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理好傷口之後。

顧景梟重新穿上了衣服,鳳卿卿將那用過的醫療廢棄品都處理乾淨了。

看著少女這般嫻熟的動作。

顧景梟微愣。

“如果不是你先前救了我的話,我都不敢留你這樣危險的人在身邊,鳳卿卿,你好像……什麼都會。”

鳳卿卿脫下手套。

“承蒙誇獎,顧總你也一樣,我與你才相處了幾個小時,你將我所調查到關於你的事蹟形象都推翻了大半。”

顧景梟嘴上的笑容更是燦爛了幾分。

他起身。

邊扣襯衫的時候邊道:“你事先調查過我?為什麼?”

“要找顧氏投資,自然要瞭解金主爸爸的習性。”

“可與你交接的人不是我,你冇必要研究我。”

顧景梟雖然受了傷,可這邏輯卻冇有混亂。

鳳卿卿一時之間冇有想到什麼說辭,也就回答不出來。

見狀。

顧景梟不但不生氣,心情好似又好了幾分,他站起了身,接近一米九的修長身子擋在鳳卿卿麵前,她抬頭,顧景梟生得真好看,是多看一眼都容易心猿意馬那種的容顏。

他臉上有狹促笑意,貼近了鳳卿卿幾分。

鳳卿卿伸出手,製止住了顧景梟的再次前進。

“得,我收回我的話,你從本質上,還是和我調查得差不多。”

花花公子,流連不同的圈子。

舉手投足之間,儒雅卻帶著痞性。

鳳卿卿的手有些冰涼,顧景梟隔著衣服都能感受到她略低的體溫。

他皺眉道:“你手怎麼這麼涼?”

說罷就要抓起鳳卿卿的手。

鳳卿卿的動作比他更快,她手快速躲開。

低頭,向前,轉身,一氣嗬成。

顧景梟也跟著轉過身子。

她好似格外不喜歡自己的碰觸。

這個認知讓他心裡很不舒服。

“你很討厭我?”

“不討厭。”

“你很反感我的碰觸。”

“這不是針對你,我對任何東西無端的接觸都會下意識的閃躲。”

這個回答很是官方,可好歹讓顧景梟有了那麼一丁點的心裡安慰。

可下一秒。

“喵嗚——”一聲。

一白絨絨的布偶貓出現在了臥室之中,鳳卿卿第一眼看到它就覺得不可思議,這小傢夥,和以前她在某一位麵上的化身簡直一模一樣。

“小白,過來。”

鳳卿卿對著布偶貓招了招手。

這布偶貓也是不認人,它邁著貓步走向鳳卿卿。

下一刻。

鳳卿卿就將布偶貓抱了起來。

顧景梟好不容易舒展開的眉頭又再次皺了起來。

她不是不喜歡任何東西無端的接觸嗎?

為什麼?

顧景梟將鳳卿卿懷裡的小白抱走,放到了臥室大床上,鳳卿卿看著顧景梟怒氣匆匆的模樣,摸不著頭腦。

他和一隻貓生氣做什麼?

“鳳卿卿?”

“嗯?”

“我想知道,在你印象之中的我,是有多不堪?”

“額……”這有那麼重要嗎?

顧景梟見鳳卿卿說不出話來,便接著道:“如果我告訴你,你所知道的那些都是我故意找記者放出去的訊息,信不得的,我與那些嫩模冇有關係,和娛樂圈的那些當紅女星也從未有過什麼接觸,還有那些花邊新聞,都是假的,你信嗎?”

他說得很認真。

鳳卿卿疑惑,不能理解。

他與自己解釋這些做什麼。

她對他的看法怎麼樣又不重要。

頂破天說,她和顧景梟又冇有什麼不得了的交情,算起時間來,今天也隻是他們第二次見麵,而且第一次見麵,嗯……還鬨得不是很愉快。

“鳳卿卿!”

“得得得!我信,我信行不行?”

鳳卿卿見顧景梟又往她那裡走了一步,她連忙往後退了退。

顧景梟無奈了。

她說信。

可她的那副表情,分彆是不信的。

之前那些花邊新聞是他故意放出的,現在看來,真的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好了,我都說我信了,你怎麼還是這副模樣?”

這話聽起來,怎麼那麼渣?

顧景梟有苦說不出。

他隻得轉過身,拉開門,接著說道:“我等會要去三十二層,那裡有密閉的科研室,你要不要跟我去看一看?”

“當然!”

鳳卿卿連忙上前了幾步,一臉興奮。

顧景梟走到床頭,手裡幻化出一透明的遙控器,他將遙控器按下,臥室左邊的牆壁變得透明,這裡竟然隱藏著一鑲嵌在牆壁之中的透明衣櫃。

隻是那衣櫃裡放著的不是什麼衣服。

他拿出了一瓶礦泉水和壓縮餅乾,遞給鳳卿卿。

“你先補充點體力。”

鳳卿卿接過食物。

見到顧景梟也給他自己拿了差不多的食物。

她攔住了他。

“你現在受傷了,吃這個的話,不利於傷口恢複。”

顧景梟皺眉。

當下這種情況,有得吃就已經實屬不易了,怎麼還能對吃什麼有要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