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我母妃,其實一直不對付。”

“年幼之時,我將她的縱容當成了庇護,肆無忌憚的得罪玩弄著那些不願意為她所用之人。”

“那時我母妃對我很好,可她對我的好,並不是因為我是她的孩子從對我好,在我們黎國,生育子女,都是女人的責任,我見過了無數次母慈子孝的畫麵,本王曾以為,本王也能擁有的。”

“可本王還是錯了,母妃之所以對我好,全是因為當初皇兄失蹤,本王一躍成為了皇室之中最有希望繼承皇位的人選,父皇那時候對我的關愛也變得格外多起來,而本王的母妃,為了得到父皇的寵愛,三番兩頭的總是要在我身上弄出一點意外傷來,迫使父親經常歇在我母妃的宮中。”

鳳卿卿有些不解陌離為什麼與她一個不相乾的說這這些事,所以眉頭輕輕蹙起。

“本王與你說這些,你可理解本王的處境艱難?”

“嗯——”

在陌離的注視下,鳳卿卿點了點頭,這離王,原來隻是需要一個傾述的對象啊。

“就隻有嗯?”陌離疑惑。

鳳卿卿更疑惑。

“不然呢?”

陌離怔住半晌。

最後緩緩一笑。

“你還真是與本王所見過的那些女子都不一樣,以前皇兄老是說皇嫂是這世上最為特彆,最為耀眼,也最最讓人難以捉摸,讓他忍不住沉淪再沉淪的女子,以前皇兄喝多的時候說的那些話,本王之前隻當自己一輩子都體會不了皇兄與皇嫂之間那轟轟烈烈的感情了,冇曾想,本王這運氣實在是好,這上天在感情方麵,也不曾薄待本王。”

看到陌離那眉飛色舞的模樣。

鳳卿卿突然反應過來什麼。

便連忙道:“對了王爺,民女這算是第二次救王爺於水火之中了吧?雖然挾恩求報有些不光彩,可王爺,民女還是想讓你看在這兩次民女救你的份上,幫一幫民女。”

“你與本王之間無需這般客氣,你隻管說。”

“王爺可認識洪太尉?”

陌離的眼色沉了幾分。

鳳卿卿又道:“還有京兆府尹趙良。”

夜深寂靜。

房內的燭火明明晃晃,隨風搖曳。

鳳卿卿將這件事完整的敘述給陌離聽了,她道:“官媒景林倒是一個做好官的材料,此次攪弄到此事當中,也全是因為民女,所以在此,民女想向王爺求個恩典,希望您能幫我保住景大人的家人。”

“僅此?”

“僅此!”

“好,區區一個洪太尉和京兆府尹,本王還不放在眼裡,反正他們倆在朝堂之上也待不了多久了,卿卿姑娘你不知道,方纔你提到這兩人的時候,本王還真怕你與這兩人有關係。”

鳳卿卿得到了陌離的承諾。

抱了拳。

而後讓陌離給鳳卿卿寫了一個下達官令的手詔。

陌離自然冇有推辭。

離王這般好說話,鳳卿卿倒是有些意外,還以為自己要多費一番口舌才能拿到這封官令。

“王爺。多謝了。”

“江山不改,綠水長流,以後有機會再見!”

鳳卿卿說完這兩句話,就想趕忙退下。

誰曾想。

她走到門口的時候,那道大門,被人從外麵“砰——”的一下關了起來。-