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你冇事吧?”

鳳卿卿點了點頭。

她看向顧景梟的時候,終於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鳳卿卿!”他兩次穿女裝,都是為了她。

鳳卿卿捂住肚子笑了半天,隨後她直起了腰,伸出右手輕輕的將顧景梟皺起的眉頭撫平。

“顧景梟,不得不說,你扮起女人來,勉強還能看。”

“隻不過你說黑炎這男人喜歡的口味也真是特彆,你這也不算前凸後翹,說話聲音粗,身材魁梧,手上汗毛還這麼重,唉……看來每個人口味不一樣啊,那黑炎,就喜歡你這一款,你說是不是啊?寶貝——”

鳳卿卿將最後兩個字拉長了聲音。

顧景梟想起黑炎最後對他的稱呼,還要那男人趁機在他身上揩的油,他就忍不住胃裡竄起一股股噁心。

“鳳卿卿!”

“好了,我不說,我不說。”鳳卿卿舉起雙手投降。

他們兩人用了兩分鐘的時間將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然後看向麵前的陣法。

雖然裡麵的光線四下分散,看起來十分危險,可是對於鳳卿卿來說,並不困難,因為她本就不算得什麼人類。

幾番折騰之下。

她帶著顧景梟順利的走到了最後的關卡。

在他們麵前。

有著不下二十個的青藍色雙眸的喪屍。

“嘖嘖嘖——我還以為像林笙那樣青藍雙眸的喪屍有一個就足夠稀奇的了,冇想到這一處小小的實驗基地,竟然還藏著這麼多高等級的喪屍。”

顧景梟走上前。

那些喪屍便朝著他撲過來。

他雖然險險避過,可身上還是有不少的衣服被其撕破。

這麼多高等級的喪屍,要想從他們手裡逃出去,可以說是難於登天。

兩個喪屍再度朝著顧景梟攻去。

鳳卿卿長袖一伸,雙手裡出現了兩把彎刀,她往前一掃,直接將那攻擊顧景梟的兩個喪屍逼退了數步。

“人類,有人類入侵。”

其中一個青藍色雙眸的喪屍看著顧景梟發出此警告語。

“發現人類進入秘密基地,殺無赦。”

那些喪屍轉而都攻向顧景梟。

鳳卿卿緩緩一笑。

右腿橫掃,單腿彎曲,身子貼近地麵,彎刀割破了手心,她將其手掌貼向地麵,一瞬間,顧景梟身邊就形成了一個圓形的盾牌保護圈。

鳳卿卿的雙眸變為紫色。

“攝心。”

她直起身,身前結成了一個奇怪的圖案。

那些喪屍擁有著自主意識,雖然不會攻擊鳳卿卿,可他們體內的第一命令還是要拚了命的殺死闖入此基地的人類。

可鳳卿卿結成的這個奇怪圖案,直接讓在場的青藍色雙眸的喪屍都愣在了原地,他們的雙眸開始變得迷茫。

這個時候。

顧景梟見到了更為詭異的一幕。

他本想伸出手,想與鳳卿卿並肩作戰。

可他還未踏出腳步,便發現那奇怪的圖案之上湧現出絲絲純白構成的霧氣光線,它竟然慢慢融合,而後形成了一個人影的模樣,一開始煙霧虛幻,最後那煙霧構成的身影竟然幻化成了實體。

那是一白衣少年。

“老東西,接下來交給你了。”

【放心。】

鳳卿卿放鬆,轉頭走向顧景梟。

顧景梟伸出手指指著半空之中的百裡竹,一臉震愕。

“這……這這是不是VR投影?不對,這不是,卿卿,這是怎麼回事?”

少年回過頭。

顧景梟看清少年麵容的時候,整顆心又是頓了好幾秒。

這張臉。

好熟悉。

“這……”

“顧景梟,這是百裡竹。”

他的心微微的沉了下去。

顧景梟不是傻子,他一眼就能看出鳳卿卿和百裡竹的相處方式極為輕鬆,他們兩人纔算是並肩作戰,上一次在車頂,這一次在實驗室,好像無論什麼時候,自己纔是被保護的那一個。

百裡竹對著顧景梟笑了笑以示友好。

顧景梟直接彆過頭。

在他看來,百裡竹的這個笑容充滿了挑釁。

百裡竹看著這個也算得上自己半個主人的顧景梟對自己甩臉子,也是一臉的莫名其妙。

“卿卿。”

“嗯?”

“你和他認識很久了嗎?”

“嗯,很久很久了。”

還是青梅竹馬。

顧景梟又道:“他是不是就是那個男人?”

“什麼男人?”

“就是之前和你在一起的那個男人。”就是那個曾經傷害過她的那個男人。

鳳卿卿雖然覺得這個問題有些莫名其妙。

卻還是如實回答道:“我和百裡竹在一起很久了啊,看老東西這個樣子,以後估計我都擺脫不了他了,隻怕生生世世,都要聽到他那聒噪的聲音。”

說者無意。

聽者有心。

顧景梟的心啊,在鳳卿卿的“解釋”下,那是拔涼拔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