婦人那一腳,少年那孱弱的身體晃了晃,他極其勉強,才穩住了自己的身體。

鳳卿卿垂下眼簾,鳳茹微,死女人,你完了。

“林夫人,這是拾家,不是林家,容不得你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