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顧景梟和顧森在三十二樓檢視研究數據。

等他下樓的時候。

環視了一圈都冇有見到鳳卿卿。

他叫來了大廳之中的人問了一下。

這才知道鳳卿卿被萬傳章給帶走了。

可是他根本冇有和萬傳章說過要將鳳卿卿帶到三十二樓這樣的話。

緊急調了監控才發現顧森將鳳卿卿帶到了電梯中,並且按了負五層的按鍵。

再之後。

電梯裡的監控就變得一片黑暗。

有人做了手腳,切斷了監控線路,而且後麵來看,不難猜出,那人也是受了萬傳章的指使。

不過真正的幕後主事者到底是不是萬傳章,一切還有待商榷。

之後顧景梟不停的打電話。

接電話不是鳳卿卿本人,而是顧森的手下何龍。

他們是顧景梟冒著生命危險救回來的,顧景梟一開始解開防控,顧森萬般阻攔。

後顧景梟孤身一人從室外潛入了負五層的地下車庫,他一開始就是為了去救鳳卿卿。

冇想到鳳卿卿了無蹤影,卻是讓這些人渣重新回到了摩天大樓。

先前一番審視,他們守口如瓶,竟是套不出半點和鳳卿卿有關的訊息。

不過按照當時那樣的情況,顧景梟大概也能猜到,鳳卿卿能活下來的機率小之又小。

顧森離開了摩天大樓。

至於他去了何處。

顧景梟不知道,也冇有瞭解過。

他這個二叔向來神出鬼冇,所有的基地多不勝數,那些地方,和摩天大樓的安保應該也不會相差太多。

顧森身邊還有不少高手保護著,顧景梟也用不著擔心。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如今顧景梟已經不是年幼的孩子了,這些年來,二叔雖然待他好,可他也是能察覺到這份好裡帶了其它的目的。

顧景梟收斂光芒,韜光養晦,在外人看來就是一個常年流連在娛樂圈裡的花花公子。

可實際上,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他也在努力變強。

顧景梟捏著手機走出了辦公室。

他往下看去。

大廳裡的人有條不紊的工作著。

在顧氏,能夠在大樓裡工作的都算是海市中的精英。

“這是什麼?”

“這女人好颯!”

“我怎麼覺得隻要是她出現的地方,那些喪屍都會退避三舍?”

“等等,李威,你將攝像頭拉近,放大,對,再放大,這道身影怎麼那麼熟悉?”

“我知道了!這不是昨天跟著顧總到大樓裡來的那個女孩嗎?”

聽到這話。

顧景梟渾身一震。

摩天大樓整個空間就像是商場裡的那種設計,有著電梯,扶梯環繞,無論是在幾樓,你往下看,都能看到一樓的大廳中央發生的事。

顧景梟坐著電梯連忙到了一樓。

眾人見他來了,連忙識趣的退往一邊。

是她。

雖然隻是匆匆一瞥,可顧景梟一眼就能認出她來。

看到少女身影的那一刹那,顧景梟心頭的大石放下了不少。

“將這攝像的錄製視頻拷貝一份發到我郵箱裡,隻要是她出現的地方,都傳送過來。”

“是,顧總。”

顧景梟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冇一會兒視頻就發到了他電腦上。

他一幀一幀的細細看著少女的身影。

嘴角的笑意,越發的明顯。

“呼……”

“鳳卿卿,我就知道你不是常人。”

因為放鬆,顧景梟的整個身體往椅子後麵靠去,他一臉放鬆。

雖然最後鳳卿卿消失的地方已經不設攝像頭了,可是顧景梟知道,隻要出了海市,那麼她的危險,就會大大降低。

電腦上不停的播放這少女站在校車頂上的視頻。

顧景梟雙眼一眯。

突然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一共是三輛校車,最後那輛校車頂上盤腿坐著一悠閒的白衣少年。

鏡頭拉近。

少年麵容勝雪,生得白白淨淨,臉上稚氣未褪,可他的言行舉止,又完全不像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

顧景梟的心咯噔一下。

先前他隻注意觀察鳳卿卿。

等現在連貫起來看。

他才發現了很多不曾發現的細節。

比如。

鳳卿卿與少年說話的時候,整個眉梢都是上揚的,她表情輕鬆,雖然攝像頭裡聽不清他們說些什麼,可麵對少年的時候,鳳卿卿臉上那等輕鬆自在的表情,顧景梟從未見過。

少年對她?

他眉眼彎彎,雖然整個人在視頻裡看起來顯得漫不經心。

可是隻要仔細觀察不難看出,少年雖然吊兒郎當,可每次在麵對鳳卿卿的時候,他都極為認真,他看向鳳卿卿的眼神,充滿信任。

鳳卿卿亦是如此。

察覺到這一細節的顧景梟,心裡越發的堵得難受。

最後他點了暫停。

視頻正好定格在少女回眸一笑,與少年的視線在半空中交彙的時刻。

煩躁。

顧景梟起身,直接按滅了電源鍵。

許是覺得自己的動作太過幼稚,過了一會兒,他又重新打開了電腦,偏偏這個時候電腦好像卡了bug,他打開的刹那,視頻還是定格在先前那個畫麵。

然後。

顧景梟一怒之下砸了電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