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卿卿癟了癟嘴,手上的動作依舊冇停,她說道:“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你真當我不知道,當初就是你下毒,害我變得癡傻,又是你用計,毀我靈根,害我靈力儘失,如同廢人。”

林嫋嫋驚訝:“你怎麼知道?”

“我又不傻。”

“……”

鳳卿卿隻是覺得,她欠原主的那些,在鳳卿卿將她推下懸崖時就已經還清了,林嫋嫋大難不死,那是她的造化。

後來她將靈戒歸還於自己,這是第二樁事件,鳳卿卿有恩必報,等她救下林嫋嫋,她們之間再無交情,此事就算了了。

頭頂上方,許久冇有聲音傳來。

就在鳳卿卿覺得林嫋嫋終於識相閉嘴的時候,她突然道:“其實,當初設計下毒害你,還有毀你靈根之事,都不是出自我本意,我也是招人引導授意,纔會做出那樣不理智的事。”如今,她不知道有多後悔!

“壞就壞唄,事都做了,乾嘛不敢認?你不僅對我下毒,就連我父親的死,也是出自你手。”

“你胡說!父親的死,不是我做的!”林嫋嫋突然變得激動,這一激動,直接使得噬魂釘更深入了幾分,而她也因此疼得齜牙咧嘴。

鳳卿卿專心的解著鎖,隻聽到“啪嗒”一聲,其中一方鎖鏈被她解開了。

看著這一幕,林嫋嫋有些不可思議,鳳卿卿是什麼時候學得這門本事的?

“林嫋嫋,我救下你,隻是為了報你將靈戒送還於我的恩,我們兩個以後,還是老死不相往來的好。”

上方遲遲冇有動靜。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四道聲音傳來,拴著林嫋嫋的五根鐵鏈,都被鳳卿卿用一根鐵絲給解開了。

就是她身上的這些噬魂釘,實在是有些難搞。

如今雪球兒又在沉睡中,這個時候,它自是不能出來幫忙,那有冇有什麼方法,可以將其身上的噬魂釘全部拔出呢?

鳳卿卿冥思苦想之際,突然想到了一樣東西。

“林嫋嫋,你的赤鏈蛇呢?”

“鳳卿卿,你不要傷害它……”它是這無儘的黑夜,唯一陪伴著她的靈物。

“不會,你將它喚出來,它不是能噴出毒液嗎?你讓我取一部分他的毒液即可。”

林嫋嫋將信將疑,最後,還是將赤練喚出,而後鳳卿卿成功的從赤練那裡取了毒液,進了靈戒,用了一些簡單的培養基進行培養,過了一會兒之後,便見到鳳卿卿拿著那東西,塗到了林嫋嫋身體上的噬魂釘上。

過了不久。

噬魂釘粗重的一頭被腐蝕融化。

鳳卿卿又用針管似的東西,將一液體打進了林嫋嫋的身體裡,看到林嫋嫋戒備的目光,她解釋道:“放心,死不了,這是蛇毒血清,你現在試試,從石板之上下來,痛是肯定會痛的,為了自由,總是要吃些苦的對不對?”

林嫋嫋用儘全力。

硬生生的將自己從青石板上拔了下來,身上有八十一處血孔,好在噬魂釘的一頭雖大,其針卻極細,所以林嫋嫋此時隻是臉色蒼白,並冇有立刻暈死過去。

“鳳卿卿,當年的事……”

“先逃出這裡再說吧。”

鳳卿卿不知道的是,她前腳剛走,冇過多久,那個她唸了又唸的人,帶人攻上了璿璣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