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光沖天的同時。

還伴隨著無儘的煙霧升起。

煙霧散儘之後,有著點點滴滴的雨霧聚集,而後飄向大地。

顧景梟看著眼前一片荒蕪的基地。

茫然惶恐,不知所措的一下跪在地上。

怎麼會?

怎麼會這樣?

幾百米開外的科技大樓這時大門打開,從裡麵走出來一頭髮微白的老人,他身後跟著無數的助手。

他穿著白大褂。

看到這一幕。

嘴角微微顫抖。

“完了,都完了。”

之後老人轉過頭,注意到了離爆炸處並不遠的黑炎一行人。

老人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朝著顧景梟的地方走來。

“景梟。”

那道蒼老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曾幾何時,這熟悉的聲音曾無數次的出現在顧景梟的夢境之中,讓他一遍又一遍的懷念著童年時的美好。

老人的存在,於他而言,是最溫暖的過去。

那是他最尊敬的人,那是他以為是世上最良善的人,可是現在,那個他最敬重的長輩,竟然是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顧景梟的頭低垂著。

雙膝跪在地上,好似丟了魂魄一般傻笑著。

老人不忍心,想要上前扶起他。

他手輕輕一揮,避開了。

“院老。”

身後的不少助手立馬上前扶住了老人。

“景梟,你不要鬨,先回大樓,這外麵不安全。”

顧景梟起身,舉起雙手,不讓任何人碰到自己,那張臉上儘是悲傷。

“景梟,你聽爺爺解釋,我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你的父親,我隻是想要救回我自己的兒子,現在這個局麵,也不是我預想得到的。”

顧景梟回首。

身後是一片廢墟。

他似乎死了心。

以前這張臉上有著各種生動的表情,可是現在,除了嘲諷悲痛,再無其它。

“景梟——”

“你不是我爺爺。”

“我是,景梟,你難道忘了……”

“你不是,你比惡魔還要可怕,我爺爺不是這樣的人,他為人善良,他教會了我許多人生道理,他絕對不會為了一己私利做出如此喪儘天良的事,你不是我爺爺,我爺爺不會將自己的希望建立在陌生人的痛苦之上。”

顧景梟一步一步的往後退去。

老人急道:“景梟,不過是一個認識不到兩月的女孩子,你為了她要與我反目?”

“我教過你很多人生道理,可我讓你記住的,血緣至親,那纔是最親的關係,景梟,你是我最中意的孫兒,你從小就被我當成顧氏接班人來培養,你不該為了這一點點兒女私情來與我鬨脾氣,景梟,你重新見到爺爺,你不高興嗎?”

高興嗎?

不。

當顧景梟聽出電話另一端聲音的時候,在他心裡,更多的是悔恨和害怕。

“她怎麼樣了?”顧景梟癡癡的問出這個問題,儘管答案已經擺在麵前。

“她碰了最新的藥劑,那是用來救你父親性命的東西,她破壞了我這麼多年來的心血,景梟,她該死。”

顧景梟不可置信的看著此時麵目扭曲的老人。

他的麵容和當年冇有多大變化。

可是為什麼?

顧景梟卻覺得眼前的老人於他而言變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現在的這個爺爺,冷血得讓他覺得害怕。

他與印象之中的那良善的爺爺完全不一樣了。

“是你做的?”

“是我做的。”

顧景梟哈哈一笑。

身後是巨大的深坑。

先前的爆炸,直接砸出了個幾十米的深坑出來,若是從地平麵墜落深坑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景梟,你彆忘了,你是姓顧,我們都是姓顧,這個世上,隻有我和你父親是真正愛你,真正為你好的人,你流著的血液,你身上的每一處都能證明你是我顧家的種。”

“是啊——”顧景梟表情變得輕鬆。

他臉上還帶了淺淺的笑意。

“景梟?”

“是啊,爺爺,你說的對,你能活著,我是真的高興,也是真的失望,我是顧家的人,無論怎麼樣,這都是改變不了的事實,我年幼時,你曾護我成長,如今你做了這麼多的事,我也脫不了乾係,你剛剛既然就知道她與我認識不過兩月,那你就應該知道,這兩個月以來,因為你造下的惡果,我多次淪陷在危險之中,是她一次次的救我於險境之中,如果你真的有你說的那樣在意我的感受,那麼你就不會動她。”

老人皺緊了眉頭。

顧景梟又道:“不過沒關係了,爺爺,你說的對,我身上流著的是顧家的血,我是顧家的人,是顧家害死了卿卿,那麼我就將我這條命,賠給她。”

說罷。

顧景梟雙手張開,身子朝下倒去。

老人顫顫巍巍的杵著柺杖奔上前,眼裡都是害怕。

幸虧。

在千鈞一髮之際。

一道身影出現,他一掌劈在了顧景梟的脖頸之上,而後托起了昏迷的顧景梟。

老人趕到顧景梟身前的時候。

正好與那道突然出現的身影視線對上。

“父親,好久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