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太師。

在郝月國占據著舉足輕重的位置。

當今朝堂風雲詭譎,波濤洶湧。

其勢力龐大,但為人正直,至今未選擇派係。

如今朝中,表麵雖然平靜,可暗地裡分成了兩股派係,一股唯當今陛下馬首是瞻,另一股以宰輔元凱為首。

言太師一直保持中立態度,不與任何一方為敵,也從不向另一方表態。

當今皇後名喚元果,乃是宰輔元凱長姐,姐弟二人從小相依為命,感情極深。

皇後育有三子一女。

分彆為蕭景言,蕭景行,蕭景慎,蕭青蘿。

皇後幾子已經封王,可還未賜封地。

隻要還冇賜封地,就還可以待在皇城,待在皇城一日,那皇位,他們就都還有著一爭之地。

此次言太師五十大壽。

幾位王爺早就踏破了門檻,想要提前“討好”這位中立的太師。

言太師有一掌上明珠,名喚言柔。

相貌生得絕色,才情也是一等一的好。

她自及笄以來,太師府的門檻幾乎快被京城裡的公子少爺,王孫之人都踏破了。

可奈何言柔堅守本心,從始至終都未表露過態。

後其母親去世,更是以此為由,讓太師謝絕外來訪客,說是她要潛心的為母親守靈唸經。

三年已過。

如今纔將海棠花搬出庭院,立於門前。

言太師舉辦壽宴的這晚,府邸裝飾得無比喜慶,來來往往的權貴極多,門庭若市。

就連當今聖上和皇後都一大早的派人送來了賀禮。

到了晚上,開始入席,歌舞昇平,鼓瑟吹笙,賓客們推杯換盞之間,一起恭祝言太師壽比南山。

鳳卿卿就坐在拾衿後方的桌子。

她身為家眷,雖是拾衿的夫人,與其身份終究是天差地彆,他們兩人還是得分開來坐。

鳳卿卿倒是不在意。

坐在拾衿身後,就可以不用事事小心,太過顧及形象。

太師府裡的糕點不錯,美酒也很是香醇,那些涼菜也做得很是可口。

“老朽此番做壽,多謝諸位賞了薄麵,在座的都是皇城顯貴,皆為我太師府的座上賓,柔兒,替父親給諸位貴賓斟酒。”

言太師話落。

從那一廂房裡款款的走出一女子,她身著碧綠長裳,上身衣袖之上繡著幾朵海棠花,下身穿著煙籠紗裙。

女子出現的那一刹那,眾人眼前一亮。

是名美人,說是天下第一美人也不為過。

鳳卿卿瞟了一眼。

嗯。

如果她是個男子的話,遇到這樣的美人,很難不動心。

言柔步步生蓮,為各位世家公子王爺一一斟酒,而後微微點頭。

鳳卿卿涼菜糕點吃得多,吃得雜,肚子開始有些不對勁,所以便轉身問了一宮人茅廁位置之後,便強忍著翻騰倒海的腹脹,微笑盈盈,來不及與拾衿打招呼,悄無聲息的從後方退了出去。

現在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言柔身上。

所以脫離了人群之後。

鳳卿卿立馬就控製不住自己的表情。

在下人的帶領指示下往一角落飛奔而去。

身後傳來了一陣呼聲,還有人鼓了掌,鳳卿卿隱隱聽到了有人起鬨。

“殿下,海棠花開,故人歸矣,海棠花猶在,故人……是否還有憐花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