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前和你說的那些話,你就當我是放屁。”

“我有什麼資格管你?有什麼資格勸你,我對你來說,也隻是比陌生人好一點點而已。”

“鳳卿卿,是我自作多情。”

顧景梟轉身往前走去。

鳳卿卿和百裡竹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主人,顧景梟是不是有點不正常?】

“我不知道啊,我隻是親了一下他,烙上印記,這樣可以讓其它喪屍承認他的身份不攻擊他,我這也冇有做出其它更過分的舉動啊啊,怎麼被我親一下,他會委屈成這個樣子?”

百裡竹略微思索了一下。

抬起頭認真的看著鳳卿卿問道。

【主人,你多久冇刷牙了?】

鳳卿卿怒目而視。

“給老孃爬!”

她在科技大門打開之前鳳卿卿追到了顧景梟身側。

他神色頗為冷漠。

“顧景梟?”

“有事嗎?”

大門打開了。

鳳卿卿也閉了嘴。

帶著墨鏡的黑衣男人就在外麵等著。

見到顧景梟和鳳卿卿出來之後,他的眸色劃過詫異,隨即站起身來。

“啪——啪——啪——啪——”

“厲害厲害,我還真當那個小笙兒是為了逃離基地故意找的兩個人來誆我,現在看來,是我眼界狹窄了,有了你們兩個,我可真的是撿到寶了。”

黑炎說著就要上前擁抱顧景梟。

可如今顧景梟正在氣頭上。

脾氣大得很。

狠狠一推。

黑炎一個踉蹌,往後退了兩三米才穩住腳步。

鳳卿卿正覺得情況不妙,想要上前挽回的時候,墨鏡男人那“病態”的笑容在耳邊響起。

“呀,小景生我氣了啊?剛剛那些‘東西’讓你心煩了是嗎?你也不要怪我,這是必須要走的流程,乖啊——”

這黑炎。

是有著受虐傾向吧?

黑炎迎了上去。

顧景梟還是不冷不熱。

黑炎也是真對顧景梟上了心,竟然提議帶著他出去散散心。

要知道現在外麵都是些什麼世道,看黑炎這模樣,應該是人類,他出去散心,就不怕……

顧景梟同意了。

黑炎揮了揮手,有人帶著一管試劑走了進來,他將試劑注入到體內之後,深吸了一口氣,那雙眸子竟然緩緩的變了色。

兩人出了門。

鳳卿卿連忙跟上去。

黑炎回頭。

臉色陰沉的怒斥道:“你不要跟著我們。”

鳳卿卿頓住。

黑炎繼續道:“一點眼力勁都冇有,真不知道你姐姐這樣完美的人,怎麼有個你這麼腦殘的妹妹。也是,你腦子壞了。”

鳳卿卿都快被氣笑了。

本想理論一番。

看到顧景梟背在身後的手有著小幅度擺動,她靜下心來,顧景梟不是莽撞之人,他應該有自己的考量。

那扇大門在眼前嘩啦一下關上了。

好!

很好!

她握緊了拳頭。

顧景梟你丫的真是小肚雞腸,剛剛明明隻要他為她隨便說兩句話就能帶上她的。

可整個過程,他硬是一言不發。

鳳卿卿在大廳裡轉了幾圈。

來來往往的有不少人。

隻不過若是細細觀察的話,大抵可以看出,他們應該都是具有自主意識的高階喪屍。

先前觀察得冇有那麼仔細,還以為他們都是人類來著。

這實驗竟然能夠達到這麼恐怖的效果。

鳳卿卿在鳥巢裡走動的時候,一個身穿正裝的女人正在與身旁的男人商量著什麼,他們手裡拿著檔案,可女人的動作明顯不是很利索。

她的眸子也閃爍不定。

正當鳳卿卿疑惑之時。

女人的四肢哢哢作響,然後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蒼白,而後掛起屍斑。

四肢下垂。

瞳孔迅速的變成灰白之色。

大嘴呼的一下展開,露出了發黃髮黑的牙齒。

而後狠狠的咬住身旁的男人。

前後變化不過一分鐘的時間,鳳卿卿便成功的見到那個先前笑得溫潤的年輕女子,下一刻就以極其迅速的速度衰老死亡,變成那種殘暴嗜血的喪屍。

畢竟不是真正的人類,哪怕他們裝得再像,也不是。

震驚之餘。

她緩緩後退。

大廳裡的警報瞬間響了起來。

這個時候。

另一道隱形的大門立馬開啟,從裡麵走出了數十位身著白衣的青眸喪屍,他們手上拿著電壓棒,還有各種捕狼才能用到的武器,不過一刻,那個發了狂的女人就被他們成功的控製住,她四肢被牢牢的綁住,固定在了那些青眸喪屍帶來的擔架之上。

而後。

他們抬起女人,重新的進入了另外一扇隱形之門。

這裡的隱形之門真是數不勝數,每一道門後麵都連接著不同管道。

若是冇有密鑰,就算進來了,也不一定出的去。

大門關上。

其它青眸喪屍都冇有注意到。

在他們末尾,偷偷的混入了一個身材略微嬌小的青眸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