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道鐵籠,這時也被緩緩打開了。

狼王從鐵籠中緩緩的走了出來。

它體型臃腫,目露凶光,一雙耳朵機警的豎起,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對麵的“獵物”。

在看到狼王全身的那一刻。

東方青猛然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好漂亮的皮毛。”

狼王的皮毛光滑亮麗,這麼多年來,饒是進貢到宮中的那些貢品皮毛,都冇有這麼好的品質。

杜平連忙上前邀功。

東方青笑著賞賜了杜平不少東西。

“箭來。”連忙有人將弓箭遞到了東方青的手上。

“時值隆冬,最為寒冷,也該給我玥兒換一件上好的皮毛禦寒了,杜副將,等會不管用什麼辦法,我都要見到這野狼的皮毛,但是,不允許有太大損傷,多放出幾個誘餌,到時候朕好趁機射殺它。”

“末將領命。”

同時打開的鐵門一下多了數道。

接著。

數十人湧進了這西南獸場之內。

他們骨瘦嶙峋,雙眸深深凹陷,走路一瘸一拐,眼裡都是恐懼。

冇過多久。

下方就傳來了野狼撕碎肉塊的聲音。

東方青趁機射箭。

可就算野狼身懷狼崽子,說到底也是狼王,它的身形無比矯健,幾次三番,輕鬆的躲開了東方青的弓箭。

在這群誘餌之中。

有一個三歲男娃。

他衣著單薄,如藕般的手臂露出半截,在這寒冷的天氣了被凍得青紫。

不過這小男孩的確厲害,他幾次藉著人群躲避,本來他身子幼小,應該是最容易被野狼抓到的獵物,可是幾次下來,它將自己的缺點利用得淋漓儘致,因為身材弱小,他幾次躲避,貼著牆壁,緩慢貼行,很多次都與野狼擦身而過。

東方青幾次不中。

也放下了手中的弓箭。

“不愧是狼王,精力可真是不一般,等它消耗完本身力氣之後,朕再動手。”

不一會兒。

在那角鬥場上,血水遍地。

將周圍的雪花都染成了血紅之色。

猩紅,觸目驚心。

場中,也隻剩下了狼王和一個小男孩。

二者四目相對,小男孩屏住了呼吸,他身上隻著了一件單衣,因為寒冷,他的手腳此時瑟瑟發抖,可他的眼中卻冇有懼怕,它死死的盯著野狼。

“嗷——”

“嗚——”

野狼朝天嚎叫了幾分。

便朝著男孩撲了過來。

男孩並冇有往後跑,而是朝著野狼奔去,而後他雙腿一曲,身子往後一仰,膝蓋著地,整個上半身緊緊的貼著地麵,利用慣性將自己的身體往前滑去。

第一回合。

狼王撲了空。

它與男孩算是擦身而過。

再次起身。

狼王回過頭,鼻尖撥出熱氣,似乎都能在空氣之中冷凍成冰。

小男孩也從地上站了起來,這一次,他捏緊了雙拳。

一場惡戰,如火如荼的上演著。

“還有多久?”東方玥兒呼了一口氣,心中的不安使得她呼吸有些困難。

“少尊主,再有一刻的時間,我們應該就能趕到獸場了。”

“再快點。”

“少尊主,再快不了了,馬車行駛速度畢竟有限,您看——。”

東方玥兒聞言。

立馬走出馬車,勒停了馬匹。

“你們會騎馬嗎?”

“自然會!”

“帶路。”

東方玥兒利落的翻身上馬,雙手拿起將神,她那一身火紅色的衣服,外加青白色的披風隨著動作飄動,明明才八歲的孩子,此刻卻讓幾人腦海裡不約而同的浮現了——英姿颯爽這一詞。

“愣著乾什麼?快點上馬。”

“是。”

兵長上了馬。

雙手一拉韁繩,馬兒便飛奔出去。

耳邊的風聲呼嘯而過,寒風打在臉上,像是針紮般的疼痛。

半刻左右。

東方玥兒和幾位兵長站在了西南獸場門外。

“兵長。”

“獵狼結束了嗎?”兩位兵長詢問士兵。

士兵搖了搖頭。

“還冇有,不過也快了,裡麵那個孩子,還真能扛啊。”

兩位兵長聞言轉過頭對著東方玥兒道:“少尊主,隻怕是趕不上了,從樓下趕到城牆上方的陣地,還需要一刻的時間,而裡麵隻剩一個孩子了,彆說一刻,半刻的時間他也堅持不住了。”

“有冇有什麼辦法能快速進入獸場的辦法?”

“冇有。”

東方玥兒皺起眉頭,她往後一看,便見到那裡有扇大門,她走過去便要打開。

兩位兵長見狀連忙攔下。

“少尊主不可,這處大門通往的不是觀察場,而是關押野狼和奴隸的那些鐵籠,你身份金貴,這種地方可去不得,極為危險。”

東方玥兒聞言。

眉頭擰得更加厲害了。

此時她腦海之中出現了一道聲音,是老師的聲音!

【玥兒,救下場中的小男孩,他乃黎國少君,若是黎國少君死在這角鬥場……】

若是黎國少君死在這角鬥場,那麼黎國必定會舉全國之力與大周開戰。

到時候。

兩國定會鬨得不死不休。

再無緩和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