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

有了顧景梟的出馬。

接下來這一道防線不過用了半個小時便成功攻入了。

顧景梟熟練的將病毒植入對方的數據庫,開啟了遠程下載。

隨著“叮”的一聲。

又獲取了許多新頁麵。

“最後一道防線了。”

顧景梟深吸了一口氣,手指在鍵盤上飛快的敲擊著。

這一次用的時間稍微久一點。

可也不過一個小時左右,在顧景梟的不停進攻下,對方的防護係統陷入癱瘓,他再一次侵入對方更深一層的數據庫。

“顧景梟,你真厲害!”

鳳卿卿激動的拍了拍顧景梟的肩膀,她彎下腰,雙眼一直緊盯著電腦螢幕上的下載進度。

她看得專注。

所以冇有注意到自己此刻的臉與顧景梟貼的有多近。

因為她的動作。

顧景梟大氣都不敢出,也不敢有所動作。

這一刻,他希望那下載進度慢一點,再慢一點。

電腦好像聽到了他內心訴求一樣,下一刻那下載進度便停滯不前了。

“怎麼回事?”

鳳卿卿轉頭詢問。

可就是這一動作。

她的唇正好貼在了顧景梟的臉上。

軟軟的,好像與棉花觸摸一般,顧景梟的瞳孔一縮,身體一下變得十分僵硬,雙手緊緊的抓住了身下的椅子把手。

鳳卿卿意識到自己的動作之後連忙直起身。

不過是一刹那的時間。

顧景梟的整張臉爆紅。

連耳根都紅得能滴出血來。

四目相對。

空氣中流淌著曖昧的氣息。

“老大,我們的數據庫正在遭受外來黑客的反攻。”

一道人影跑進了顧景梟他們所在的房間,氣喘籲籲,是肖洋。

突如其來的變故。

讓顧景梟一下子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現在情況怎麼樣?”

“小五他們正在全力的防禦著,目前並未攻破我們的防禦係統,可對方來勢洶洶,如果按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我們最多隻能再撐兩個小時。”

“老大,怎麼辦?”

顧景梟眉頭緊皺。

“小四呢?”

“還在外市出差,趕不回來。”

“怎麼辦老大?如果老四不回來,我們就冇有人加固防禦係統,這一方麵老四最為擅長,再不反擊,隻怕我們所在地址很快就會暴露了。”

顧景梟掃了一眼電腦螢幕。

他忽然明白了。

“老大?”

“是釣魚,對方在釣魚,他們是尋著我先前攻破他們數據庫係統的隱藏鏈接攻擊過來的。”

幾人對視一眼。

如果是這樣那便好辦許多了。

隻要顧景梟停止下載對方數據,及時退出對方係統,那麼他們的域名將會自動隱藏,對方的攻擊也就會變得廣散,冇有精確位置,對方就奈何不了他們了。

可看著螢幕上的那下載進度。

那好不容易破解來的檔案視頻,現在要是放棄,那對方有了戒備,下一次再想攻入,便難如登天了。

“老大?要趕緊拿定主意啊。”

氣氛。

無比焦灼。

正在這個時候,鳳卿卿向前走了一步。

“讓我試試。”

“什麼?”幾人的目光同時看向鳳卿卿。

“我說,讓我試試,我在編程這方麵修習過一段時間,對於防禦加固防火牆也有一點經驗,讓我試一試。”

聽到這話。

肖洋首先就火了。

“小姑娘,你是不是想的太容易了,你可以出去看一看,隨便抓一個人問問,能在我們基地工作的人,哪怕是放眼整個世界,在數據編程這方麵都算得上佼佼者,他們的經驗比你隻多不少,連他們都對對方的攻擊冇有還手之力,你一個半路出家的和尚,還能比他們強不成?”

肖洋是整個團隊的老二,他做事風風火火,說話也是直來直去。

雖然話不好聽,可說的確實不錯。

顧景梟相信鳳卿卿,可這不是小事,不能冒險。

“顧景梟,你讓我試一下。”

“卿卿。”

“不能放棄這竊取數據的機會,你也知道,對方一旦反應過來,下一次再想入侵,那就難如登天了。”

顧景梟當然明白這個道理,所以此刻他纔會如此糾結。

鳳卿卿對著幾人道:“你們跟我來。”

她率先的走出了房間。

而後重新尋了一個筆記本電腦,問顧景梟要了一個基站鏈接,隨著她五指掠動,差不多一刻鐘的時間。

顧景梟的手機響了。

“顧總,我們摩天大樓的基礎數據庫被人竊取了。”

幾人大驚。

顧景梟掛斷了電話。

這個時候。

鳳卿卿麵前的電腦上顯示下載進度百分之百。

她先前攻入的係統?是摩天大樓!

肖洋和姚策的嘴巴因為這一訊息驚訝得張大了嘴巴。

鳳卿卿拔下儲存卡。

抬起頭,鄭重的對著幾人道:“可以讓我試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