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顧景梟同樣怔住的,還有百裡竹。

不消片刻。

少年臉上浮現欣喜。

【我冇聽錯吧?】

【主人,你腦子現在是不是不太清醒?】

鳳卿卿一把打掉百裡竹伸過來探她額頭的那隻手,怒道:“放心,雖然我這具身體活不了多久了,可是我還冇有老年癡呆,我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咳咳咳咳——主人,我再確定一遍哈,你喜歡……】

“顧景梟。”鳳卿卿不耐煩的說出這三個字。

少年移開身子。

鳳卿卿的雙眸正與門口男子那如火如荼的視線對上。

難得。

在這一瞬間,她的臉上快速的飛上兩朵紅暈。

百裡竹看著這一幕,功成身退,消失在兩人視野之中。

鳳卿卿此時有些手腳無措,反應回神過來之後她的視線四處亂飄,她的餘光能看到顧景梟一步一步走向她,聲音越來越近,她那內心深處,有一頭小鹿胡亂碰撞。

顧景梟走到離鳳卿卿三步遠的時候。

他輕笑道:“卿卿,你剛剛說的話?”

“站住,不要動。”

鳳卿卿突然吼出一聲。

而後難為情的翻過身,背對著顧景梟。

說實話,她此時不知道怎麼麵對顧景梟。

羞怯是一方麵。

還有一點是,她現在的容貌……

僅僅是幾天的時間,她便老了幾十歲,身體快速衰老,體內五臟也近乎衰竭,她知道自己不久於世了,之前本就糾結要不要將自己的想法與顧景梟說明,冇想到,誤打誤撞,倒是讓他聽到了自己與應龍的對話。

“卿卿……”

“顧景梟,剛剛我說的話,你就當冇聽到,我對你的心意,還不是十分確定。”

“我知道,我什麼都冇聽到。”男子的笑聲中帶著揶揄歡快。

鳳卿卿賭氣的冇有轉過身。

而顧景梟找了個凳子坐在床邊,冇有再繼續之前的那個話題。

他所知道的,所聽到的,已經足夠了,他滿足了。

“卿卿,你的身體怎麼樣了?”

“就那樣,活不了多久,但是一時半會也死不了。”

鳳卿卿忽然想到什麼,大手一揮,麵前出現了不少美食。

“你餓了吧,先吃點東西補充體力吧。”

顧景梟上前,手搭在鳳卿卿的肩膀上說道:“一起吧。”

“不了,我現在這副尊容,你要是見到我,就冇有胃口吃飯了。”

“誰說的,在我眼裡,卿卿一直冇變。”

鳳卿卿還想再說些什麼。

顧景梟又道:“要我抱你起來餵你嗎?”

“不要。”

她連忙翻身下床,身子骨早不如從前了,下床的時候幾次搖擺,差點摔倒在地。

顧景梟什麼都冇說,隻是扶著鳳卿卿到桌子麵前。

“去把你二叔他們也叫來吧,一起吃,不那麼尷尬。”

“好。”

冇一會兒,四人坐在桌子麵前,若是換做以前,氣氛定會無比尷尬,或許是經過了這麼多事,鳳卿卿再次麵對顧森的時候,也不像之前那般敵對了。

說到底。

顧森也是一個可憐人。

吃飯間。

他們很自然的聊起了喪屍的話題。

顧森的解釋,加上鳳卿卿的一番推理,他們大致知道,那淨化喪屍病毒的藥劑,或許對鳳卿卿起了作用,再加上原主的身體在最早的時候就已經被其母親注入過最新研究的試劑,所以在鳳卿卿的體內,日積月累,早就產生了病毒的抗體。

在鳳卿卿體內,病毒與本來的身體已經可以共存了。

隻是,先前在顧家基地之時那藥劑揮發,重新進入鳳卿卿體內,藥劑之中抑製病毒的能力極強,它的進入,打破了先前的平衡狀態。

所以鳳卿卿纔會變得癲狂,連自己的身體都控製不住。

“隻不過,看現在這種情況,你體內的兩股力量爭鬥之後,差不多又達到了共存的時候了。”

鳳卿卿攤手,像是開玩笑的自嘲道:“意思就是,其實我一直以來,都算是正常人是嗎?”

“嗯,可以這麼說。”

“唉,就是可惜了,人體的免疫係統和外來的病毒再爭鬥幾次的話,我有可能進化成新物種也說不定。”

顧景梟握著筷子的手緊了緊。

鳳卿卿抬頭看向顧森,接著問道:“顧二爺,你應該深諳生物學的各種實驗吧?”

“一般。”

她往前湊了湊,乾枯的頭髮有些俏皮的翹了起來。

“顧二爺,你想救人吧,至少,你想救林笙吧?”

顧森看向鳳卿卿,眼神古怪。

最後兩人不約而同的低下了頭。

顧景梟給鳳卿卿盛了湯,鳳卿卿吃了一會兒便覺得困了,她簡單洗漱之後,就對顧森和林笙下了逐客令。

“你不用走,你多陪我一會兒吧。”鳳卿卿拉住顧景梟的手,盈盈一笑。

對於鳳卿卿的主動,顧景梟很是欣喜,他點點頭。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