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如白駒過隙,一瞬即逝。

自從東方玥兒勇闖刑部再度救下陌白之後,那小小男子的心裡,便對之生出了更多的好感。

回了皇貴女所有的宮殿。

他便成了東方玥兒最忠實的小跟班。

時間一年一年過去了。

陌白長得越發好看,如今他已十二歲了,那五官完美得簡直不像常人,無論他走到哪裡,都會惹來無數京中貴女的口哨聲。

每到這時。

陌白身邊的兩隻大狼狗便會吠得厲害。

再後來。

因為陌白其容顏實在是太過出眾,引得大周不少權臣家裡的小姐爭相與東方玥兒交好,隻為了見陌白一麵。

東方玥兒每每見到那些貴女在冰塊臉的陌白那裡碰的一鼻子的灰,她便會笑得前俯後仰。

若是東方玥兒笑得狠了,那陌白給東方玥兒捏肩捶背的時候,他便會暗暗用力,疼得東方玥兒哇哇直叫,直呼他“借刀殺人”。

不過京中的貴女到東方玥兒宮殿的次數多了。

東方玥兒有時候疲於應付,也冇什麼好臉色。

這個時候,陌白就會笑得很是開心。

因此。

殿中的乳孃便每每嘲笑他們二人是歡喜冤家,一個哭一個笑。

少年十三歲時。

已經擁有了一些權力,能夠在大周皇宮來去自如。

這一年。

東方玥兒十八歲。

她這時已經能夠身著皇貴女黃袍上朝,雖然冇有什麼實權,卻也開始觸摸到巔峰權力。

在朝上。

東方青收到了許多奏摺,還有許多大臣進言,大意是少尊主已然成年,是該早日成家,先成家,後立業,才能治國。

陌白便一直在殿外厚著。

不發一語。

後東方玥兒下了朝,到了殿外,遍尋不到陌白,因為朝上之事,她心下煩悶,又因為近日奏章實在是多,東方玥兒隻得派人去找陌白,她先回了公主殿中。

她批完奏摺。

又乏又困。

扭了扭脖子。

便有一雙白皙修長且柔軟的手撫上了她的脖頸。

熟悉的手法。

煞是解乏。

“我還當你去哪了,什麼時候回來的?”

東方玥兒回頭,當她看到陌白的時候,他挺直了腰際,麵色不懼,而他的脖頸和露出的半截手臂之上,烙下了青印。

那青印,是一枚月牙兒。

而這印記。

是皇貴女東方玥兒專有的奴仆印記。

一旦印上這印記。

那此人便相當於東方玥兒的所有物,地位等同於府中的任意一件東西。

也就是說。

有了這青印,那東方玥兒,就是陌白唯一的主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