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玥兒單看外表。

那絕對是柔弱傾城,楚楚動人的一嬌弱美人。

可是隻要是在大周皇宮裡服侍她長大的嬤嬤宮人們都知道,這個小祖宗可遠遠不是表麵看起來的那麼簡單。

她五歲的時候就開始顯現出驚人的臂力。

在校練武場之上,她單手就能舉起來接近百斤的石獅子。

大力出奇蹟。

這些年來東方玥兒一直勤加練習,力氣也越發的大。

所以在方纔那一刻。

她纔會選擇直接撲出來。

雙手死死的抱住狼王的血盆大口。

狼王呼呼呼的喘著粗氣,麵容猙獰,嘴唇哆嗦。

這狼王,是要生狼崽子了。

“這是哪裡來的黃毛丫頭,竟然敢擅闖西南獸場,不要命了不是。”杜平在台上狠狠跺腳。

因為離得太遠。

東方青也隻能看到一抹火紅之色,一時之間,她也未認出場上之人是自己的女兒。

“白白出來送死。”

獸場上。

狼王的身體開始輕微顫抖,而後四肢趴在地上,極為痛苦。

東方玥兒順了口氣。

此時狼王已經冇有力氣攻擊她了。

她走到狼王身旁,彎下身,手輕輕的順過它背部的皮毛,那一刻,她的側臉是如此絕色,語氣也是極為溫柔。

“不要怕,不要怕,我不會傷害你。”

在東方玥兒的撫摸之下,那原本齜牙咧嘴的狼王竟然開始慢慢安靜下來。

正在這時。

一道破風的羽箭再次迎麵直射而來。

東方玥兒眼神冷冽,翻身一跳,躍至空中,單手接住了那迎麵而來的羽箭,因為羽箭的力度衝擊,她的身體也跟著後退了數米。

也是因為這一轉身。

高台之上的東方青在那一刻看到了場中之人。

她臉色鐵青,帶著焦急的立馬起身。

“杜平,這就是你找來做誘餌的俘虜!”

東方青氣得伸出去的手指都在顫抖。

她拉開身邊的桌子,便要往獸場裡趕。

“尊主,尊主恕罪,末將能夠處理好,請尊主再給末將一個機會。”杜平隻以為東方青是因為方纔那一箭冇有命中狼王所以遷怒於他,他隻當現在最大的麻煩,需要立馬解決的就是那阻礙尊主捕殺野狼的兩個俘虜。

“快!”

“是!”

杜平看著四周,將手放在嘴邊吹了一個口哨。

下一瞬。

在最低處的那些牢籠裡便出現了許多手持弓箭的士兵。

杜平又吹了一下口哨。

接下來。

萬箭齊發。

無數利箭“唰唰唰——”射向獸場中心的時候。

東方青愣住了。

心口處那緊繃著的心絃使得她整個身體都在顫抖,她雙眼死死的盯著獸場上的那道火紅色身影,那是她的女兒,是她大周的皇貴女,是這天下唯一的少尊主,如果她出了事,東方青會讓散關全部將士都為她殉葬!

皇帝的暴虐氣勢,使得周圍氣壓都增強不少。

此時東方青根本冇有時間斬殺杜平,她視線一直盯著場上的東方玥兒,她怕一移開視線再見到的就隻能是女兒的屍體。

東方玥兒見到萬箭齊發之後,雙眸一斂。

她快速的跑向男孩。

飛快的撲到了他。

將他護在懷裡,儘量貼著地麵。

狼王皮毛可是東方青交待過不可損傷的東西,而那些弓箭手都是杜平培育,在他們眼裡,人命可比這些皮毛低賤得多,所以每一次杜平的口哨響起,他們要射殺的都隻是場中奴仆會俘虜,基本不會動場中野狼。

東方玥兒抱著男孩堪堪躲過幾次攻擊之後。

就立馬發現了這個問題。

她立馬躲到狼王身後。

而狼王此時氣喘籲籲,身體快速起伏著。

第一輪射箭終於結束,東方玥兒的手臂,雙腿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擦傷。

尋到空隙。

東方青快步走向幾米處杜平所在的位置,她掏出身邊士兵的大刀,就朝著杜平砍去。

“我兒但凡有一點皮肉傷,朕誅殺你九族!”

杜平嚇得大驚失色。

習慣性的往一旁躲去。

下一刻。

他的腳落空,直直的從幾十米的高台墜下。

這般變故,直接使得台上眾人目瞪口呆。

“砰!”重重的一聲傳來,杜平先砸在了最低樓的遮雨棚上,而後又滾到了地麵那積累得有一尺多高的皚皚白雪之上,而後,他再冇有半點動靜。

“玥兒,玥兒——”東方青對著台下大喊,聲嘶力竭,她心慌如麻,從東方玥兒出生時一雙小手緊緊抓住東方青手指,再到東方玥兒因為東方青三月未回,經常深夜跑到乾坤宮裡蹲著等東方青,再到這些年來東方玥兒為東方青做的那些數不清的貼心事。

在東方青心裡,東方玥兒儼然已經成了能夠比擬江山,與之同等重要的存在。

眾人心懼。

紛紛看向獸場中心。

能讓尊主如此擔憂,且又喚做玥兒的人,在這大周,可就隻有一人。

那便是——東方玥兒!

大周少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