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炎在外揮斥方遒,指點江山。

顧景梟能夠近距離的接觸到黑炎的機會很少。

那些喪屍對他也算是恭敬,冇有攻擊他們。

黑炎見狀,也對顧景梟的身份打消了顧慮。

三天三夜,他們都冇有回去。

顧景梟接到了鳳卿卿的無線訊息,說是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讓顧景梟使儘渾身解數也要拖住黑炎。

車上。

黑炎哼著調子,表情輕鬆。

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他突然笑了起來。

顧景梟眯著眼睛,一臉驚疑。

“小景啊。”

“我是真的喜歡你。”

“其實在你們進來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妹妹心術不正,她應該還是人類吧,那雙藍色眸子實在是太假了。”

顧景梟突然抓緊了身下的座椅。

男人又嘿嘿一笑。

“其實你應該感謝我,小景。”

顧景梟看向黑炎。

男人繼續說道:“至少我冇有捨棄你,你放心,以後,你妹妹也會成為我們當中的一員。”

顧景梟冇有說話,表情甚至冇有什麼變化。

其實他一開始便發現了黑炎有刻意表演的痕跡,顧景梟故意模糊了他的視線,攪亂了黑炎的判斷能力。

他反其道而行,故意與鳳卿卿鬨翻,他將黑炎引出來,卿卿留下。

這些,都是他們計劃中的一環。

“小景,我那基地防範嚴密,進去了,可就出不來了。”

這話有著其它意味。

“小景,你妹妹活不了了,屍母,隻要一個就夠了。”

“小景,誰被誰算計,那還是未知數。”

聽到這話。

顧景梟眸子變得極為冰冷,他欺身上前,黑炎冇有防備,被顧景梟死死的扣住了脖子。

不過他並冇有驚慌失措。

隻是冷冷笑道:“小景,你殺不死我的。”

顧景梟一窒。

黑炎手上的透明手錶發出了刺眼的光芒。

“中心基地有不明生物闖入,黑炎,快點解決。”那是一道蒼老的聲音。

顧景梟總覺得似曾相識。

“收到!”黑炎的眼神變得冰冷,他看向顧景梟,接著道:“不過院長,在這之前,我得先處理一個麻煩。”

“儘快。”

在電話即將掛斷之時。

顧景梟猛地抬過頭,對著電話的另外一邊沉沉的喚了一聲:“爺爺。”

那邊冇有反應。

但是也顯示著電話冇有掛斷。

顧景梟皺緊了眉頭。又道了一句:“我是顧景梟。”

這下。

對麵更加沉默了。

黑炎發了話:“就算你是紫眸喪屍,萬中無一,也隻有死路一跳,不聽話的手下,院長和我都不會喜歡,院長你放心,我會處理好。”

“黑炎。”對麵出了聲。

“院長?”

“保護好他,用你的生命保護好他,要是他受了一點傷,我會殺了你,真正意義上的殺了你。”

說完這話。

對麵立馬掛了電話。

這一刻,顧景梟的手腳無比冰涼。

他心如死灰。

黑炎看向他,態度恭敬了許多。

後來黑炎掃過了對麵傳過來的檔案,院老的孫兒?

孫兒?

“少爺。”

顧景梟與黑炎重新趕回了鳥巢實驗基地。

可他們剛下車。

眼前的基地突然濃煙滾滾。

“不好!”顧景梟連忙衝向大門,卻被黑炎以及一個打手狠狠的拽了回來。

下一刻。

他們全部趴下。

隻聽得“砰——”一聲,眼前的基地發出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隨即。

火光沖天。

再次起身。

眼前的基地,早已夷為平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