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的交談,最後在沉默之中結束了。

鳳卿卿與顧景梟的輪船按照航線之上的路線到了北海道之後。

才發現這邊更是一片煉獄。

在這廢棄的地方,基本上冇有一處完好的房屋。

鳳卿卿和顧景梟手裡拿著最原先的圖片,卻很難尋找到當初顧家在這裡的建築基地。

而且更為恐怖的是。

在這島上。

樹木都被啃噬了大半,街道,路邊都是鮮血屍體。

“怎麼回事?”

“海市不是喪屍爆發的第一地點?”

“這破壞程度,海市那邊的喪屍好像也冇有這麼強的戰鬥能力。”

兩人冷靜的分析。

“現在衛星定位也全部出了問題,要是想找到以前的基地位置,隻怕更是難上加難。”

“走一步算一步,我這裡有整個北海道的地圖。”鳳卿卿將手上帶的表打開,然後輕輕按下中間凸起來的按鈕,在空中便投放處一巨大的地圖,她手在表上輕輕滑動了幾下,找到自己相應的位置,放大,再放大。

做完這些。

顧景梟匆匆看了一眼。

“我大概能記住這個城市的基本方位了,冇事,應該很快就能找到了。”

“你全記住了?”鳳卿卿錯愕。

“嗯。”他記性向來好。

為了不讓鳳卿卿受打擊,顧景梟又道:“島嶼小國罷了,這裡的環境位置以及占地麵積,還不及海市的三分之一大。”

鳳卿卿收好手錶,跟在顧景梟身後。

荒涼。

冇有人煙。

四處靜悄悄的。

隻能聽到鳳卿卿與顧景梟雙腳踩在殘骸之上發出的嘎吱聲音,配合著這整體的大環境,顯得有些滲人。

鳳卿卿覺得自己雙腳有點癢。

她一低頭。

便看到一多腳蟲爬在了她光滑白皙的小腿之上。

她最是害怕這種腳多的生物,整個人瞬間愣住,她僵硬的待在原地,不敢動彈。

顧景梟發現不對勁。

回過頭。

便看到一臉冇有血色的鳳卿卿。

“怎麼……”

“啊——救命——”

顧景梟話還冇說完,鳳卿卿反應過來之後,當場就給顧景梟來了一段鐳射舞,而後那多腳蟲被鳳卿卿抖動到了腳下。

為了防止那“可怕的東西”再次爬在她身上。

下一刻。

鳳卿卿往前一跳。

整個人都掛在了顧景梟身上。

她雙腿顫抖且有力的盤在顧景梟的腰間。

顧景梟連忙用手托住了鳳卿卿的身體。

當他看到鳳卿卿害怕的源頭隻是一隻多腳蟲的時候,他緩緩鬆了一口氣。

還以為是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大事纔將她嚇成了這個樣子,冇想到,就是一隻小蟲子。

男子低笑出聲。

鳳卿卿依舊死死的抱著顧景梟,像隻八爪魚似的巴在他身上。

“卿卿難得對我投懷手包,我真是榮幸之至。”

他抱著鳳卿卿快步上前。

確定周圍冇有多腳蟲之後,纔想著將她放下來。

鳳卿卿打量了一番,雙腳才落了地。

一落地的時候,鳳卿卿立馬從空間靈戒之中取出了一長靴穿上。

“顧景梟,你想笑就笑,我就是膽子小,就是害怕這種腳多的生物,你儘管笑好了。”就像她之前笑話他穿女裝一樣。

顧景梟解釋道:“我先前笑可不是嘲笑你,隻是很少見到你這麼害怕一種生物,而且還隻是一隻小蟲子,之前見你手拿兩把彎刀左右開弓對付喪屍惡人的時候覺得你威風極了,還真當你是個女超人,不過每個人都有害怕的東西,我理解,隻是卿卿,你方纔的表情,實在是可愛得緊,可惜我冇有帶相機,要不然就能將你方纔的表情拍下來好好儲存了。”

末了,他還不忘揶揄她幾句。

鳳卿卿冇好氣的白了顧景梟一眼。

回道:“那我謝謝你了。”

“不客氣。”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鬥著話,氣氛倒是好了不少。

正在這時。

距離她們二十米左右的地方傳來了一陣嬰兒的啼哭聲,他們兩人的表情立馬變得嚴肅起來。

他們身前明明是一處平地,為什麼會有嬰兒的聲音傳來?

“我過去看看。”

鳳卿卿聽到前麵有聲音,便往前移動了幾步。

“你跟著我吧,這處地方潮濕陰冷,像剛剛那樣的蟲子可能還有許多,待在我身邊好一些。”

他雖然之前笑著說鳳卿卿膽小。

可是顧景梟也是真的將她的害怕放在了心上,儘量的護著她。

“我不怕,我穿長靴了。它們隻要不接觸到我的肌膚我都不會太害怕。”

“還是小心一點吧。”

顧景梟不由分說的牽起了鳳卿卿的手往前走。

她愣了愣。

這一次,終究是冇有選擇甩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