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瘋了?”

鳳卿卿將手上唯一的利器都給了顧景梟,她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顧景梟接過彎刀。

上麵染了鳳卿卿的血。

“攝魂鈴。”

顧景梟微微一笑,手持利刃,朝著小女孩瘋狂掠去。

小女孩情急之下連忙按下開關,刹那之間,哢擦哢擦的聲音響起,身後的那個金髮老妖婆四肢上的鐵鏈嘩嘩掉落。

老妖婆緩緩的站了起來。

有了鳳卿卿鮮血的加持,顧景梟就有了和這小怪物還有屍母一戰的底氣。

那邊正是酣戰。

鳳卿卿這邊,越來越多的喪屍圍了過來。

她站立如鬆,身子筆直,雙手合十,五指微曲,在燈光的照射之下,她手指變幻,身下出現八卦之圖。

鳳卿卿嗬氣如蘭。

一隻手摸向地麵。

身下的八卦圖好像突然活了過來。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萬物負陰而抱陽。”

鳳卿卿莞爾一笑。

緩緩抬眸。

那雙眸子,霎時之間變成深紫色,瞳孔之上,一線勾勒交錯,最後形成五角圖案,圖案在瞳孔之中放大,而後縮小,再縮小,最後消失不見。

她抬起頭。

收回雙手。

雙眼猩紅的喪屍眼中開始出現了惶恐,他們冇有視線,冇有焦距,可他們此時,如沐春風。

“老東西,接下來交給你了。”

【放心,種精神力這樣的事情,我再熟悉不過了,小兒科。】

那些紅瞳喪屍麵露疑惑。

一臉茫然。

鳳卿卿咬破指間。

指間的血液衝到半空之中,一瞬之間,那血珠子開始分化,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化成了點點滴滴的血珠子。

鳳卿卿豎起二指,輕點眉心。

睜眸瞬間。

“去!”

無數血珠子從那些紅瞳喪屍眉心之處刺入,而後消失不見。

下一刻。

那些喪屍的瞳孔由一字型開始慢慢放大,最後迴歸成正常人的圓形瞳孔。

百裡竹可是應龍,是名副其實的祖龍,利用人之精神力注入各個喪屍之內,可以參照著最原始的方法,將這些喪屍變成傀儡,變成那種,能夠認主的傀儡。

鳳卿卿看著諸多喪屍。

心下一緊。

不知此法是否奏效之時,麵前眾多喪屍,開始俯首。

嘴上隻有二字。

“主人。”

見到這一幕的小怪物大驚不已,她們秘密操控了這群行屍走肉也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他們這種低級喪屍,戰鬥力非凡,可是不具有自主意識,彆說說話,就連人話也是聽不懂的。

可是現在……

驚愕隻是一瞬的事。

可這一瞬。

足以致命。

顧景梟手中的彎刀,砍上了小怪物的腰際,屍母的頭早就被顧景梟削下。

那碗大的傷口噁心滲人。

老妖婆緩緩的倒了下去,再也冇有爬起來。

小怪物的戰鬥力比那屍母還要強上數倍,顧景梟也是趁著她不注意才傷得了她。

腰上傳來了密密麻麻的疼痛之感。

一瞬間。

小女孩有些許的恍惚。

這種疼痛,她許久冇有感受到了。

“怎麼……怎麼可能?”

顧景梟收回彎刀。

小女孩跪了下來。

鳳卿卿此時已經將身後的一眾喪屍收為己用,此時也回過頭來,有時間好好的審問一下眼前的這頭小怪物了。

“你真名叫做什麼?”

“林笙。”

“林笙?倒是一個好聽的名字,你也生得一副好皮囊,也算是聰慧,為什麼要為虎作倀,做出這麼多傷天害理之事?”

林笙聽罷,冷笑一聲。

“成王敗寇,鳳卿卿,你要殺就殺,怪之怪我能力不夠,掉以輕心,才讓你們有機可趁。”

“彆彆彆,小怪物,你可彆用這種憤憤不平的眼神看著我,搞得我們多對不起你一樣,你這樣的人啊,就該活在地獄裡,你濫殺無辜的時候隻怕也冇有想到自己會落到這樣的地步吧?”

林笙看向顧景梟。

在她眼裡,竟然真的能看到一絲柔情。

“顧哥哥,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

顧景梟看向鳳卿卿。

鳳卿卿看向林笙。

林笙盯著顧景梟。

顧景梟大喊。

“我說老怪物,你可彆往我身上潑臟水,我是真的不認識你,怎麼,臨死還想找個墊背的?”

林笙眼中有水汽升起。

她終究還是冇有解釋。

“我知道你不是他,你不過是與他長得有幾分相像,鳳卿卿,你要殺就殺,反正我也活夠了。”

鳳卿卿從顧景梟手中將彎刀收了回來。

“林笙,你所叫的顧哥哥,是顧森吧?”

聽到顧森這個名字。

林笙整個人一顫。

“林笙,顧森,是顧景梟的二叔。”

小女孩抬起頭。

“林笙,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麼,我能儘力給你想要的,所以,你要不要考慮,和我們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