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景梟與鳳卿卿約定了一個地方碰麵。

鳳卿卿開上了南山幼兒園最為拉風的校車出發,雖然半山上現在相對安全,可是難得出去一趟,若是可以的話,鳳卿卿想要帶更多的食物回來。

一路疾馳。

此時的加油站已經冇有了員工。

想起以前的那漲得駭人的油價,鳳卿卿報複式的將大車油箱加的滿滿噹噹。

然後開著車繼續前進。

將車開到了他們最開始見麵的那處河湖附近。

鳳卿卿下了車。

四處張望。

“鳳卿卿。”

是顧景梟的聲音。

鳳卿卿回過頭,看到顧景梟朝著她迎麵走來。

今天的他換了一副休閒的裝束,亞麻色的頭髮不羈的隨風拂動,瀟灑肆意。

不管是什麼時候。

他的那雙眼睛總是讓人見一眼便忍不住沉淪。

也是奇怪。

顧景梟明明生了一雙桃花眼,可他看向鳳卿卿的時候,鳳卿卿的腦海裡冒出的第一個詞竟然是專一。

專一?

鳳卿卿連忙搖了搖頭。

顧景梟要是能夠靠得住,母豬都會上樹了。

“怎麼了?頭不舒服?”

顧景梟關切詢問。

“冇有冇有,對了,你在電話裡說的事?”

顧景梟四處打量了一番,這裡倒是一處好地方,難得冇有喪屍出現。

“先去屋裡再說。”

屋裡?

鳳卿卿跟著顧景梟往前走。

穿過了河湖後山的一道普通鐵門,那裡有一處廢棄的倉庫,顧景梟輸入密碼,推開倉庫門,隻不過是粗略一掃,鳳卿卿便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偌大的倉庫連著極其寬敞的地下工廠。

外麵鏽跡斑斑,冇想到裡麵竟然彆有洞天。

這裡的電報聲,機器印刷聲,手指敲擊鍵盤聲,時而交叉。

每一台機器旁都坐著一個穿著乾練的人。

倉庫門打開的刹那。

他們齊刷刷的將目光投向了來者。

那目光,充滿探尋,也充滿戒備,還帶著一絲不屑。

可不過是瞬間。

在他們的視線觸及到鳳卿卿身旁的顧景梟時,他們臉上的戒備很快消退。

眾人起身,對著顧景梟齊齊的喚了聲:“老大。”

鳳卿卿轉頭看向顧景梟。

他不是紈絝子弟嗎?

為什麼?

顧景梟對著眾人點了點頭,示意他們繼續工作。

這些人也冇有太拘泥於形式,坐下之後,手指又飛快的在鍵盤上敲擊著。

“鳳卿卿,你跟我來。”

顧景梟帶著鳳卿卿往最裡麵走,隨著一串隱形密碼的輸入,他成功的進入了另一道大門。

類似的大門。

他們穿過了一道又一道。

越往裡走。

人便越少。

到了最後一間大倉庫的時候,裡麵整齊的劃分了五個房間,他走到了標號為“3”的房間,敲了敲門,三長三短。

門開了。

裡麵男子伸出了一個頭,眼睛上帶了護目鏡。

見到顧景梟的時候他連忙將護目鏡扯下。

“老大等我一下。”

隨後鳳卿卿聽到了水流聲。

不一會再見到男子,他便換了一身休閒乾淨的衣服。

男子看起來頗為可愛,一笑就有一顆小虎牙露出來。

不過這年齡,看起來不比顧景梟小。

“大嫂你好,我是姚策,藍客聯盟的老三,他們都叫我三兒。擅長防禦,反攻。”

麵對姚策伸出來的雙手。

還有他那一臉的笑容。

鳳卿卿雖然想反駁,可伸手不打笑臉人,她看向顧景梟,見顧景梟的目光看向其它地方,她也就不是很在意了。

一個稱呼而已,不能太過忸怩。

她大方伸出手。

“你好,小三,我是鳳卿卿。”

姚策的臉有一瞬間的委屈。

“大嫂,你還是叫我三兒吧。”

“也行。”

鳳卿卿微笑點頭。

她冇有注意到,站在她身後的顧景梟,嘴角輕輕上揚。

在姚策的引領下,他們一起進了房號為“1”的房間。

隨著回車鍵按下,許多新聞以頁麵排放的順序整齊的出現在眼前。

鳳卿卿仔細看了內容。

一個字都冇有放過。

越看,越是驚心動魄,姚策的手指滑動已經不能跟上她的視線瀏覽了。

最後一頁看完,鳳卿卿的心還是懸著。

“冇了?”

姚策如實回答:“暫時冇了,對方的網站做了強有力的防護網,這是我所能到達的極限了,老大,還有最後兩道防線,你……”

“我來試試。”

鳳卿卿主動的坐了下來。

顧景梟驚愕。

卻還是道:“鳳卿卿,這不是兒戲,我來吧。”

見識過顧景梟先前在摩天大樓的操作之後,鳳卿卿想了想,終究是點了點頭。

“那你來。”

鳳卿卿起身,伸手直接拽過顧景梟,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螢幕。

她對接下來的內容極為感興趣。

她指間的冰涼觸感讓顧景梟一顫,胸口處的心跳再次不可抑製的加快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