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卿卿想罵塵淵無恥,她是真的冇有想到他那不染塵埃,脫塵絕世,說話溫和有禮的皮囊之下,竟然隱藏了這樣險惡陰狠的一麵,若不是他臨時的一記手刀,此時的她,應該已經完成任務了。

“我也冇有想到卿卿你竟然也對那夜辰動了情,在那個時候,竟然還想著跑向他,你難道不知道,這麼做,我會難過嗎?”

她纔沒有動情,她生來就不會愛人,那種情況,是個人都會跑向夜辰。

“所以啊卿卿,你不要怪我,你已經走進了我心裡,我是斷然不會再將你放開了,失而複得,你便是上天對我的恩賜,我害怕,害怕你不懂事,隻想著逃,所以啊,我隻能斷了你這念想。”

她的雙腿如此,就是拜他所賜。

隻是鳳卿卿還有一件事想不通,那一戰,她能明顯的感覺到夜辰的能力在塵淵之上,彼時,四十八派又都進了夜辰所設下的埋伏圈,他們身後,又被魔窟聖女宮宮主領人完全堵住,四十八派本該被圍困而死,為何最後,他們還能全身而退呢?

“你我很快就要成為夫妻了,卿卿,以後,我們夫婦就是一體。”

鳳卿卿氣得想要罵娘,這一年多,就連應龍那老東西都不知所蹤,也不知道它跑到哪裡去了,當初還說與自己相互扶持,共為一體的,現在溜得煙兒都冇有。

“你也不用對那夜辰還抱有希望,他不會來的。”

聽聞此話,鳳卿卿的上半身略微仰起,看向塵淵。

“我也不瞞你,那一戰,若不是有你的話,我還贏不了。”

那場惡戰,持續到後麵,本該是一邊倒的局勢,可就在鳳卿卿暈倒過去,躺在塵淵懷抱的時候,一切,發生了扭轉。

夜辰入了魔,本該大殺四方,無人可擋。

可塵淵,將鳳卿卿擋在了最前麵。

而在暴怒邊緣的鬼蜮之主,竟是硬生生的將那一擊全部收回,而後遭到自己力量反噬,當場口吐鮮血,元氣大傷,若不是那魔窟聖女水玲瓏不懼生死的搭救夜辰的話,隻怕夜辰,就真正的死在了塵淵手下。

塵淵這一提醒。

鳳卿卿亦想到了這種可能。

隨後塵淵的話,算是證實了她這一猜想。

“當時本尊將大部分的靈力注入你的體內,卿卿,你父親所教我的傀儡術當真是好用,我不過是將我神思注入你的體內,你在冇有自主意識之下,竟真的能聽我指揮,卿卿,你當時什麼都不知道,你真是錯過了一場頂級的好戲啊。”

當夜辰看到鳳卿卿為了身後四十八派擋在塵淵身前時,夜辰那張臉,是何等的精彩紛呈,就像是一個被父母遺棄在荒野裡的小狼崽,目光受傷,整體找不到任何依托。

“所以,他不會來了,你說,他堂堂夜王,豈會為了一個接二連三欺騙自己,又拋棄自己的女人殺上璿璣宮?”

鳳卿卿要瘋了。

她知道人心可怕,她辛苦與夜辰建立起來的感情,就因為塵淵的自私,毀於一旦。

夜辰,他定恨死自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