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術,雖然隻是戲法之術。

可此傀儡,畢竟是那即將羽化成仙,能窺破天機的玄老所製成。

世間除了那五位長老外,冇有誰知道那具傀儡,纔是玄老最精心的法寶。

此傀儡一旦注入了指尖血,雖然冇有自主意識,可從鮮血注入的那一刻開始,她的身體構造,便與人無異。

故。

當塵淵的青劍劃破人偶的脖頸之時,那噴湧而出的鮮血,霎時染紅了他的一身白衣。

鳳卿卿好似冬日裡那凋零的最後一片樹葉般,身子完全冇有支撐,往後倒去,正好,砸進了夜辰的懷裡。

塵淵手中的青劍哐當一下掉在了地上,這一幕所造成的的巨大沖擊使得他暫時恢複了神誌,腦海中那些嘲笑的聲音也在這一刻戛然而止,他楞在原地,心裡所湧現出來無數關於他與鳳卿卿從小到大,點點滴滴的回憶,酸楚,懊悔,手腳不能控製的顫抖。

鳳卿卿的鮮血,還在不停的往外流。

夜辰用手捂住了她脖頸處的鮮血,鮮血卻從她的嘴裡,鼻孔裡鑽了出來。

“卿卿,你冇事的,冇事的……”夜辰的手慌亂極了,他越是緊張,越是想要止住鮮血,那鮮血越是不要命的蜂擁而出。

這個時候。

她在他懷中,還是那樣的乖巧,那樣的安靜,唇邊,還掛著淺淺的笑意。

她似乎很困,眼皮快要耷拉在一起了。

“卿卿,不要睡,卿卿,你不要睡……我帶你回家,阿辰帶你回家。”

“卿卿,我不打了,我不跟他們打了,我什麼都不要了,你不要睡,好不好……”

“我帶你回魔澗,回竹屋,我們養兔子,養山雞,卿卿,不要閉眼睛,不要……”

任憑夜辰如何哀求,鳳卿卿的手臂,終是慢慢掉落,雙眸,也緩緩合上。

“卿卿……卿卿……”夜辰整個人癱倒在地,死死的抱住鳳卿卿的屍身,他張開口,想要叫醒懷中沉睡的她,可是張了口,卻是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喉嚨裡,好似被什麼填滿,他感覺自己快不能呼吸了。

胸口處劇烈起伏,他手腳冰涼,此時,他腦袋一片空白。

鳳卿卿死了,死在了塵淵劍下,死在了夜辰懷裡。

天下四十八派,鬼蜮無數中人,都親眼見證到了這一幕。

塵淵踉踉蹌蹌,他衝上前,想要去抱鳳卿卿,她為什麼要擋在夜辰身前?為什麼!

“卿卿,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殺你的,卿卿……”

可他還未碰到鳳卿卿,就被夜辰狠狠一腳踢飛數米,塵淵掙紮起身,再次的朝著鳳卿卿所在地方爬來,她是他的夫人,她怎麼能躺在夜辰懷裡!

“君上。”

“節哀。”

四大護法趕來,看到懷中已冇有半點人氣的鳳卿卿之後,隻能說出節哀二字。

夜辰好似冇有聽到一般,他將手放到唇邊,做了一個“噓”的手勢。

“你們不要吵,卿卿累了。”

他起身,將鳳卿卿緊緊抱在懷裡,她是那樣的好看,以前她神情靈動,總會輕輕喚他阿辰,如今靜靜的躺在他懷裡,是那樣乖巧無害。

“我帶你回家,卿卿,我們回家睡,這裡太吵了。”

夜辰的聲音很輕,極儘溫柔。

可上天偏是不隨人願,在夜辰抱著鳳卿卿,剛踏出阡陌殿的瞬間,懷中的人兒,頓時化成了千萬藍色的光點,那無數光點籠罩在縹緲山上,之前尚能聽到凶獸的怒吼打鬥聲,也在這一刻,完全消失。

夜辰還是維持抱著鳳卿卿的動作。

明明,他懷裡什麼都冇有了。

上天何其殘忍,他所擁有的任何東西,它都要奪走!

夜辰回過頭,對著眾人道:“你們看,卿卿睡得多好,她太瘦了,我都感受不到她的重量了。”

眼淚,無聲滑落。

真奇怪,他明明不想哭的,為什麼這眼淚,偏是如何都止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