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

“這地方好大好寬,和我家客廳一樣。”

“神仙姐姐就是住在這裡嗎?”

“和仙境一樣。”

“神仙姐姐住的本來就是仙境。”

……

一群小孩嘰嘰喳喳的說著話。

鳳卿卿將大門鎖好之後,上了二樓,拿出了許多飲用水,幸好他們每個孩子脖子上基本都掛著一個自己的水杯,要不然鳳卿卿還真的冇有準備那麼多的杯子。

她將先前從幼兒園小廚房帶來的米麪以及鍋碗瓢盆都拿了出來。

幸虧之前留了一間廚房。

現在這廚房也貢獻了出來。

羅宏看到有那麼多米麪糧食的時候,激動得手腳都有些顫抖。

鳳卿卿將一樓二樓都留給了這些孩子和老師。

她上了五樓。

打開自己的臥室,躺回自己的大床上時,全身的疲憊感在那一刻都被卸下了。

【主人,你不是說這裡是你的避難所,絕對不會讓其他人進來嗎?】

“就當我做了一回聖母吧。”

【有這樣說自己的麼?】

鳳卿卿緩緩一笑:“那你是不知道現在的網上,有很多人學會了一個詞語,逮著一個人就亂用,我這也是提前自嘲。”

與百裡竹打趣了幾句。

她閉上雙眼。

心裡想著那些孩子的笑臉,她竟也不自覺的露出了笑容。

這一次。

她很快便睡著了。

雖然迷迷糊糊之中,她總覺得自己好像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

彼時。

帝國大廈中。

顧景梟麵色陰沉,死死的盯著眼前的幾人。

他們身上或多或少的都有著傷口,但是基本都是來自於鈍器的傷害,細細檢查了一番,他們冇有被喪屍咬到。

而在那幾人麵前的桌子上,放著一部手機。

手機很一般,深藍色的外殼上隻有著一個“卿”字。

在那幾個男人身後,顧森翹著二洋腿坐在他們身後的沙發上。

“二叔,這是你的人吧?”

“是我的人。”

“那也是二叔你讓他們將卿卿騙到地下車庫的?”

顧景梟的語氣重了幾分。

他手指處的關節因為用力微微泛白。

顧森依舊是笑著,他始終都保持著儒雅紳士的做派。

“景梟,在你心裡,二叔是那樣的人嗎?你與那小朋友才認識多久,竟然為了她懷疑我?”

顧景梟低下頭。

從小到大,二叔就是他唯一的親人,他對自己有撫養之恩。

顧景梟也不想懷疑顧森,可有的時候,他更相信自己的眼睛和直覺。

“二叔,我隻想知道真相。”

顧森站起身。

轉過身,走到窗外,腳下,是一覽無遺的海市。

“景梟,將你那位小朋友騙到地下車庫的人,是萬傳章,萬傳章,是你的秘書,他是你的人。”

“可何龍他們……”

“顧總,你不要誤會二爺,我們之所以會去地下車庫,是因為聽說萬傳章將溫小姐帶到了地下車庫,我們想著溫小姐是你的人,所以纔跟著去車庫,誰曾想會發生這樣的事……”

顧景梟的雙眼微微眯起。

危險意味瀰漫開來。

如今萬傳章已經死在了喪屍口中,他們再如何狡辯也都死無對證。

隻不過……

“溫小姐是誰?”

顧景梟直起身,厲聲質問。

他們露餡了,從一開始,顧景梟就冇有說過鳳卿卿是溫暖,他們一開口就說鳳卿卿是溫小姐,這其中的貓膩,定不一般。

“這……”

“好了景梟,你就不用嚇何龍他們了,他們是我的人,我先前就和你說過了,你家這個小朋友和我認識的一個女孩長得很是相像,那個女孩叫做溫暖,所以他們一時嘴快,也是情有可原的。”

“是嗎?二叔。”

顧景梟的聲音更為低沉了幾分。

他掃過幾人。

何龍幾人連忙將頭低下。

“景梟!你現在是連二叔都不信了是嗎?”

“二叔,我不是那個意思。”

顧森作勢轉身,朝門口走去。

若是以往,顧景梟必定會留住顧森。

可這次他冇有。

在顧森走到門口的時候,顧景梟隻是冷冷的道:“二叔,鳳卿卿對我而言不一般,若是有誰動了她,我會和他拚命的。”

男人冷哼。

“認識了不過幾個時辰的朋友,竟然能讓你迷失了本來心智,景梟,你好生反省一下,想清楚了再來找我。”

“二叔,她不一樣,我第一眼見到她,就認定她了。”

顧森腳步頓了頓。

卻還是走出了房間。

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

顧景梟起了身,順手拿起了鳳卿卿的手機。

因為憤怒用力,他的手關節哢哢作響。

“卿卿,你一定會冇事的,一定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